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同婚上路滿月,部落怎麼說?一則來自水鹿部落的觀察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作者為黃炤愷,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我知道我的兒子是同性戀,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不要因為這樣感情不好,爸爸媽媽時間不多了。」一位部落婦女這樣告訴我。

前幾個周末,我與一位部落青年回到他在東部老家水鹿部落(化名),才剛踏進部落,就聽到轉角麵攤前聚集的三、五位年約五十歲上下長輩的對話,他們正在討論著孩子的性傾向。

部落保守教派遇上同性婚姻的價值衝突

去年11月底,公投第十案「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在原鄉地區獲得的同意票遠比不同意票來得多,(link is external)顯示出多數部落族人仍支持民法限定在異性戀婚姻。行政院在今年以公投結果和司法院釋字七四八號為基礎,提出《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於 5 月 17 日三讀通過,同性別之二人得以專法結婚,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

全台各鄉鎮市之公投第十案支持率。圖片來源:素顏台灣:2018年台灣地方大選與公投結果分析

當然,法律上的變動,不會馬上改變人們行之多年的婚姻觀,特別是在以信仰基督宗教為主的原鄉,許多牧者往往是反同婚的支持者,部落的非異性戀者的處境恐怕更嚴峻。有趣的是,在我造訪水鹿部落與族人的互動中,幾個印象深刻的畫面有別於緊張的情勢,促使我意外發現族人面對同性婚姻有不同態度。

比起和誰結婚,孩子的幸福快樂更重要

「什麼時間不多,不要亂說話。」方才對話中坐在隔壁的人插話,「我是說,我活著的時間只是孩子下半輩子的一小部分,趕快殺豬比較重要。」那位婦女趕緊補充。

聽起來,這位婦女已經接受自己孩子的性傾向(也許過去有過爭執與拉扯,但在對話中不得而知),不希望孩子為了和誰結婚而壞了親子關係,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肯認同性婚姻制度,並且滿心期待著舉行部落傳統結婚儀式

離開麵攤後,部落青年告訴我,他好訝異現在部落居然像茶餘飯後話題般,公開談論同性婚姻這件事。相較於同婚專法通過之前,部落的人就算知道哪家的孩子是同志,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下談論,更別說這位婦女以前一直相信自己的兒子終究會交女朋友和異性結婚,在同婚專法通過之後,竟變得接納。

也許,當自己孩子的另一半能取得合法的夫或妻之身分,並獲得法律上的種種保障,促成了為人家長的態度轉變。

來辦一場在部落既公開又保密的同志婚禮吧!

「現在同性戀可以結婚了,我要找我們部落十對同性伴侶,在明年的 10 月 10 日舉辦一場部落婚禮,我當主持人。」在部落早餐店,巧遇時常擔任部落婚禮主持人的哥哥,他正興致勃勃地說他的計畫。

「這天會很有意義,2020 年的 10 月 10 日,很漂亮的數字,一定可以找到很多人來。」並開始一一唱名部落裡的弟弟妹妹,數著誰可能在他的待邀清單上。語畢,他又補了一句:「只是到時候會場要用黑布包起來,不然會有人來丟石頭。」

眾人被這句話逗樂了,紛紛搶著說可能誰的家長會來搶人、誰會帶獵槍來阻婚等等。在水鹿部落,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同性婚姻,但至少青壯年一代較開放也較能接受,且越多人包容能讓部落的非異性戀越能做自己,也願意為自身的認同挺身而出。

同性戀「可以私下登記,不可以公開擺桌」

「我是不會表態的⋯⋯某某某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個是同性戀至少還有一個兒子能結婚…可是我兒子可以去登記,不可以擺桌。」在傍晚烤肉的場合,有位婦女喝了點小酒後站起來大聲地如是說,氛圍頓時有些嚴肅,和白天時討論起同性婚姻的輕鬆又歡樂成為對比。

「男生跟男生不能擺桌哦?」同桌有年輕人再次確認,婦女篤定地回:「當然是不能啊!」顯然,這位婦女面對同婚的態度是「可以私下登記,不可以公開擺桌」,相較於前兩個場景,接受度沒那麼高。

從部落青年的轉述中,這位婦女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只是遲遲不接受,還曾經嚴厲訓斥她的孩子不要和部落裡陰柔的男性玩在一起,不然會變成同性戀,也無數次探問自己的孩子有沒有女朋友、並勸說要和異性結婚。如今能接受孩子同婚登記,也是向前一步。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nancydowd

法律修訂開啟族人接納同性婚姻價值觀的契機

法律定義出一套社會運作的準則,人們循此而生。當新的律法制定,除了是規範,也為社會劃出應要前進的方向。也就是說,立法能將某些價值劃入法律保障的範疇,成為人們追求的目標。因此,接納此社會價值之中的人們,因為有了法律為後盾會更有安全感;而尚未接納的人,有機會在法律的施行之下而改變想法,相反地,當然也有人全盤不接受,想要「通通改回來」。同性婚姻的通過就是最好的例子。然而,我們明白,即便立法之後,爭議和衝突不會在短時間消失,但至少我們得以在法律劃下的「線」上去討論事情,而非揣想與畏懼。

從水鹿部落的幾個對話,即便是酒酣耳熱之際的談話,不難看出現行法律制度納入同性婚姻的這項變動,正鬆動部落族人的家庭與婚姻觀。即便是在高度信仰基督宗教信仰的部落,仍有父母願意接納孩子的性傾向和支持登記,或者有長輩願意主持同志婚禮等,這些來自家庭與社區的支持,使水鹿部落的青年更能自在地做自己。

儘管我在水鹿部落的觀察只是單一的例子,無法推及到所有部落,且可以想見有些部落仍受到基督宗教保守教派的影響,堅守著異性婚姻的堡壘,連要在部落出櫃是難事,更無法接納同性婚姻。

好在,水鹿部落的例子,能讓我們看到部落氛圍的轉變,以及當代法律制度與部落社會文化之間所產生的裂縫。

期盼未來有一天,能從這個裂縫中看到幸福的光束,讓彩虹能在部落裡自在出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