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同性婚姻上路後,不一樣的觀點

圖片來源:中央社

同性婚姻,到底是彰顯平權的價值?抑或是殲滅家庭傳統?同性婚姻上路之後,會帶來怎樣的生活影響??「婚姻」的定義,會因此改變嗎?  

婚姻作為法律制度,賦予國家無上的權力來承認一個家庭是否存在,也在許多情況下,還能批准一個家庭實際的存續。從字面上來說,這個權力便是允許伴侶相守──一如荷蘭的移民法能決定我與伊莉莎白是否能待在一起;又或者,這個權力決定了一對伴侶的生存條件,例如給予健康照護及退休金給付。婚姻是一種流動的法律制度,型態不斷地變化與再變化。

我在招待會上認識的荷蘭女同志對於婚姻抱持著懷疑,某部分的根本原因是源自於婚姻之於女性的歷史意義。單就二十世紀的美國及一些歐洲國家,婚姻的型態從原本是大舉抹滅女性的獨立自主,到後來才成為一套不分性別、且配偶雙方要對彼此及國家履行權利與責任的制度。然而,那些擔心婚姻會對女性的人生造成衝擊的人也是情有可原,且這種擔憂也揮之不去,特別是那些要結婚又想規避傳統性別角色的人。

圖片來源:中央社

就我個人決定來說,是否選擇步入婚姻,涉及複雜且時而無意識的動機與障礙,兩人間的協商也可能陷入膠著。對於招待會上的某些女同志女性主義者來說──被拒於婚權門外如此之久──這也證明了婚姻原就是一個有缺陷的制度。

那些歷經長期被排拒在家事法保障外的人,也另闢蹊徑為關係建立社會合法性,同時又不需要國家背書。因此,並不是說開放同志結婚,所有的同性伴侶就會蜂擁到市政廳結婚──特別是我遇到的荷蘭女同志──她們不太確定婚姻會帶來什麼樣的利弊得失。

不過,要預測會有多少同性伴侶、哪些同性伴侶會結婚,這並不容易。因為結不結婚這個決定,伴侶之間的看法可能天差地遠──例如瑪蒂娜與她的伴侶。婚姻是根深蒂固的社會與文化制度,其強大的威力無法讓人時時皆大歡喜,也肯定不受掌控。史蒂芬妮父親的激動反應就證明了成婚這件事對許多人來說,意義深遠、價值重大,並不單單是兩個人的事而已。

圖片來源:中央社

婚姻是一段歷程,不論雙方樂意與否,這對伴侶都會進入對方的社交圈,絕不是築起一堵牆把兩人圈在牆內。

諷刺的是,人口統計學者對異性戀的「婚姻解構」(deinstitutionalization of marriage)已習以為常(也就是說,已婚人士原本以婚姻的社會與法律意義為生活依歸,而這些意義皆已式微),男同志與女同志伴侶的經驗卻顯示婚姻具有持續性的關聯與意義。

我到荷蘭是為了研究歐洲的同性婚姻,所以這些所見所聞讓我迅速地了解,在同性婚姻上路的兩三年之後,對於同性伴侶而言,可以結婚這件事對他們有什麼意義。剛到荷蘭時,我不斷努力地理解出現在我日常生活中任何關於同性婚姻的故事、新聞及分析。

圖片來源:中央社

然而最諷刺的是,我到阿姆斯特丹做研究的時候,同性婚姻也降臨到了美國。在二○○三年十一月──我們展開旅程的兩個月後──家鄉傳來美妙的消息:麻薩諸塞州最高法院(Supreme Judicial Court)判決州政府不能用法律阻止同性伴侶結婚;三個月後,舊金山市長蓋文.紐森(Gavin Newsom)開放讓同性伴侶在他治下的城市結婚,直到法院命令禁止了他。二○○四年五月,恰恰在我們返鄉之前,麻州開始舉行同性配偶的婚禮。

本文摘自《侶途:同性婚姻上路後,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一書。

侶途:同性婚姻上路後,這世界發生了什麼?

  • 作者:M.V. Lee Badgett
  • 譯者:黃思瑜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19/12/20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