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又來了,法國第三次全國性封城

春天本是萬物重生,樹上新芽初露,渡過寒冬的人們重新迎接陽光的美好季節。然而2021年4月,法國人迎回的不是春天,而是一年前法國這世紀第一次全國性封城。急診室人滿為患,疫情初期承諾增加的醫療資源仍沒到位,ICU病房滿載至平日容量的111.2%,每天確診人數破三萬人次。

《思想坦克》不可能被紀念的鄭南榕

2016年,行政院宣布定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1989年的這一天,政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因為拒絕拘提,選擇以自焚的方式殉道身亡,該雜誌的理念之一即是「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思想坦克》福島核災10周年,亦是台灣能源轉型時

福島核災今天滿10周年。災區產業受到重創,環境汙染仍無法根除,超過四萬居民仍無法回到故鄉。同為地震國的台灣,福島核災後激發了社會的反核意識,2014年馬英九前總統宣示核四封存,2016年總統大選前,兩位當時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也做了2025非核家園的政策宣示。同時,世界各國也加速能源轉型的工作,如德國最早宣布2025非核家園,核電大國—法國也計畫降低核電佔比。

《思想坦克》從川普臉書帳號被關的省思

在美國國會山莊爆發衝突並釀成五人死亡的事件後,知名的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和Twitter先後宣布將刪除美國總統川普的部分貼文,並暫時停用其帳號。Facebook的創辦人祖克伯公開表示,由於過去24小時發生在國會山莊的衝突,Facebook認為川普打算利用其在位的剩餘時間,破壞政權轉移給拜登,因此將無限期停權川普的Facebook及IG帳號。

《思想坦克》從紐時報導看台灣與新加坡防疫方針差異

最近《紐約時報》刊出一篇回顧台灣防疫成果與展望的報導,文中過去曾大力讚賞台灣防疫成果的史丹佛教授王智弘擔心在全球疫情嚴峻的情況下,尚未施打疫苗的台灣是否還能再守六個月?國立新加坡大學傳染病學教授費雪(Dale Fisher)則質疑台灣嚴格邊境管制的作法能否持久,並帶點挑釁的宣稱:「我們覺得就算有境外移入,也未必會擴散,如果你對你的防疫系統沒有信心,那你就會把邊界封得很嚴密。」接著質問台灣能忍受這樣的孤立多久?一年?五年?報導一出立刻引發台灣輿論的反彈。

《思想坦克》重新思考「跨年晚會」對台灣的意義

當2014年,柯市長還是柯醫師時,就曾直言不諱的說「我很討厭一次性的活動,一次放煙火就沒有了」;而2017年的柯市長也曾再三強調「我反對亮點政治,因為要亮點,放煙火最亮。我還是堅持政治應該落實在每一天的生活中」。然而,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顯然這種「昨日之我」與「今日之我」大亂鬥的「我不是我的我」,並不是柯醫師與柯市長的專利。

《思想坦克》柯文哲,不要再污辱「科學家」了!

近日關於要不要跟進其他五都把跨年晚會改為線上直播,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在長考了多日之後,最終才在跨年當天早上宣布照常舉行。並且強調自己是科學家,最痛恨民粹,不會被非理性的恐懼打敗。在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沈潛這段時間以來,顯然柯文哲又獨佔媒體(負面)聲量之冠,以及口號製造機的寶座。

《思想坦克》與其押寶美國總統,不如押寶美國社會

美國總統大選將屆,舉世矚目。過去四年,受益於川普政府的友台政策,台灣民眾勢必關心大選的走向,甚至為此掀起「挺川/反川」的輿論戰爭。民眾當然可以大聲發表個人對美國政治的觀點,但作為政府,不可能也無法表態押寶。至少就這一點,民進黨政府的態度是成熟且穩健的。無論是哪一黨候選人入主白宮、掌握國會多數,台灣都必須維持中立態度,全方位進行接觸和交往,無法偏廢任何一邊。

《思想坦克》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

中天新聞台的執照將於12月11日到期,近來旺中媒體集團和國民黨人無不卯起勁來為中天新聞台說話,強調「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關中天就是關掉台灣的新聞自由」。然而對許多人來說,中天最近兩次選舉期間為韓國瑜造勢的誇張行徑仍歷歷在目,硬要說中天違反新聞專業的作法是在行使第四權、監督政府,實在難以服眾。何況中天新聞台除了比例失衡的造神新聞外,政論節目主持人也像極了特定陣營的啦啦隊,整個台荒腔走板的程度,說是「購物台」或「宗教台」都不為過。

《思想坦克》正進入深水區的歐中關係

九月一日中國外長王毅與德國外長見面時,王毅沒預期一向會比較親近中國的德國,會在這個會面提出德國「不會接受來自任何方向的威脅」。雖然這句話被不少人認為德國是同時針對美國與中國,但前一天德國外長才與捷克外長通話,針對中國因捷克參議院議長訪台而被中國威脅一事,表示德國會與捷克團結一致。而當德國外長提到此事,還特別指向王毅並說,「我們一向尊重我們的國際夥伴,並希望對方也會這麼做」。

《思想坦克》失焦的公視法修法爭議

民進黨立委最近提出《公視法》修法版本,因遭國民黨反對而被退回程序委員會。《公視法》該不該修?答案殆無疑問。這部法草擬於剛解嚴的九十年代初,一切主張都根植於老三台唯我獨尊的類比舊時代,它被賦予的任務是彌補商業運作之不足以及黨政軍獨佔電視對公共利益之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