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又來了,法國第三次全國性封城

法國總統馬克宏。圖片來源:Emmanuel Macron Twitter

本文作者為詹文睿,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春天本是萬物重生,樹上新芽初露,渡過寒冬的人們重新迎接陽光的美好季節。然而2021年4月,法國人迎回的不是春天,而是一年前法國這世紀第一次全國性封城。急診室人滿為患,疫情初期承諾增加的醫療資源仍沒到位,ICU病房滿載至平日容量的111.2%,每天確診人數破三萬人次。
一年過後,法國的疫情又再次失控,維持半年晚上六點後不准出門的宵禁,再也控制不住疫情,所以又一次地,所有非必要的商家全部歇業、員工盡可能居家辦公、各層級學校關閉、出門必須重新填寫特許單,至於餐飲業,過去半年一直都是關的,那也就繼續關閉吧。

第三次封城有用嗎?

疫情開始後的第三次全國性封城,有什麼不一樣嗎?有的,出門的理由變多了,過去僅能因七種原因出門的特許單,變成了十二種,過去被列為非必要店家的書店及唱片行,終於被歸類為販售民生必需品,與販售基本物資的商家及大賣場獲得了營業特許。

去年只能為了補給民生必需品出門買菜的民眾,如今只要想買東西,無論出門多久、多遠都沒有關係。為了不要加重精神科的壓力,政府也取消了戶外運動的距離及時間限制,讓大家可以自由呼吸。而若以經濟之名,只要想回辦公室上班,無論是封城,還是半年來沒停止過的宵禁更是可以得到豁免。

封城的夜晚,當民眾因為宵禁在家時,巴黎高級住宅區中,隱藏了只有政商社交名流才知道的不公開高級餐廳 ;晚上十點鐘,高等教育部內,被民眾拍到沒有戴口罩群聚開趴的幕僚 ; 一夜睡醒,剛宣布的數條防疫措施,又被改變了。

政府發言人說:「這是我們接地氣,隨時檢討防疫措施的證明」,推特上則一堆人回嗆:「這就是我們高級公務員的程度嗎?」接受專訪時,教育部長逗趣的說:「總統針對公衛議題做了很多功課,具備相當水準的專業知識,對一個擁有這樣智商的總統去考公衛教授,並不是遙不可及的事情」,總統親信則回覆「總統對這個言論感到不悅,馬屁拍過頭了」。

然而這樣的印象似乎早已深植人心,所以當總統馬克宏再次向全國發表演說,解釋為何必須第三次全國封城時,人民普遍看到的已不再是國家總統,僅是一位被親信包圍,自滿又傲慢的政治菁英。一年下來,法國社會的撕裂加深了,貧富不斷擴大,民眾也失去耐心,疫情後的世界,令人無比的擔憂。

要防疫,但是……

或許,如同執政黨議員為總統抱屈時所說:「沒有任何人能夠說如果由他來做總統,會做得比現在要好,沒有任何的防疫措施,是令人愉悅的,所以怎麼做都會被批評,總統只能決定採取哪些措施,不能不作為」。但試問,為何採取了防疫措施,法國一年間還是必須面臨第三次封城?面對媒體提問,法國衛生部長Olivier Véran的回覆似乎回答了這個疑惑。

Olivier Véran表示:「我們相信人民已經理解了病毒的傳染途徑,所以我們決定不要像上次一樣,把所有人關在家,讓大家出門透氣、運動」。這樣僅需有其名的全國性封城和極短線變來變去的防疫措施,恐怕就是疫情至今無法控制的最大原因之一吧。

這樣的狀況驚人嗎?由於法國政府從未成功的控制疫情,因此過去一年來全部的施政都得具備「同時兼顧的效果」。為了避免疫情惡化,人民死亡,法國必須要封城,但政府照顧國人健康的同時,必須「兼顧」經濟,因此沒辦法,必須開放無數個特許。因為所有防疫措施都必須「兼顧」,並達到另外的效果,所以措施普遍的虛有其名,執行不確實,更是時常朝令夕改,而這樣的「兼顧」,直接造成的就是疫情永遠無法撲滅,疫情開始至今,法國政府從沒宣佈過「今日無新增確診個案」。

疫苗施打率仍偏低

那疫苗呢?不是有疫苗了嗎?疫苗確實在年初於法國開始施打,但政府一連串的失言,先是告訴法國人武漢肺炎不會傳染至法國;後因為沒有口罩,告訴大家戴口罩是非常困難的醫療行為,容易提高沒有接受過醫療訓練的人,自己感染自己的可能,所以不建議民眾戴口罩。因此,疫苗問世時,法國民眾對政府防疫措施早已失去信心。

民眾施打疫苗的意願於歐盟成員國中墊底,施打效率更低,有疫苗,沒冷凍儲存鏈,施打的頭幾天還發生了一連串法國衛生部門送錯針頭,以及施打手冊上將肌肉注射寫成皮下注射的錯誤,導致民眾反疫苗情緒高漲。

好在,疫苗逐漸發揮它的效用,產生不良反應人數極低,度過了AZ疫苗可能產生血栓風波後,法國人民逐漸願意施打疫苗,但此時,疫苗出現了短缺,AZ疫苗承諾歐盟的一億兩千萬劑,僅到位三千萬劑,Pfizer, Moderna及Johnson & Johnson趕不上需要的劑量,而Pfizer於法國的新疫苗廠也才剛啟用,所以世界上第二個有效,靠快速及大量施打疫苗換取集體免疫的防疫策略,暫時也無法順利執行。

防疫屢屢失敗卻仍努力深刻檢討

儘管這樣的闡述在此時相當沈重,然而透過這次的疫情,法國各界還是努力的在深刻檢討,而這些反省在疫情結束後,必定會成為下一波疫情時,防疫及疫情失控時國家運作的SOP。

這些國外的SOP中,必會提及台灣因為疫情控制得宜,而沒有經歷的狀況及對策,像是如果學校長期關閉,該如何維持學生的教學,如何舉行考試?又或著如果全國的法院三個月不開庭時,一個國家的司法是停擺還是該如何延續?台灣的相關機構,到時候若能用心的去認識各國的檢討,那麼台灣準備了十七年的防疫措施,也絕對能夠大幅提升,除了繼續為下一波不知何時會來的國際疫情沙盤推演,還能為疫情不幸失控時,進行國家維持運作的超前部署。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