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台灣人!絕不能見了棺材才掉淚!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陳信仲,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幾個月來香港局勢的動盪、北京與港府的暴力和香港市民的受難,無不讓相對安穩的台灣社會怵目驚心。按理說,一年多來台灣輿論對於民主防衛的討論、對於資訊戰的認識與研究、以及香港人流得遍地的鮮血,應該足以讓台灣人警覺,在明年的大選之前作出決斷,並通過相關防堵中國滲透、介入台灣政治領域進而摧毀民主的相關法律。

然而如今已是年底,《反滲透法》仍舊停留在二讀階段,最終能否三讀通過,仍屬未定之天。國民黨黨團以提出《反併吞法》等行為,進行程序上的杯葛,在不分區的立委名單中安插有國安疑慮的人選,在在顯示了儘管明年選舉的局勢應該大致篤定,台灣卻依然沒有脫離險境。

總的來說,台灣社會對於民主防衛與國安的意識,並沒有因為世界局勢與國內情勢的改變而提升,反而深陷「藍綠惡鬥」的話術窠臼之中,進而讓標榜「超越藍綠」實則往中國靠攏的台灣民眾黨藉勢收割。如何釐清當中的思想誤區,有必要從三個層面著手,其一是藍營學者對於民主防衛的抹黑;其二是中國威脅事實的忽視;最後則是預測台灣民主滅亡後的結果。

眾人手持巨型橫幅,上面寫著「追究警暴,捍衛人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圖片來源:中央社

胡亂比擬以混淆視聽

馬英九基金會與長風基金會最近出版了《臺灣與民主的距離》,收錄了數篇文章,意圖將民進黨治下的台灣比擬為民主受到威脅的處境,例如將即將在國會推動的相關民主防衛的法律說成是「動員戡亂時期的鄉愁」等。在電視談話節目中,也有藍營學者力圖主張有投共疑慮的吳斯懷作為,說成是他有「主張統一」的言論自由,指責那些批評吳斯懷的言論,是「指控誰誰誰是希特勒,卻自己做著希特勒的事情」。

一言以蔽之,國民黨為首的知識分子正把台灣目前急需的法律工具以及危機意識說成是「麥卡錫」、「希特勒」與「戒嚴」。

然而,這樣的胡亂比擬,不僅代表了他們對於民主防衛這個德國歷經納粹人道浩劫後的反省一無所知,更有矯飾國民黨以往威權統治的叵測居心。德國之所以在戰後的西德政府擬定了具備民主防衛條款的《基本法》,以此《基本法》解散了德國共產黨與新納粹,就是知道反民主政黨會透過選舉掌權,藉此取消民主。

規範納粹言論也是相同的理念,可以說二戰以前包容一切言論的民主實踐的失敗,促使歐洲對於民主制度的修正,以及對於反民主政黨的堅定圍堵。

筆者一再提醒,每個人都知道限制自由是對民主原則的侵害,卻忽略了以自由作為縱容侵害民主的藉口,同樣也是反民主的。威瑪共和只遵守前者而被納粹趁虛而入,才讓德國人注意到後者同樣重要。

民主防衛的落實是當前台灣鞏固民主的重要議程,中共持續藉由資訊戰、資金挹注介入台灣選舉,也已經凸顯後者的重要性,吳斯懷能當上國民黨篤定當選的不分區名單,就是中共深知台灣輕忽民主防衛的結果,台灣的民主必須進化,我們對於民主的看法也不能只停留在二戰以前,除非我們想要重溫威瑪共和的民主毀滅。

至於將當前台灣的民主防衛比擬為動員戡亂,則忽視了國民黨過去迫害人權的種種劣跡,儘管國民黨政府一再宣稱共匪就在身邊,但相關的法律審判完全不具備人權保障的程序,當今的台灣無論如何不可能回到國民黨過去刑求人犯、屈打成招的狀況,近來涉嫌共諜案的新黨成員人身安全都受到保障,將現今的台灣政府比擬為動員戡亂時期,不是對過去歷史的刻意忽視,就是想藉此拖住台灣急需的自我防衛要求。

借鏡香港、戒慎中國

台灣社會一直不願面對中國對台灣實質造成的威脅,以及持續進行的滲透與資訊戰,或許相對安穩的台灣看不出病灶,但香港正在發生的一切,幾乎都是中國已經進行的滲透、分化與破壞,而且是行之有年的證明。

眾所周知,香港的傳媒除了蘋果,幾乎都是港府與中共的傳聲筒,一開始香港運動尚未激化以前,大致上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運動,透過港警假扮的蒙面黑衣人到處破壞,再由媒體大加醜化運動的形象,以此成為港警升高武力使用的口實,而過激的武力、違反人權保障的逮捕又使得香港的抗爭者不得不用蒙面與武力以求自保,最後演變為武力相向的局面,坐實香港媒體的暴力形象。

當然區議會選舉香港泛民主派的大勝證明了香港人並不相信這樣的宣傳與抹黑,但國民黨的不分區候選人卻相信,多數的中國人和親中人士也堅信不移。這代表了中共對於扭曲事實、進行對自己有利的宣傳、甚至製造動亂影響輿情的作法,一直是維持他們正當性的固有手段,對於台灣,我們沒有理由不認為他們不會如法炮製,近來澳洲媒體報導的共諜案,以及國安單位持續掌握的情資、學者對於資訊戰的研究,也旁證了中國對台灣的威脅。更不用說,中共官方與習近平的講話,無不透露對台灣的野心。主觀動機以及客觀行為皆具,我們真的不必等到慘案發生再來懊悔。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學者吳叡人。芋傳媒資料照

滅亡的代價

中研院研究員吳叡人指出,香港認同在這幾次的抗爭當中進行政治化,這將使得中國同化香港,換言之由一國兩制過度到一制的社會工程更加困難。可是抵抗的後果是殘忍的,因為同化政策的困難,宗主國勢必使用更加粗暴的方式抹除在地居民的記憶與認同,於是我們可以看到港府移送香港人到中國受審的報導,以及開放更多中國居民到香港的政策。同化一定充滿暴力與歧視,這是台灣接受統一、放棄民主以後必然面對的結果。研究者或可藉由歷史上許多民族被同化進而滅亡的知識,來坦然面對台灣即將面對的危機,但生活在人權獲得保障、充分享受自由的台灣公民,能不為之感到無盡的焦慮嗎?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