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陳怡秀專欄》東京奧運前哨戰:先從打擊黃牛開始做起!

圖片來源:中央社

2020 年夏季將在日本舉辦的國際盛事「東京奧運」,可說是舉世關注、人人想參與的體育盛宴,不過,要進入會場親眼觀賞,得先經過激烈的入場券爭奪戰。有人在的地方,就有商機,而日本政府為了避免有鑽進灰色地帶的黃牛,《入場券不正當轉賣禁止法》將於 6 月 14 日正式生效。

2020 東京奧運不只周邊商品熱賣中,入場券也勢必超熱門。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日本的表演藝術、娛樂事業與體育活動興盛,選擇多元但人氣活動總是一票難求,盼望能夠進場一瞥心愛偶像或參與熱血體育賽事的心願如此熱切,萬不得已時往往只能轉向購買高價門票。然而,隨著奧運開幕倒數計時,入場券取得的「正當性」,便升格為更國際性的嚴肅課題

2018 年 12 月 8 日,日本參議院通過的《入場券不正當轉賣禁止法》(チケット不正転売禁止法),明定以獲利為目的高價轉售門票、以非法轉賣為目的轉讓門票,將被處以 1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100 萬日圓以下罰款,或兩者並罰。但如果因為個人因素無法出席活動,以「原價」出售門票則不被視為違法,該法將於 2019 年 6 月 14 日正式生效。

2020 年東京奧運第一波的抽票活動於 2019 年 5 月展開,首先開放居住在日本國內的民眾抽選。奧運的 17 天賽事中,總計有 33 項競技、339 場比賽,開放 8 天便湧進了超過 800 萬人次申請,抽選結果會在 6 月 20 日公布,票券會在 2020 年 5 月陸續發送,時機點上,與《入場券不正當轉賣禁止法》的生效無縫接軌。除了抽選之外,預計 2020 年春天,東京都內會設立票券販售點,勢必將出現搶購熱潮。

舉辦日本職棒賽事,也時常作為演唱會場地的東京巨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事實上,為了杜絕不當轉賣,防止黃牛從中得利,這一兩年來各家主辦單位、售票系統可說是花招盡出。以日前筆者到東京巨蛋參加的 Mr. Children 演唱會為例。門票販售分為數次,最先是提供 Fan Club 的付費會員們抽選,之後再由各大售票系統販售。票券並非紙本,而是要憑手機顯示 QRcode 入場,門票於半年前就舉行抽選,QRcode 上會顯示抽選者的姓名與座位,入場前工作人員會一一查驗身份證件,確認是本人才可入場。

Mr. Children於2019年5月在東京巨蛋舉辦演唱會,電子看板秀出這次的視覺海報。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就算是同一組團體或歌手,每一次演唱會的入場方式都不太一樣,2017年時,Mr. Children演唱會是憑紙本票券入場,不過票券上不只寫了座位,還標記上姓名與地址,多少也杜絕了一些不想洩漏真實個資的人高價轉賣。

加入日本歌手、偶像、演員們的 Fan Club,約需支付一年 3,000 日幣至 6,000 日幣不等的會費,透過 Fan Club 抽選門票,一定程度讓真正的粉絲擁有較高的入場機率,然而人氣超高如傑尼斯事務所的偶像團體們,仍有許多以轉賣為目的的人入會。今年時逢出道 20 週年的嵐,目前 Fan Club 便超過 280 萬,具有週年意義的巡迴演唱會便是採取完全會員限定的抽選方式,每個會員僅能抽選一場演唱會,最多只能抽兩張門票,同行者也必須擁有會員身份,並在入場時確定身份。

不過,沒有設立 Fan Club 的歌手,入場方式可不見得簡單。以一曲〈First Love〉唱到家喻戶曉的宇多田光,於 2018 年出道 20 週年之際,進行全國 6 都市、共計 12 公演的巡迴演唱會,曾經一度停止活動的她並未成立 Fan Club,抽選演唱會的方式是必須購買她在 2018 年 6 月時推出的專輯,專輯內會附上一組序號,欲抽選者需到抽票網站登錄會員,經過臉部認證後,才能抽選,每人限抽一組,最多兩張,同行者也必須通過臉部認證機制。過程麻煩到連歌手都在演唱會上,感謝粉絲:「弄得這麼麻煩,謝謝你們還是願意來看我。」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仍有黃牛甘願出借本人證件換取高額轉賣費,而主辦單位則是繼續精進臉部認證系統,或是嚴格施行本人驗證機制,還有些會乾脆把 QRcode 做成動態模式,讓驗票者有更多判斷的標準。其實除了 Fan Club 之外,日本要購買演唱會或舞台劇等表演藝術的門票時,還是可以透過向台灣一樣的各大售票網站,或是前往售票機台搶票,加上日本的偶像事務所往往忽略海外粉絲權益,比如祭出限定日本國內抽選等限制,要完全杜絕高價轉賣,或是做到完全的公平性,實在不容易。然而,面對這項不得不面對的課題,升高法律層次,未來會如何實施,也值得台灣借鏡。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日本想想】東京奧運前哨戰:先從打擊黃牛開始做起!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