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芋論》2018年台灣地方首長選舉初步觀察與對策

圖片來源:中央社
  • 長期在不公平中為民主自由奮戰的台灣
  • 不能被忽略的暗黑因素—變節的國民黨和中共對台灣民主選舉的内外夾擊

勝選幅度大大超出預期,反而凸顯中國干預操控選舉之佐證

2018 年底地方首長和議會選舉的結果,國民黨在台灣各地大幅領先獲勝,震驚國內外各界。然而,由於勝選幅度實在超出預期太多,除了令執政的民進黨十分窘迫,更令人高度警覺中國干預操控選舉之嚴重。

國際社會紛擾中的解讀

針對本次地方首長和議會大選,國際社會及各大媒體的解讀與評釋,大約可分類如下:

一. 悲觀意象

民進黨沒有掌握民意或施政不獲認同;台灣人民選擇中道,避免與中國衝突;台灣人民已多數傾向屈服於中國的經濟實力 、武力威脅;北京擊敗台灣,親中成為主流意識……等等。

這樣的解讀,究竟是中肯客觀,抑或極為表象?

二. 樂觀或平衡看法

選民之所以選擇國民黨候選人,不能夠解讀為是對中國有好感或甚至對台灣的主權有動搖,而只是單純的或軟弱的希望,不同的政黨可以帶來新的經濟政策刺激經濟,不應直接悲觀的曲解台灣普遍民意是屬於親中;台灣人選擇安定,避免過度政治解讀。

三. 批判譴責中國和親中勢力舞弊的見解/對舞弊反應逐漸疲憊的台灣選民?

中國銳實力直搗台灣民主選舉,重挫國安機制,造成民主根基被掏空之重大危機!這是最真切,但卻也是最被忽略的事實與見解。

其實台灣從沒有過公平的選舉—但這個不公平現象,幾乎被國民黨主控的媒體刻意抹煞漠視,但這種批判中國透過資金、網軍、媒體,而深入台灣各地選區進行選舉干預、操控等舞弊的看法,在重視民主風度的民進黨之間,竟然在資訊發達的 2018 年選舉前後,幾乎不得見光。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李俊俋(右)選前曾和葉宜津(左)共同召開記者會指出,假新聞流傳,破壞社會安定,呼籲民眾把握「快查證、別傳播、幫澄清」3 原則。
圖片來源:中央社

長期被凌虐者的症狀

簡單分析,並非台灣選民不重視民主正義,而是,長期被戒嚴統治的台灣,承受國際不承認的中華民國體制所帶來的國際地位低迷。40 餘年戒嚴時期媒體獨佔洗腦、行政、立法專制、御用司法操控,言論出版管控的各種遺緒或遺毒,已經造成國民國家意識混淆,對中國的敵我關係不明等先天的政治錯置。更在中國與 2000 年前後對台灣持續長期施展的銳實力,以及國民黨變節與中國聯手壓制台灣民主自由和政治、經濟主體性的軟、硬攻擊下,似乎台灣半數左右的選民,已經若干發生正義或利害判斷的疲憊和麻痺現象。

然而,只要回顧過去三十餘年戒嚴以後的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不難得到以下結論:此番選舉國民黨令人意外的得票率和大區域大幅勝選結果,僅僅是台灣戒嚴以來,中國干預因素持續作用,並逐漸掏空民主的殘酷過程的最近成果展現。

同時,也十分諷刺的是,國民黨此番,除了首都台北以外,尤其是在新北市、台中和高雄,勝選所應得的票數出奇高出預期,更突顯出中國針對選舉所實施的直接以金錢買票、設賭局簽注綁票、動員造勢、和網軍點擊、網路霸凌、假消息攻勢等方式,對選舉結果進行直接的影響和操控,實在不容否認。

事實證明,此等針對選舉行為直接展開的統戰攻勢,在蔡英文總統提高警戒的領政下,仍有超乎預期之重大成效,令人不寒而慄。

國民黨與中國長期聯手對台工作暗黑因素被忽略

至於,此一成果的展現,是否同時意味:長期受國民黨教育和媒體洗腦,竟然對日益嚴重的各種內外勾結假造謠言、假象,甚至露骨的威嚇手段逐漸麻痺,做出失去判斷性的投票模式?則尚有待改造和觀察。

而支持上述觀察結論最典型的個案,應屬台中、高雄,執政績效評價極高的執政黨,會被效忠中國的素行不良國民黨候選人取代,更是中國組織結構性,以金錢設賭盤、吸引簽賭、高倍數簽注、買票、固樁、在地、外地動員造勢,和網路軍團,國民黨長期壟斷的媒體配合釋放假消息等,多重綿密的干預手段,獲致驚人政治成果。

這些國民黨候選人在選後隔日,立即宣告轄區承認九二共識,並一致表示將加強與中國經貿、物流、人流、旅遊等交流,更曝露出中國撒錢收買親中政客的事證明確,印證近期美國和國際媒體對中國金援親中媚中政客戰略的指稱。

這些選前、選後次第發生的狀況,一再印證,中國對台灣的侵略攻勢,已經進入完全無止息,而以操控選舉結果為最直接手段之終局階段。

台灣民主制度和選舉活動的難能可貴,以及其受到結構性不公正待遇之事態,所面臨的危機

ㄧ. 困境中仍發展出的台灣民主誠可貴,但國共聯手合擊台灣所剩的結構性不公平未獲改善,選民有疲憊化的趨勢

台灣人能夠從長期戒嚴的泥沼中,打破立法的桎梏,用耐性、透過平的社會運動與思想啟蒙,歷經二十餘年,在極度不公平的制度和社會、媒體、文化結構中,終於建立起相對穩定的民主選舉制度,實為可貴。

解嚴後仍繼續被親中勢力以立法、行政、甚至偏頗司法極端不公平地約制,以及長達四十年戒嚴時期溫床培育出的親中媒體層層牽制的民主自由獨立派,在歷經三次政黨輪替的 2018 年現在,再度取得執政地位,更值得慶幸。

然而,上述不公平的結構,卻使民主自由獨立派在政策主張、策略辯護等公共發言空間,仍然屈居劣勢。

國民黨長期壟斷行政、立法甚至司法資源,進而以金權力量橫掃地方甚至中央選情,長期以來已經多方揭露。而對於此種不公義的客觀事實,台灣選民,其實也曾不只一次地用選票表示抗議,造就兩次的政權移轉於獨立派民進黨的紀錄。但結構性不公平,始終隨著中華民國體制的延續,以及國民黨同時利用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行使特權,卻變節與堅持併吞台灣的中共聯手夾擊台灣的事實,不斷侵蝕台灣的民主。

姚文智曾開記者會說明假新聞的跨國生產流程。
芋傳媒資料照片/ 記者邱家琳攝

選民們雖然秉持正義投票,但國民黨,乃至今日國共兩黨聯手的環境,始終給台灣選民不公平的政治、乃至經濟主體性發展方向何去何從的判斷環境。

2000 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台灣充滿對民主自由的新希望,台灣的選民,首次體驗自己的公民權,可以對自己國家的大政方針、主政人員,作出有效的決定,士氣高昂。然而,2008 年以後,國共持續聯手合擊台灣所剩的結構性不公平未獲改善,選民逐漸有疲憊化的趨勢。

但這種選民自然的反應,隨著中國巨額資金和網路攻擊的介入台灣政壇和選舉過程,似乎已經逐漸被侵蝕。不僅如此,身為選舉敗選的最直接受害者的民進黨,也在親中勢力在短短兩年內,透過中國政策和資金等挹注其影響力的羽翼下,幾近復辟的過程中,逐漸失去自我防衛,甚至為不公義狀態辯護的本能反應。

這種近乎頹敗的本能萎縮現象,雖然從結構上觀之,幾乎無從避免,但台灣約有半數的住民,仍持續堅持民主自由法治的理念,創造了今日在危機消長中仍然健在的民主選舉,是謂難能可貴。然而,政治人物的妥協,卻比較明顯。主政的蔡英文總統自身偏向保守的行事風範,就是一個簡單例證。

二. 現今危機的二次遠因——2000 年代初期期國共合作協定支撐下,國民黨恐怖統治本質繼續延伸

國民黨自從 2000 年政權被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取代後,迅速將自身的首任台灣籍黨主席李登輝前總統,以其輔選不利,甚至包庇政敵陳水扁等幾近莫須有的罪名,對其倉促鬥爭攻擊,逼宮追放,點燃國民黨自 1986 年戒嚴以來暫時停歇的內部鬥爭色彩和對外恐怖攻勢的戰鬥作風。

這樣的惡劣鬥爭氣焰,更在陳水扁總統 2004 年以極小差距勝選連任時,再度噴發;挑戰失敗的連戰,開票得知敗選後,竟以陳水扁自導自演被槍擊騙取同情票為由,隨即公然在總統府前搭台,向支持者號召,主張「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當選無效」,隨後引發煩冗耗時的驗票程序,仍然未能扭轉選舉結果。

連戰 2004 年提出選舉無效之訴。
圖片來源:截自華視 YouTube 影片

兩年後,竟能以在野黨之力(在在凸顯台灣長期戒嚴蹂躪下惡質化的司法、檢調體系),動用調查單位,並配合不公的司法程序,以草率模糊的事證,主張當時現任的陳水扁總統貪腐。在總統府前聚集數萬支持者,號稱為「紅衫軍」,揚言罷免陳總統,聚眾滋事長達三個月才勉強收場。再度揭開國民黨為奪得政權不擇手段的恐怖鬥爭風格。

而此一囂張氣焰的背後,其實是基於北京授權連戰買辦中國制台大權而得赤琰;而其一發難以收拾,也正因連戰覬覦政治權位,在北京授權下遲遲無法得逞而焦慮難堪的本能反應。國民黨與中共在剷除陳水扁為首的獨立派政權的協定下,赤焰囂張延燒,終於在陳水扁總統卸任後不到六個月,羅織貪腐刑案罪嫌,利用不公司法程序的包庇,匆匆拘提羈押陳前總統,令其歷經八年冤獄,開始戒嚴後最慘烈的政敵清算凌虐鬥爭。

三. 中國干預因素的全面入侵危機時期–馬英九總統過猶不及的親中施政引發太陽花學運,造就民進黨二度執政,卻種下中國加碼操控台灣政壇的野心及投資

中國利用國民黨殘存勢力,持續對台展開經濟、貿易、政治統合戰略,而國民黨終於在 2008 年由馬英九勝選為總統,重回執政地位,進而變本加厲推動台灣的被併吞前期準備。2012 馬英九總統連任後,更積極推動服貿協定,然其匆促掏空台灣主權的策略,於 2014 年在立法院受到年輕學子突襲佔領立法院,展開太陽花學運而受阻。

太陽花運動。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Artemas Liu

久經國民黨凌遲陳前總統慘烈政治鬥爭洗禮的台灣選民,其長期的怯懦隱忍,受到太陽花學運的衝擊啟蒙,一舉化為反對國民黨的選票,造就 2014 年地方選舉民進黨勝選的契機。2016 年,蔡英文以謹慎觀望的步調,贏得總統大選,而其支持者,除對國民黨長期掏空台灣政治、經濟主權的過度親中施政不滿者外,也不乏怨懟國民黨以不公手段凌遲身陷囹俉的陳前總統的政治同情者。

四. 國民黨復辟勢力繼續與中國聯手夾擊台灣民主的殘酷與躍進的攻擊力道——2016 年以降,國民黨進一步在中國銳實力挹注下,復辟能力迅速擴充的危機

蔡英文總統就任後兩年,或許是長期目睹國民黨於中共對台的文攻武嚇,以及對陳總統的政治鬥爭凌虐,對中國的各種威脅侵凌策略及措施,竟然採取更為隱忍甚至禮讓的對應。至於各項內政改革施政,毀譽參半,尚難定論。然而,中國其實在蔡總統就任以後,就狹其雄厚資金,一改 2000 年以前文攻武嚇的模式,持續對台展開更綿密的經濟、貿易、就業、投資等招徠攻勢,企圖鬆懈台灣選民對中國統戰甚至併吞台灣企圖的警戒。

除此之外,2018 年底地方首長和議會選舉的結果,證明中國更加強直接以金錢買票、設賭局簽注綁票、動員造勢、和網軍點擊、網路霸凌、假消息攻勢等方式,對選舉結果進行直接的影響和操控。

事實證明,此等針對選舉行為直接展開的統戰攻勢,在蔡英文總統提高警戒的領政下,仍有超乎預期之重大成效;令人不寒而慄。

台灣選民和國際社會應有的認知和對應方針—戒嚴時期遺毒+變節的國民黨+中國直接干預選舉的攻擊

長期受虐的遺毒,加上結構性不公平環境的持續,以及國共聯手夾擊台灣的進行中現況,是阻斷台灣民主選舉發展的最大危機風險。

國民黨變節的事實,以及該變節事實對台灣民主選舉產生的不公平,台灣選民必須更清楚認知

不能否認的,台灣雖然已經在 1980 年代解除了近四十年的戒嚴令,但是,長期戒嚴壓制下所滋生的立法、行政、司法資源的不公正、制度正義的不落實,媒體獨佔所導致的思想論述空間不公平,早已對台灣推動改革的從政者構成偌大的阻礙。

然而,除了上述內部的因素,國民黨從以反共立場自居台灣統治者的時代,在 1990 年代末期,竟然為了維持其在台統治優勢,變節而與中國共產黨苟合,甚至爾後成為中國共產黨在台執行統戰,乃至直接干預民主選舉等攻擊的代理人,或受益人。

前國民黨主席連戰(中)與夫人連方瑀(左)7 月於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右)。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共合作的事實,是否已經被台灣半數,或過半選民接受?

國民黨除了在勾結對台灣充滿野心,以數千枚飛彈隨時準備犯台的中國,備受爭議外,其近七十餘年在台灣,長期侵吞國有資產,實施戒嚴專制恐怖統治。而後更以金錢和地方黑道派系組織買票、固樁、動員造勢不正獲致勝選的大量不良記錄,並未受到清算,繼續在台灣利用過去專政時期建立的盤根錯節的政商、軍公教特權階級的互利關係,活躍政壇。更變本加厲,與中國聯手用金錢、網軍、媒體造勢、造假等手段,圖謀影響選舉結果,達成假民主真專政,親中政權復辟。引發民間團體、社會大眾質疑,並基於公平正義原則,主張國民黨應不得參選,或絕對禁止接受中國等外力支援,甚至應該解散,等各種譴責和反對。

絕大多數的專家學者側重在民進黨執政的問題點提出分析、探討,固然有客觀價值,但如果只有這樣的言論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尚不足以充分完整洞悉中國長期對台灣的民主、法治、選舉的公平性和客觀機能造成莫大影響的真相。

台灣的對策——強化國安相關法規之制訂和有效之反制措施

同時,只有嚴肅正視選舉候選人直接、或間接接受中國各種資金和網軍協助者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並將其認定為涉及舞弊違法而不能夠當選或影響選舉公正性的事實,並進一步用國安法來制裁或限制的急迫性,有效杜絕中國以民間管道規避各項國安法、司法、行政法之規範,遏止中國對台灣民主法治進行的全面性攻擊與影響,則台灣主權的維護和民主制度的保障,將會面臨空前的,且持續性的嚴重攻擊,甚至危機台灣主體性和民主法治國家存續的寶貴生機。

尤其是,國民黨近二十年,在龐大社會壓力下,已將流亡來台灣以後侵吞佔據之龐大黨產變賣或分贓殆盡,似乎比較沒有賄選、買票的能力,但實際上仍然透過中資的協助進行大規模舞弊、買票、設賭局綁票,以及網軍的造假 ,造勢動員等操控選情的活動之事實,更不能忽略。

例如,在高雄,不斷傳出簽注國民黨候選人勝選,一注 500 元可贏得 5000 的行情,甚囂塵上。

改善「不公平結構」是拯救危機四伏的台灣脆弱民主關鍵

台灣民主制度需要進一步的公平保障。那就是,限制或禁止變節國民黨的參政權,以及杜絕干預台灣民主自由選舉的中國黑色因素。

然而,中國的攻勢的直接目的,就是直接、間接影響甚至操控選舉的結果,但其具體的手段,非常繁複;從透過親中媒體的偏頗報導,甚至造假謠言的放送,到直接對選民用洗腦式的宣傳,達到直接,或變相買票、賄選、的效果,甚至藉由地下賭盤、錢莊,對分層地擴大簽賭者人數,或藉此獲致綁樁,綁票的實質效果,如此,在短短不到三個月時間,竟然達到海嘯式破壞台灣民主選舉的巨大破壞力。

然而,上述違法舞弊行為,雖然選前甚至選後傳聞甚囂塵上,但金錢收受的管道並不單純,往往透過洗錢或密約方式交付組頭或樁腳,隨後透過地方農會、村里長等管道,多層次地挹注給難以數計的選民,交易模式極為隱密,難以及時人贓俱獲予以查緝。又有甚者,因為資金最初來源更難查證,收益之候選人只要否認其教唆、幫助等關係,警調司法機關更難以立案追訴。

另外,國民黨長期壟斷的立法、行政、司法資源,更成為國安法、選罷法有效取締舞弊違法的無形障礙,增加民主法治選舉制度長期暴露於黑色資本操控影響之危機。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