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2號被告》曼德拉的民主導師:南非版「美麗島事件」法庭紀實絕佳好片

《2 號被告》劇照。 / 圖片來源:VR 體感劇院提供

《2 號被告》不是一部傳統的紀錄片,而是透過 VR 虛擬實境科技,跨時空連結 1964 年南非普里托利亞法院著名的「瑞弗尼亞審判」(Rivonia Trial),以南非人權鬥士華特席蘇魯(Walter Sisulu)珍貴的聲音資料為主題,搭配法庭速寫風格的手繪黑白動畫,呈現檢察官、被告之間尖銳質問和從容應對的審判場面,讓觀眾重回當年充滿肅殺、悲壯氣氛的「叛國罪」審理現場。

曾獲「法國奧斯卡」凱撒獎的天才導演吉爾波特(Gilles Porte),與長期製作南非國父尼爾森曼德拉廣播節目的法籍美裔記者——尼古拉夏普(Nicolas CHAMPEAUX),兩位導演使用一個容易引起觀眾好奇心的片名《2 號被告》,巧妙的替席蘇魯向後代世人說明,他與南非國父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特殊關係。

南非總統曼德拉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Ben_Kerckx

與席蘇魯同為支持「反種族歧視運動」,被控叛國罪的 1 號被告,就是曼德拉,而在被告的排序上,不難想見席蘇魯在南非反種族隔離運動中的重要性。

這一點在片頭開場的曼德拉人聲再次被證明,曼德拉震撼人心的答辯詞:

我這一生都在對抗白人宰制,也在對抗黑人宰制。

我一直很珍惜民主和自由社會的理想,所有人都在此共同和諧生活,機會均等。

這是我希望以其為生活目的,且希望看到實現的理想。

但老天,如果需要,我也準備好為這個理想而死。

曼德拉無懼犧牲的一席話,如同是邀請法庭直接宣判死刑。

影片之外的歷史,曼德拉於判決前的最後陳述,告訴法庭「如果你認為判我死刑就能摧毀解放運動,那你就錯了。我的死將會啟發更多人。

雖然曼德拉、席蘇魯與其他人被判處終生監禁,不過曼德拉沒有說錯,在漫長的抗爭期間,越來越多人受到他的政治宣言啟發,加入支持改革的行列。

仔細觀察片頭,席蘇魯上被告席接受珀西尤塔檢察官訊問以前,旁聽席觀眾們高喊「權力!賦予我們! 」也給予民眾渴望且追求變革的積極暗示。

《2 號被告》劇照。
圖片來源:VR 體感劇院提供

倘若進一步比較南非與台灣,會發現兩國在爭取民主開放的歷史發展史上,都同樣流下斑斑血淚,每個時代都有挑戰既有制度框架的反抗者,正是他們的意志改變了各自土地的命運。

改革者藉由法庭上的抗辯表達政治主張與立場,國家以剝奪生命和自由來威逼就範,也讓人想到 1979 年 12 月 10 日國際人權日美麗島事件後的軍事審判,在面對叛國罪唯一死刑時,形同「遺言」的最後陳述,那是身為「自由人」的吶喊,打從心底對民主價值理想的追求,以及對自己生長土地的熱愛,從未改變。

台灣美麗島事件。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

片中另一個讓人記憶深刻的畫面,是黑色不斷滾動聚集的圓球,檢察官珀西尤塔想凸顯「反種族歧視運動」的失敗,對於非洲民族議會成員在 1960 年僅佔南非總人口 1200 萬中相對少數的 12 萬。

席蘇魯強力回擊 「是的,理由很明顯,沒有一個國家對一個政治運動的脅迫恫嚇像南非一樣嚴重。儘管如此,那並不是說我們無法代表非洲人民的強烈渴望。」至於珀西尤塔嘲諷接著問「您的信心來自哪裡? 」

《2 號被告》劇照。
圖片來源:VR 體感劇院提供

席蘇魯只簡短說出重點「理由是…… 人民的確希望在國家內有投票權。」如此單純想投票作主的心願,何嘗不是過去台灣人民的願望,經過民主前輩們與國民黨獨裁政府的激烈抗爭,才好不容易讓威權體制掃入歷史,放下緊握在手裡的絕對權力。更重要的是,走過民主化以後,也要持續用選票來落實民主、深化民主。

在大時代滾輪下,不同民族之間如何放下仇恨,達到和解共生,也在片裡對話中佔被凸顯。

珀西尤塔認為佔人口多數的黑人將會爭奪主宰的控制權,席蘇魯卻認為「控制權可以由兩個種族透過選舉共同實行」,並絕不重回用膚色決定問題的老路。

事實上,跨過民主化制度的南非,有一項傲人的成就,有別於戰後德國強調「正義審判」咎責形式的轉型正義,南非特有「和解形式」和平優先處理手段,以特赦換取真相,用真相換取和解。

《2 號被告》劇照。
圖片來源:VR 體感劇院提供

這對於才剛開始啟動轉型正義工作的台灣而言是非常好的借鏡,引用南非轉型正義「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召集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圖屠主教名言:「我們不能隨口說說,並說過去的總會過去,因為他們不會過去並持續困擾著我們。真正的和解是代價高昂的寬恕,永遠不會便宜。你不能原諒你不知道的事情。」

慘痛歷史終究會過去,正義卻仍待伸張,從 228 事件、白色恐佈、美麗島事件以來,仍有許多未明的真相,為了解過去威權時代政府所犯下的錯誤,也要避免重蹈覆側,落實轉型正義。

或許台灣也需要一部屬於我們自己歷史的《2 號被告》,才能一步步走向「人權、正義、美麗島」。

後記:

曼德拉、席蘇魯二人在經歷長達 26 年的終身監禁獲釋之後,在擔任非洲民族議會(ANC)主席、副主席職位時,分別於 1993 年 7 月、10 月訪問台灣,由時任總統李登輝接見,隔年 1994 年曼德拉正式成為南非首位黑人總統。

《2 號被告》劇照。
圖片來源:VR 體感劇院提供

而有關平反美麗島事件,李登輝前總統早在 1990 年 5 月 20 日,獲得第一屆國民大會選舉為第8屆總統上任的第一天就簽署對美麗島事件相關受刑人的特赦令。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則在 2019 年公告撤銷刑事有罪判決,名單包含美麗島事件政治受難者黃信介、陳菊、呂秀蓮、林弘宣、姚嘉文、張俊宏、施明德等人。

2019高雄電影節VR競賽金獎鉅獻(11/27-1/13 限時上映):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