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張凱惠專欄》平海大將軍王芬-與鹿港泉人之愛恨情仇(完)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順天元年,大盟主林為出榜安民事:本盟主為眾兄弟所推,今統雄兵猛士,誅殺貪官,以安百姓。貪官已死,百姓各自安業。惟藏留官府者死不赦!」

乾隆 51 年 11 月 29 日大清早,林爽文帶領三千多人攻下彰化縣城,嚴禁天地會兄弟和民壯在城內燒莊搶劫、欺壓百姓,按《平臺紀事本末》「……林爽文陷彰北,戒賊眾勿焚掠,為收拾人心計。以故賊眾屯彰化數日,而民猶安堵……」,因而彰化縣城並未上演趁火打劫的暴民事件,城內百姓的日常一如既往。

但攻城殺官已成死罪,於是大夥兄弟一不作二不休,推擁林爽文為各路義軍的大盟主,隨後林爽文分封王芬為平海大將軍,堂兄林泮和好友何有志為左右都督,董喜和陳奉先擔任軍師,其餘兄弟各有官位職責。董喜建議,接下來的攻城行動先取鹿仔港、先保住彰化城,再南下進擊諸羅縣城,同時間以偏師北擾竹塹、淡水:「計不如徑赴南路,而以偏師號召淡水各兄弟之有心者使擾北路。鹿仔港切近彰化,有官兵駐守;今先至鹿港,由鹿港至諸羅,再至府城,其勢便」。

林爽文接納董喜的建議,帶三千人率先攻打鹿仔港,清國千總陳邦光等數百清軍,自知寡不敵眾走避海口。

在沒有清國官府保護下,鹿港首富林振嵩為保全商港免於戰火蹂躪,於是資助林爽文五千銀元軍費;一方面王芬曾為鹿仔港八郊總教頭,與各商郊過往甚密,且當時林湊還是台灣天地會的會黨,因而鬆懈林爽文們的防備之心。林爽文派任原彰化縣兵部書辦劉志賢駐守鹿仔港,僅留下三百餘人防守彰化縣城,便帶兵浩浩蕩蕩地南下前往諸羅城。

王芬並沒有隨林爽文義軍南下,而是協助掃北將軍王作率六百人北擾淡水,沿途數千人響應,氣勢如虹,同年 12 月 7 日攻下竹塹城。

就在諸羅與竹塹南北雙城告捷之際,中部戰場卻風雲驟起;12 月 12 日鹿仔港泉民林湊、黃邦、許伯達、歐立淑、施捷世等三十餘人為首,又招牛罵莊粵民幫忙,輕而易舉地攻下彰化縣城。入城後發了瘋似地四處搜殺漳民,焚毀彰人聚落房屋,為避免日後漳人尋仇,林湊等人將泉民盡數搬到鹿仔港,於是整個彰化縣城空蕩蕩,形同廢墟。

鹿仔港林湊是誰?為何有能力號召上萬的泉人和粵民對抗林爽文的義軍?林爽文閃電攻下鹿仔港時,泉郊商人林振嵩輸銀捐餉,不到一個星期,其從子(兄弟或堂兄弟的兒子)林湊卻翻臉不認帳、趁虛而入,這是為何?莫非是林振嵩授意他這麼做?

王芬大哥VS鹿仔港商人

1784 年(乾隆 49)鹿仔港被清廷指定為泉州蚶江對渡的正口,成為台灣中部的門戶,但在這之前,清國政府曾頒布「渡臺禁令」,僅開放台南鹿耳門與廈門對渡貿易,林振嵩(註 1)在鹿港從事食鹽的生意,但他並未取得專賣許可,因此必須冒著違法走私的風險(註 2)以賺取暴利。當年從清國往返黑水溝的商船,必須繞道至南部的鹿耳門,再開往台灣其他目的地,如此海上往返,不僅耗時費力、增加運輸成本,同時,海難風險無可預測,因此不少商船不顧禁令,私自從鹿港出發,將台灣的米糧貨物等直接運到廈門銷售(註 3)。

自 1784 年正式開港後,鹿仔港日益富庶繁華,商賈雲集,並吸引更多移民前來,隔年 1785 年(乾隆 50 年,林爽文起事的前一年),林振嵩創立「日茂行」經營「船頭行」,全盛時期曾是鹿仔港八郊中最大的船頭行,在 1785 年至 1840 年(乾隆 40 至道光 20)間林振嵩家族成為鹿港首富。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王芬「…幼時曾認鹿港媽祖當契母…(註 4)」,17 歲於鹿港拜洪門五祖傳人洪德謙為師,王芬 20 餘歲正值林振嵩崛起之際,被延攬為鹿港八郊總教頭,可見鹿仔港幾乎曾是王芬的第二個家鄉。

王芬 28 歲這一年發生漳泉大械鬥,在一份〈宮中檔〉水師提督黃仕簡呈給乾隆皇帝的奏摺——有關潛回泉州的七個偷渡人犯的口供指出,林湊曾參與這場大械鬥:「拏獲自臺潛回之周烈等七名,或隨同械鬥,或被脅燒庄,并據供出在臺械鬥之頭人施椿、黃鏗、林湊,同往燒庄之李然、李遠……及聚匪發粟散銀守庄之翁裕光,倡首攻庄之林阿將兄弟……,并小刀會人犯分別拿究。」在漳泉的大械鬥中,林湊為鹿仔港泉人領袖,可想而知,與幫助漳人的大里杙頭人林仕慊結下樑子,然而最終林仕慊被斬首,而林湊幸運地逃過一劫,經黃仕簡偵訊後無罪釋放。

在這些糾纏不清的關係裡,當王芬支持林爽文起義抗清,同時又受封為順天國的平海大將軍,成為義軍陣營林爽文旗下的第二把交椅;相對的,當資助義軍的泉郊首富林振嵩翻臉,默許林湊帶著泉粵民壯大肆焚殺漳人聚落,將漳泉仇恨加溫至最高點之時,王芬的位置是相當尷尬而且危險的。

清國奏章中提到王芬是這樣說的:「查王芬偽稱靖海大將軍,且曾踞鹿港多日。」王芬為了讓雙方勢力能夠得到一個平衡,他時常出入鹿港,成為鹿仔港泉州派系與林爽文陣營的「夾心餅乾」;就戰略上來說,鹿仔港是一個北部的咽喉要地,加上鋪戶居民稠密,彰化縣城十數萬難民群集雜處,對清國來說它是一個王芬再怎麼協調,都不能成為順天軍陣營的對外聯絡商港。

王芬的死亡時間、怎麼死亡

1787 年(乾隆 52)正月 6 日清國閩省的陸路提督任承恩,率 2 千 2 百援軍抵達鹿仔港,據任承恩的報告:「是日風大,兵丁及軍火器械不能撥船登岸,我獨坐小船先到鹿仔港,安諭各莊及避難眾百姓。正月初十日風勢稍定,兵船全行上岸。」而在這之前,鹿仔港最高的武官只剩下守備陳邦光,因職等過低而不能上奏摺,因此這段期間清兵在鹿仔港的作為並沒有正式記錄,然而即使任承恩於正月 6 日自己先搭小船上岸,直到 9 日之前,亦未曾對鹿仔港情勢寫下隻字片語;正巧,王芬便是在這段空白期隻身返家,任承恩在奏摺上對於王芬之死也刻意含糊其詞。

1786 年(乾隆 51)12 月 12 日是一個相當特別的日子:林爽文在南部準備要進攻台南府城,北部竹塹城在這天有相當激烈的一戰,南部莊大田正準備進攻鳳山舊城,而這一天,泉郊首富林振嵩從子林湊與親清客家義民首李安善一同攻下被順天軍佔領的彰化縣城,似乎這一切都被安排好,三日過後亦即 12 月 15 日,泉州籍紀春就知道王芬已經回到沙鹿麻園庄。

王芬究竟何時離開北部戰場?王芬為何從竹塹城返回麻園?這兩個事件的時間點相當靠近,是否他事先聽到風聲,接收到關於彰化縣城的殺戮,以及大肚山台地的莊園陷於險境的暗示,才即刻趕回中部?12 月 12 日這一天,正當南北各地戰場殺得如火如荼時,王芬正在南返途中。

其實關於竹塹戰場的奏報中,並沒有任何提到王芬參與攻城的報告,林爽文在南下攻府城的時候,留下王芬駐守中部,若果真如此,王芬應在林湊攻擊彰化縣城之時有所作為。據《平臺紀事本末》,王芬「聞泉州義民盛,心猜疑,不自安,私回麻園。」似乎可以看到王芬的憂慮,像是身在遠方,聽到了些什麼要對於麻園不利的傳言,他心急如焚,於是私底下回到老家。然而王芬為何不帶一兵一卒必須要偷偷摸摸地回去呢?

在殺害王芬兇手的義民(從清國角度定義)供單中,可推測王芬身亡的可能時間。住在牛罵頭庄的佃農、泉州同安人紀春供出,當他探知 12 月 15 日王芬返回麻園庄,便通知北路理番同知衙門的書辦蔡運世,約同粵莊義民帶人到麻園庄包圍起來,最後是彰化縣書辦的鄭岱把王芬擒獲。

鄭岱說:「王芬騎馬逃走。小的趕去用長槍戳倒,把他拿獲」,後來一群人(包括為首的蔡運世、陳秀成、饒凌碧、紀春、饒九如等)將王芬押至牛罵頭庄,牛罵頭庄的佃農、廣東嘉應州客籍陳秀成一時氣憤,拿起刀將王芬砍(註 5),並且將他的首級、手足割了下來,放在能夠保存許久的石灰醃貯桶內。

但為何陳秀成如此氣憤?他與王芬是甚麼關係?若說氣憤,應是鹿仔港的泉人更為氣憤,至少三年前的漳泉械鬥的宿仇未解,對於王芬投向大里杙陣營不能諒解。而陳秀成的供詞是這麼說的:「小的年二十七歲,原籍嘉應州,現住彰化牛罵頭莊,耕種度日。這王芬是小的隨同泉、粵義民圍住麻園庄,是鄭岱把他拿來,小的因王芬從逆作亂,一時痛恨,就拿刀將他砍死,割下頭顱手足。本年正月內,同蔡運世等赴鹿港任提督轅門呈獻的。」

供詞中有一處疑似被中斷:「『這王芬是小的』隨同……」,「小的」與「隨同」之間似乎還有其他說明;王芬與陳秀成極可能是族人或母戚,正巧王芬的母親名為陳月雲,同為姓陳。

詭譎的是任承恩並沒有將事情原委交代清楚,並且將蔡運世與紀春等「赴鹿港任提督轅門呈獻」的時間說得含糊,甚至在奏摺上故意安插在正月 12 日至 13 日的戰報之後。任承恩向皇帝呈報:正月10日所有 2 千 2 百名清兵上岸,於隔日便即刻出兵,至今日草屯、南投市、虎仔坑和松柏嶺等地剿匪。基本上剛渡海來台的大兵都有暈船和不適應的現象,如此行軍打仗的可能性相當低。雖然不知任承恩意欲隱藏的秘密是什麼,但仍可推測王芬死亡的時間介於「12 月 15 日至正月 6 日」之間,而這樣的想法與許雪姬教授的研究相同(註 6);而根據沙鹿「蔴園福興宮」與牛罵頭(今日清水)「永定宮王府將軍廟」的記載,王芬的忌日為正月 17 日。

關於王芬死亡的傳說

鹿港地方傳說,在王芬被殺後「乾隆帝聞訊大怒,痛呼:『王芬大哥,我豈是要你死啊!』,將送至京師之首級發還鹿港,鄉人嘉其忠義…」,以此表達乾隆皇帝愛惜人才的心情,但真相是否真如傳聞呢?清國官方史料並沒有相關紀錄,但確認的是王芬的首級並未送到北京,只送泉州審查之後就送回鹿港了。

除此之外,坊間最著名的傳說是這樣的:「王芬自刎後,再慘遭清軍肢解,這時候由頸部噴出青、紅、白三色的血,白色的血直沖上天,紅色血朝向沙鹿方向噴,青色的血則噴向鹿港⋯⋯」。就在王芬身陷重圍中被陳秀成砍死的牛罵頭庄鰲峰山上,有一間「王府將軍廟(註 7)」,王芬的身體被葬在這裡;王芬死後隔年 1788 年(乾隆 53),鹿港仕紳林振嵩將其首級安葬於鹿港崙仔頂,後擴建改為「福靈宮」;而麻園庄則在西元 1874 年(同治 13 年),王芬過世 87 年之後,因王芬顯現神蹟在漳泉械鬥中庇佑地方,而興建了「福興宮(註 8)」。

但為何泉粵義民將王芬的「首級」與「身體」分開埋葬呢?王芬的「身體」葬在清水鰲峰山五福圳自由車道停車場上,後來因興建停車場,將之遷移到現在的「永定宮王府將軍廟」,這座小廟沒有沿革,因此無從得知何時建廟;而王芬的「首級」則安葬於鹿港福靈宮,根據史料,「於王芬死後隔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三年(西元一七八八年),由鹿港仕紳將其首級安葬於鹿港崙仔頂,並在其墓地建廟奉祀,初稱為『王芬大哥塚』,又稱『王恩大哥廟』。後擴建改為『福靈宮』,尊稱為『王恩公』或『王芬大哥』。(註 9)」

沙鹿蔴園福興宮—王勳千歲神像。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首級」與「身體」分開埋葬的例子

身首分離入殮於陰陽兩界是否具有某種特別目的或意義呢?

中國最知名有「上古大神蚩尤」,戰敗後被黃帝處死的案例;黃帝為避免其以神力復活,他的頭和身體被分開埋葬(註 10)。而「割頭俗(註 11)」最早可追溯到舊石器時代,在該時代末期,巴伐利亞奧夫納特(Ofnet)阿齊利文化(Azilian culture)的遺留物中,將砍下的頭與身體分開埋葬,因為他們認為被砍下「頭」的「靈魂」會轉移到砍頭者的身上,「頭」是非常的神聖與重要的。

在美拉尼西亞,「頭顱」常被製成木乃伊和保存起來,有時會作為「面具」來佩戴,目的是讓佩戴者獲得「死者的靈魂」;澳洲原住民相信這樣砍頭的話,被殺死的敵人的「靈魂」,會進入殺人者的體內。殷商更有「砍頭祭」,晚商砍頭現象很多並與祭祀相關,有的與建築有關,可見於大型夯土基址上下或附近,一般頭軀分離、同坑埋葬(註 12)。偶爾在中國以前的墓葬裡,看見「頭軀分葬」則是殉葬或者軍俘葬在一起。

筆者詢問平埔族朋友得知在部落中也有類似「頭驅分離」的埋葬方式,往往「擔心此人去有能力或法力以此作惡,死後怕作亂(註 13)」,故將頭與身體分開埋葬,主要是因為原住民所重視的「靈力」與「頭顱」有關,這個概念與跟遠古文化或其他民族的想法如出一轍,然而「靈魂棲於頭顱中」、「頭顱擁有了靈力」這些案例實與王芬大哥的情況又不同。

王芬的「頭顱」並非是在這些狀況之下與其「身軀」分離、分葬的,其「頭顱」埋葬在「鹿港福靈宮」,「身驅」被分葬於清水鰲峰山上。1971 年鹿港福靈宮因年久失修,「紀李招治」(曾任鹿港鎮鎮民代表)與地方仕紳等感念王芬大哥的愛鄉愛民情操,自動修繕廟宇。重建期間挖掘出一個木盒子,裝著的王芬大哥的頭骨,上面貼有「王母娘娘做見證」、「好兄弟證盟」的符咒(註 14)。此一作法與上述的「頭驅分葬」並不相同。

當年泉郊首富林振嵩為何請法師超渡,並請法師施寫「王母娘娘見證」的符紙,需要「好兄弟證盟」的內容是什麼?是因為「王芬的『枉』死(註 15)」而請「王母娘娘來幫忙見證」、「證盟」嗎?我們不得而知。從蒐集到的例子來看,「被氣憤砍死」本身就是刻意而為之事,「頭驅分葬」看起來則像是為了前面所做的事情而贖罪。

「福靈宮」立廟表示鹿仔港的悔意?

鹿仔港泉民祭祀王芬大哥的理由是甚麼?為何興建「福靈宮」?

福靈宮王勳大將軍廟的沿革有這麼一段文字:「……時聞彰泉糾眾械鬥,時林爽文為盟主,其叔林笑亦暗中挑唆……清將福康安迫擊至蔴園頭被奸民檢舉,時受林笑唆使…」,其中「時林爽文為盟主,其叔林笑亦暗中挑唆…」,在沿革內容中,多處發生錯誤,事後解釋的意願多過於悔意。

福康安帶著八省精銳赴台的時間,已在王芬過世後的九個多月,沿革刻意誤寫,又說檢舉王芬的奸民乃是受到林爽文族叔林笑的挑撥,而做出傷害王芬大哥的事情,以至於遭遇福康安大軍迫擊至沙鹿蔴園,最後隻身不敵而壯烈成仁。關於林笑是誰,又是另一段故事,福靈宮沿革的描繪虛實參半,無論如何王芬被殺了,鹿仔港泉人和粵民都認為這一切若非林爽文族人唆使,不會發生,而王芬的死亡的兇手是福康安大軍,而非義民所為。

麻園和牛罵頭庄所發生的一切,是否都與林振嵩毫無關係?身為鹿仔港八郊領袖的他,是否默許了紀春、蔡運世、陳秀成等人所為,將十年以來保護鹿港的英雄王芬給殺害了?只因王芬不願背叛林爽文,與鹿仔港泉人站在同一陣線嗎?

在此之前,筆者一直在思索,為何林振嵩起初願意資助林爽文的軍需,且其生平做了許多照顧底層人們的義舉,如施棺木、拾字紙、收遺骸、置義塚、修橋樑、平道路等等,林振嵩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若從義舉來看,他的心腸應是柔軟、重情的;但若將此一邏輯延伸,長久以來保護鹿港安定、不被海賊騷擾且重情重義的王芬,不應在他的眼皮下被泉州和粵民包圍而死…。

也許對泉州商人來說,鹿港與泉州直航通商的利益龐大,資助「林爽文抗清」一旦失敗,鹿仔港是否將面臨封港的命運?投資商人無法面對不穩定的變數,加上前兩年的分類大械鬥,凸顯複雜的「族群利益」關係,商人沒辦法預測若林爽文果真奪取政權,原本好不容易取得的貿易利益是否還能一如既往?對鹿港八郊商賈而言,至少在清國的治理下,鹿港對渡貿易的繁榮與安全是可以掌握的。

再來鹿港泉籍商人可能面臨大肚溪對岸塗葛堀港的崛起的威脅,位於大肚溪北岸的「龍井林家」掌握了進入大肚溪流域的要地,而這些商船貨運的利益正是長久以往泉州商人們所夢寐以求的。塗葛堀港的腹肚包括大肚街的「林泮」,他是林爽文的堂兄,抗清運動的重要人物而鄰近龍井(古名水裡)的沙轆又是順天國第二把交椅王芬的地盤。在種種條件與考量底下,身為鹿港首富的領導者林振嵩,為保護泉州人的最大利益,他應只有兩種做法,一是要求王芬回頭看顧泉人利益,或者犧牲王芬自己讓泉人更團結。

最後,鹿港福靈宮的沿革上提及「受林笑唆使」,可見林笑與鹿港泉人和牛罵頭粵民的關係匪淺,聽起來也是欲陷害王芬大哥的人之一,是否這是一種嫁禍,將王芬的死因誤植於同陣營唆使的邪惡目的,同時也撕裂順天軍旗下不同族群間的情感,讓漳泉客不能同心一致抗清?

很不幸地,此一策略完全奏效,漳泉分裂讓鹿仔港泉人無後顧之憂、名正言順地與順天軍對峙,而「王芬之死」在「林爽文事件」中發出哀鳴的前奏!

全文完

【註釋】

  1. 林振嵩致富後積極參與鹿港地方事務,1775年(乾隆40年)鹿仔港巡檢王坦與幕僚浙江紹興魏子鳴倡議,林振嵩及泉、廈郊商戶共同捐資,於1777(乾隆42年)創立鹿港第一個慈善組織「敬義園」,舉凡施棺木、拾字紙、收遺骸、置義塚、修橋樑、平道路等公益,是當時最具規模的慈善組織。
  2. 彰化北斗國中的學生專題計畫:張帛軒、陳畇涵、林詩穎、林映岑、李明瑩、蘇麗美、嚴少萱、陳欣妤,〈日茂風華,八郊之首-日茂行傳奇
  3. 兩岸史話-福爾摩沙真面貌 
  4. 陳仕賢〈永寧、鹿港日茂行家族文化研究
  5. 據林爽文供詞:「再,起義的林泮,在彰化縣打仗被殺。王芬、林理生被鹿仔港義民殺了。…不敢妄供。」
  6. 許雪姬,〈誤讀乾隆、誤解清制–王芬的官家記載與民間傳說〉,《故宮學術季刊》21:1,頁 194,2003 年 10 月。
  7. 清水永定宮王府將軍廟位於台中縣清水鎮鰲峰山虎頭崎石埠邊,農曆 6 月 14 日為王勳的誕辰,農曆正月 17 日則為王勳的忌日,現因道路開發有所遷移。
  8. 《沙鹿誌》關於「蔴園福興宮」記載:『乾隆五十一年(西元 1786 年),林爽文起義抗清,以王勳和莊大田為先鋒。因王勳助攻彰化縣城 有功,升其為平海大將軍。乾隆五十三年,林爽失敗被捕,王勳逃至虎頭山亦為清兵所執,就地正法。乾隆五十五年(西元 1790 年),本地漳 泉再度械鬥,雙方死傷慘重,唯蔴園庄民犧牲甚微,以為係王勳顯靈庇 佑所致,故共議建廟奉祀。是年八月破土,十月峻工,名之為「福興宮」。村民感念其恩德,不直呼其名,故尊之為「福興公」。〈沙鹿蔴園福興宮廟方沿革誌〉碑文對王勳的神格化,有更進一步的建立: 時至二次大戰,盟軍戰機屢屢空襲轟炸,期間庄民曾見千歲顯靈騰空護衛。 日本殖民政府廣徵台灣民兵,鄉里子弟遠征前必至聖殿求得千歲香火隨身, 因此多能逢兇化吉,平安返鄉,千歲名揚八方,威靈益顯崇高。
  9. 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鹿港福靈宮」
  10. 傳說中的上古大神蚩尤真的存在嗎
  11. 割頭俗
  12. 墓葬研究工作坊史前墓葬的動態與靜態分析;陶斂葬與砍頭祭(組圖)
  13. 原住民與平埔族群這樣的埋葬方式,起因於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事件發生時,有的族人被砍頭不能葬在家屋裡面的葬法;其中被獵頭的首級,則因頭顱具有「靈力」,所以在放置上也要面向此人族群的方向。(Tai Hsu Leo 2018.8.22)。在台灣和其他國家原住民有「獵首」的行為,「帶回頭顱」則是為了帶回被征服敵人的靈魂。
  14. 張凱惠,《爽文你好嗎》:挖掘出王芬大哥之頭骨,以及壓在頭骨上的兩塊紅磚。磚上以硃筆於正中央畫一大型符籙,紅磚旁各有五字,以「行書」寫著:「王母做見證」及「好兄弟證盟」,頁 160、162,也品文藝工作室出版。
  15. 關於「枉死」,「頭驅分葬」的例子:〈粵劇老倌講述:華光神威勘破冤情,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原來這也是上一輩的事情了,當初有七個商人在海上遇上了暴風雨落難,船被吹到了這個海邊小村,船上裝載著下南洋的貨款,上岸之後剛開始村民沒有發現他們有那麼多錢,晚上的時候一不小心,財露了白,於是就有幾個村名起了殺心,見財起意,當晚就夥同幾個人一起把這幾個人給做了,之後就埋藏在後山的一處。可是之後村子裡就不太平了,怪事頻頻傳出,後來請了一位風水先生,經過指點,重新起出這七個人屍首,發現面目如生絲毫不爛,於是就將他們身首分離,分開埋葬,首級就埋在老松樹下,身體則在村的另一頭,並在上面蓋了華光廟作為鎮壓。每年殺人的這一天都必須做三天神功戲來壓制冤魂,這也就是為什麼這裡的華光聖誕和別處不同的緣故。而隨著老一輩的漸漸死去,現在當年的兇手也只剩下村長一人了。

爽文你好嗎:跨域歷史小說

  • 作者:張凱惠
  • 出版社:也品文藝
  • 出版日期:2018/05/04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