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半世紀後小紅衛兵仍盼平等理想實現 但靠民主制度而非強人

《紅色皇帝的孩子們》作者胡曉平。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1957 年出生的胡曉平,生長在中國北京,童年時正處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他的成長過程歷經了當紅衛兵、高中畢業後下鄉務農等,但在六四事件後,33 歲的他到德國唸書,並留下來從事經濟顧問工作。他把這段生活經歷寫成自傳體小說《紅色皇帝的孩子們》,詳細描述了當時中國社會劇烈動盪,也因為自由的空氣促使他反思文化大革命帶來的影響。

對胡曉平而言,他認為毛澤東當時所宣傳的社會公平是正確的,但要實踐必須靠民主體制,而非再次信仰一個強人。因此,資訊公開、獨立思考和獨立司法體系才能讓中國和諧地融入世界。

成長於紅衛兵、共青團、農村插隊 神一般的信仰毛主席

「這個就是我呀!」胡曉平指著書封上的老照片,這群合照的年輕人皆是確有其人,他們一起走過信仰毛澤東,積極參與校內與共產黨活動,他們在當時都是菁英學生,後續也都學有專精,現在都是生活優渥。自傳中胡曉平化身主角「京峽」,故事從京峽上小學開始講起。

雖然一度因為文革批鬥,曾是地主的奶奶倉皇離開北京,媽媽被下放到「五七幹校」,京峽的家庭曾被迫分離,但京峽仍一路認真學習,紅衛兵、共青團、農村插隊都參與了。

當年的紅小兵。
圖片來源:截自每日週報

「在中國我沒辦法寫這本書的。」書中詳細描述不只是個人成長過程的遭遇,也完整補上當時社會發生的事件與重要文件,胡曉平表示,這些資料都是在德國才有辦法從網路上找到,在中國因為仍是資訊封鎖,反而很多史料還是找不到的。

「這是您當時就意識到這麼多的事情其實不太對,還是現在去回顧,才在寫作裡面加進去的呢?」在書中其實陸續有些事件,例如為了批林彪而必須批孔子學說等,讓主角們有大小質疑,但為何隱約察覺有這些矛盾都不影響對毛主席的熱愛呢?胡曉平表示,因為他當時認為「也許是下面的人不好、林彪不好、四人幫不好…」卻從未懷疑過毛澤東與整個共產黨體制。

文化大革命時期紅衛兵的口號,「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圖片來源:1967年《人民画报》。

33歲出國留學 自己查資料才開始質疑共產黨體制

而隨著年齡的增長,小時候不懂事無法理解文革的批鬥、抄家,因接受教育而相信、並親身參與,最後開始有質疑。而「質變」的懷疑,是直到 33 歲出國才開始。

胡曉平回憶起剛到德國的自己,不免有點羞恥,當時他深信達賴喇嘛是一個大壞蛋,因為他曾在學校的安排下,參觀了博物館,看到西藏在達賴的奴役下,竟有人皮做的檯燈等讓人毛骨悚然的物件,他也一直深信列寧是一個偉大人物,而不是德國人口中殘暴的人。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他都這麼與德國人力爭,「這能相信嗎?你為什麼不去查資料呢?」面對這些提醒,他開始願意去自己找相關的資料來查證,也才開始對中國的體制有了質變的懷疑。

當年紅小兵革命樣板戲宣傳圖。
圖片來源:上海《紅小兵》雜誌封面。

而目前也有很多留學、移居海外的「小粉紅」,同樣是在國外享受自由與資訊公開,卻為何熱衷於舉報「不愛國」的人呢?「可是他不去看呀!不去思考阿!」胡曉平認為這是兩者的差別。

胡曉平緩頰說,這些小粉紅出國時大約才 18 歲上下,與他已經是 33 歲了人生的歷練不同,再者,小粉紅從來沒有吃過苦,也就少了反思為何會有這些狀況的機會。

「當年我是願意為了毛主席去死的。」胡曉平坦言,從幼兒園開始不斷接受這樣的教育,毛澤東在他心中是神一般的地位,要將其拉下神壇,便是得全盤否定自己,自然非常困難。

習近平成毛粉新想望、台灣X粉爆發 強人崇拜靠民主制度打破

雖然毛澤東在林彪事件後開始走下神壇,後繼者也不再搞神化、個人崇拜,而逐漸走向以黨政機制運作在治國,但目前習近平又重新取得中國人的崇拜。胡曉平分析,這是因為中國改革開放後,貧富差距拉大,但貧困者卻一再遭到社會排除,這些失意者、底層人,就很嚮往毛澤東當年口中的「均貧富」,一個工人同教授的收入差距不大,因此他們期待再有一個強人來達成,而大力反腐的習近平就成了出口。

反觀台灣,也是從兩蔣時代的崇拜到現在時隔幾十年,仍有「X粉」等存在,胡曉平認為,這是「民主成熟需要時間」,雖然台灣在亞洲是最先也腳步最快走向自由民主的國家之一,但比起西方相對來說仍是短暫。在二戰之後,德國社會也曾經非常崇拜強人政治,直到六八學運之後,才逐漸打破。

「民主制度越成熟,政治崇拜程度就會越低」,胡曉平四次投票給德國總理梅克爾,是因為認為他能幹、聰明、冷靜,足以勝任這個職位,但並不因此崇拜梅克爾。西方社會看待政治人物在政壇上的工作,也就是一個職位,但民主發展上不健全的國家,就可能崇拜政治人物。民主風氣的培養需要時間,例如在家庭生活中,是由父親主導一切決定,或是家庭之間可以爭論、可以有自己的觀點,成員之間平等。

《紅色皇帝的孩子們》作者胡曉平。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中國人特愛造假、思想扭曲? 法令不健全誘社會風氣傾斜

在書中,讓人不禁寒顫的部分是,在國小學童之間,就得因為追求「政治表現」而開始有造假跟陷害的行為,而面對黨機器忽然下令要檢討批判誰,大家也學會了要「反話正看」、「歪理正解」人民日報,並在發言都要先設法揣測上意等,至今中國也有不少外界來看是造假、扭曲的行為與價值觀。

胡曉平表示,人們都還是有追求真理的慾望,當年他們設法在人民日報的字裡行間設法找出,但遺憾不太容易真的找到,而目前中國的資訊遭到控制,雖然仍是也不少人在努力尋求真相,卻也還是困難。

而造假、詐騙等行為,其實不只是中國,全世界即便是德國也是不時發生,但胡曉平指出,問題出現在法律是否健全及司法獨立。在德國,藉著法律的保護,追討應有的利益與尊嚴相對容易一些。而司法不獨立的地方就難以保障好人,因此壞人橫行的狀況會增多。「說真話沒有好處、做壞事得利。」這樣的傾斜下,人們在保護自己的利益時,即便良心不允許自己欺騙、傷害別人,但也沒有意願說真話了,甚至不願挺身而出救援無辜者。

胡曉平表示,他羨慕台灣人特別有謙讓、友善熱情、樂於助人的精神,但據他瞭解,這也是政府花了幾十年時間逐步改善而來,像是公車的班次密集,民眾就不用爭先恐後上車,而制度與人文也是如此,一步一步發展起來。中國也並非都是壞蛋當道,甚至美國某些媒體描述中國人都是特務是不公正的。

仍求社會公平但理想靠民主制度落實 籲中國反思文革避免二過

「我不否定當年所曾經追求過的社會公平理想」,身為一個紅衛兵,胡曉平至今仍認為當年所追求的社會公平理想是正確的,然而與現代的「毛粉」期待由強人來主導帶領、來強勢拉小貧富差距的想法不同,他認為必須從議會民主制度、健全社會系統及司法獨立來實現這個夢想,這是他長期比較中德兩國的歷史經驗與體制的結論,議會民主體制才是對國家最有幫助的體制。

反之,若中國繼續走向民族、民粹主義,從德國希特勒等世界經驗來看,這將注定失敗,不但對本國沒有好處,更會對世界造成危險。這是想要擁抱民族、民粹思想的中國人應該借鏡的。胡曉平再舉俄羅斯為例,走向民粹主義的俄羅斯,近年經濟快速衰退,不比普丁上任時,俄羅斯年輕人目前已經清醒,不斷挺身反對。

胡曉平更直言中國現在不願多檢討當年文革、五七反右、公私合營、沒收土地等過去,甚至教科書都把文革相關內容給改了。「如果不反思,肯定會來第二回」,胡曉平建議中國年輕人多參與政治,但被問起連遊行都不行的國家,能如何參與政治?胡曉平認為,至少不要為了利益而違心參與、附和明明並不贊同的事情,選擇沉默也是一種表態,他鼓勵也期盼中國年輕人能「獨立思考」、「多看多想」。

紅色皇帝的孩子們 Kinder des roten Kaisers

  • 作者: 胡曉平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10/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