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日安憂鬱 Bonjour tristesse

日安憂鬱Bonjour tristesse。 圖片來源:取自博客來官網

這兩天除了去台北華視電視台錄了三國演議兩集的節目,講了德國聯邦議院的大選,以及中國的數位獨裁。
此外就是群組裡面,討論好幾個教授疑似性侵學生或師生戀的八卦,聊八卦總是讓人開心,別人的地獄是自己的娛樂。

想起自己「隱性反骨」書裡面這篇文章「師生關係就像戴上考驗自己的魔戒」,裡面的一段文字:師生這種特別權力的關係,就跟所有的權力一樣,使用起來要特別謹慎小心,而且不能夠被它吞噬。有的人利用這種關係來欺負自己的學生,讓自己的慾望得到滿足,不管是名利或是身體上的動物本能。

能夠被人家尊稱為博士爸爸的老師其實也戴上一隻考驗自己的魔戒,這種特別權力關係如果沒有妥善運用,學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成為各種不同的奴隸,這樣的爸爸,其實和人渣也沒什麼兩樣。

一面看著這些八卦,同時看(聽)著莎岡的「日安憂鬱」,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八卦的男主角有台大電機系畢業,我們認識的朋友,有人留言:「真的是同學嗎?那些年曾經到我們寢室取暖的純情單戀少年?」
年輕時想法總是這樣單純而美好,其實人生只要能夠一直持續這種簡單,就會非常幸福。18 歲的莎岡因為被父母念說成績不好,發憤圖強在巴黎的咖啡館一口氣寫了五萬個字的「日安憂鬱」,和歌德「少年維特的煩惱」,沙林傑的「麥田捕手」,都是許多年輕人喜歡看的書。

莎岡這樣寫道:

「玩世不恭總是讓我著迷,產生一總自信感和與自己結盟的感覺。」

「如果不取悅,我們在尋找什麼?不知道這種吸引別人的慾望是來自於生命力的過剩、佔有欲,還是隱藏的、不言而喻的需要安撫。」

「一種奇怪的憂鬱彌漫著我,我猶豫著要給它起一個悲傷而美麗的名字。悲傷的想法一直吸引著我,但現在我幾乎為它完全的利己主義感到羞恥。我知道無聊,後悔,偶爾會後悔,但從不悲傷。今天它像一張絲網一樣包裹著我,充滿活力和柔軟,讓我與眾不同。」

當慢慢成長茁壯,掌握權力,實現慾望的可能漸漸強大,勿忘初衷、保持童心,也就變得沒有那麼簡單。

如果沒有留一點時間給自己,思考人生意義,往往身陷慾望的鐘擺,在痛苦和空虛之中擺盪,害人害己。

隱性反骨: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

  • 作者:李忠憲
  • 出版社:先覺
  • 出版日期:2021/01/01

原文出自李忠憲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