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武漢肺炎:給予殘破全球化的致命一擊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趙君朔,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一個多月以來的武漢肺炎疫情除了持續在多國蔓延,形成罕見的全球性公衛危機外,主要先進國家的股市,特別是美股過去幾天來的直線下墜,正式宣告疫情的影響已經擴散到了經濟層面,儘管目前許多專家認為這還不是金融風暴,只是暫時性的恐慌,但本文將會透過對疫情現況的分析與回顧 2008 年次貸風暴後美國的應對措施指出,這次武漢肺炎高傳染性帶來的不確定性,註定將已經千瘡百孔的全球化體系帶入一個接一個的暴風圈。

除了全球經濟會受重創,在政治上一樣會引發很大的震盪,讓某些政權退出歷史舞台,而應對得宜的國家也能趁勢崛起,這絕對不是一場短暫的暴風雨而已,而是政經版圖世紀性的洗牌,讓當下已經步履蹣跚的全球化有個重啟的機會。

武漢肺炎和 2003 引起恐慌的 SARS 相比,雖然大部分感染的人都只是輕症,但是病毒在身體內的潛伏期更長,又沒有任何症狀外顯,甚至要進行多次篩檢才能確認為陽性,造成一旦有零號傳染者出現,在沒有適當防疫措施下,會使傳染的速度在幾天到兩周內就呈現爆炸性成長,雖然會惡化成重症的比例僅佔 15% 左右,但一下太多的患者湧入醫院註定要癱瘓醫療體系並排擠其他一般病人的就醫需求。

因此一旦各國開始出現確診病例穩定增加,就要面對疫情失控的風險,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採取關閉學校、取消大型集會或商業活動甚至改為在家上班,這些措施除了會對經濟的正常運作產生立即的負面影響外,更可怕的是在

心理層面會產生擔心被傳染的恐懼以及面對此不確定性開始節衣縮食,此舉會讓經濟體系中的需求進一步下滑,形成惡性循環。

以上的推理在普通人身上表現出來的就是搶購、囤積基本民生必備品和減少旅遊、外出聚餐等較奢侈性消費,另外某些人針對亞裔或是帶口罩族群表現出來的岐視也是疫情的嚴重不良後果之一。然而不只是普通人也會表現出恐慌。當下全世界已經目賭了一位年輕的政治新秀在這種壓力下再度做出魯莽的決策,對已經開始直線下滑的世界經濟與金融市場產生火上加油的效果,那就是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  Muhammed Bin Salman 草率的宣布要全力增產石油造成油價大跌。

圖片來源:Pixabay圖庫

他如此決定是因為和俄羅斯在 OPEC 關於減產以防止油價崩跌的談判破裂。在沙國這樣宣布後,俄羅斯不但沒有屈服,國際油價還馬上出現歷史性跌幅,在顏面盡失的窘境下,沙國竟然還加碼,宣布要擴大增產幅度來對俄羅斯加壓。這樣缺乏深思熟慮,一味蠻幹的行為,只會讓油價持續探底,但目前沙國已經不甚理想的財政狀況需要油價一桶在 83 美元左右才能避免財政赤字,因此這種看似有魄力的大膽決策其實只是讓自己傷的更深。

但王儲這次出手影響最大的還不是國內,而是對美國股市的大幅下跌產生推波助瀾的效果,同時也重創了開採成本較高的美國油頁岩公司。王儲可以這樣魯莽行事是因為他有父王的全力支持所以從來不用擔心後果,加上他和川普岳婿兩人的關係也很緊密,但他的暴衝讓川普最重視的股市行情遭到重擊,輕則讓川普開始懷疑是否要無條件支持這樣一個屢屢製造出危機然後又用一個新的危機來為自己上一個大錯解套的莽夫。重則讓川普連任失敗,試想新上任的民主黨總統看著桌上 CIA 厚厚一疊關於王儲在幕後指使殺害記者卡紹吉的證據以及拔除 CIA 在沙國最重要的長期合作夥伴 Muhammed Bin Nayef 親王的前科,可以想像和王儲沒有任何私人友好關係的新總統會如何看待他。

王儲 MBS 的事例可以說是這場風暴的前菜罷了,除了油價崩跌,美國因為疫情而紛紛取消的開學、職業運動比賽和表演等措施也讓金融市場那種相信聯準會能靠低利率來持續拉枱股市的樂觀情緒消失殆盡,更何況正是因為其實聯邦基準利率在 2008 次貸風暴後長期維持低檔,因此現在忽然大難臨頭,根本上能再降息救市的空間已不多。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三月第一周聯準會果斷的超出市場預期降息 0.5 個百分點後依然無法止住股市在本周繼續狂跌。在 3 月 12 日再度面臨三大指數跌勢不止時聯準會宣布要注入 1.5 兆美元資金只把行情短暫拉回不到一小時道瓊就再度往兩千點的跌幅邁進。

但更糟的是,和 2008 年次貸風暴是由金融市場過度投機引起再波及到實體經濟相比,本次風暴除了有對疫情擴散不知道會多嚴重的普遍恐懼外,還有另一個史無前例的新元素──

全球供應鏈在中共各地宣布封城後應聲而斷,

造成從藥品、傢俱、汽車零件和手機等很快都要面臨供給不足的問題,再考慮到各國為了減緩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會陸續推出寬鬆貨幣、減稅、優惠信貸等措施,到時候很可能讓這些缺貨的物品價格大漲,讓經濟陷入非常棘手的停滯性通膨。

這樣的擔憂絕非危言聳聽,《金融時報》針對中共經濟現況做了詳細的專題報導,裡面提到對目前復工狀況下的一些推測,運用人造衛星收集到了夜晚光照數據,中共的 143 個主要工業城市只有將近六成恢復運轉。另外根據能追蹤中共境內 20% 卡車的 GPS 資料顯示,大公司採用的專車貨物運輸已快速恢復正常,但小公司常用的散裝貨車運輸還只是緩緩恢復。但即使對復工程度較佳的公司而言,現在卻面臨一個新的難題,需求已經因為疫情而大幅減少。況且隨著復工程度的提高,再度爆發群聚感染的風險一樣大幅提高,畢竟已經有感染武漢肺炎經治療看似痊癒返家後卻再度復發的例子。

也就是說,身處疫情中央的中共還陷在保命還是保財的兩難之中,然而不管是那一邊出了問題有了新的壞消息,又會馬上打擊全球金融市場,然後波及實體經濟與消費、投資需求,讓整個經濟像是纏在一個死亡螺旋上,只要一直惡化下去,最後也會衝擊到政府的合法性,引發政權轉移,這在沒有民主選舉的威權國家就可能伴隨著大規模的衝突和對抗。為什麼在 90 年代初期看似一片樂觀的全球化進程到今天會走到陷在死亡螺旋的夢靨呢?

簡單的說,問題就在於從過去三十年全球化推進過程中受益最多的中共雖然在社會層面上變的更開放,和全世界融合的程度大增,但在政治經濟上,卻是隨著實力增長反而走倒退的回頭路,變得更加不透明而威權,才會從去年十一月底十二月初一路隱匿疫情到一月底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且從頭到尾拒絕接受美國派出疾病管制局的專家到武漢去追查疫情的源頭。

而西方主要工業國和日、韓等大國只一味看到中共成為世界工廠的好處,選擇放棄要求中共在政治經濟體制上繼續改革,結果就是今天一個個成為和中共緊密相依的雙重受害者:

不但國內疫情在失控邊緣,商界也得不到及時的中共製造產品供應市場。

更可怕的是,中共當下在疫情稍微有受控的跡象又開始大搞厲害了我的國式的政治宣傳,3 月 13 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再度離譜的試圖把疫情的源頭歸咎到美國身上。它能這樣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就和前面提到的沙國王儲的愚行有一樣的根源:他們都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

圖片來源:截自趙立堅推特

因此如果能盡快開發出疫苗,徹底解決這場史無前例的風暴後,下一步就是應該讓當前國際體系中的主要國家聯合起來對中共咎責,逼迫它進行政治經濟的大幅度改革,以防這種在先進國家早已絕跡多時的新型傳染病因為一個威權政體的自私自利,再度禍害全世界,但在這美好的一天到來之前,不知道究竟要付出多少經濟、人命的損失和政權的更替。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