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圖片來源:中央社

原文出自 李忠憲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偶然看到台灣鷹爸寫的一篇文章:「男人要是過了 40 還對政治狂熱,就是無能的表現」。我的河道上一大堆批評的聲音,我倒是覺得他講的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每天早上清晨起來跑步,有人問我最困難是什麼?我覺得最困難的不是跑步本身,而是要一邊跑步一邊維持自己原來的生活,你不能因為跑步就丟掉工作,失去了家庭,當然還有親子之間的關係,一切都要跟沒有跑步一模一樣,把跑步換成政治其實也是通的,本來人的能力就各有不同,所以馬斯洛對人的需求才會分成層次不同的生理、安全、社交、尊嚴和自我實現五大需求。

講政治太過抽象,以跑步為例就應該非常清楚,我在元旦的假期 12 月 30 號跑了一場集集馬,跑完之後還是要回到爸爸的角色,要開車帶著女王和放假的小朋友們到處去玩。在一週跑了 103 公里之後在月世界上上下下的漫步,果然跟登陸月球的任務一樣艱難。租了一輛超大的電動腳踏車載著一個接近 40 公斤的小孩,在烏山頭水庫和八田與一園區及南瀛天文館極速飆車,前半段把電力用完,後半段用腳踩踏,才發現跑步用的肌肉和騎腳踏車完全是不同群,累到快要吐。

每天努力跑步的目的及月跑量維持在 300 的意義就在於跑完一場全馬之後,第二天的生活要如同往常一樣不能有所改變。跑步的狂熱是這樣,我想對於政治的熱情也應該是這樣。

台灣鷹爸的書當然不是給我河道上的朋友看的,這些朋友應該是比較能夠耐的住無聊會思考的人,許多是大學生、研究生、公務員、老師、醫生、教授、工程師等等,甚至是成功的企業家。他們馬斯洛的需求不會只停止在生理上,對於社會關心的貢獻的能力及程度當然也不會停止在那樣低的層次。

而且馬斯洛的五大需求不只自我實現,其實都跟政治有關,對於小孩的未來,身為爸爸能夠控制只是一小部分,小孩和爸媽相處的時間絕對比跟社會相處的時間少了太多太多,他要受什麼樣的教育,將來會有什麼樣的工作,甚至以後是哪一國人,都跟政治有密切的關係。

不關心政治其實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把小孩當成是自己的延續,想說自己過得還不錯有不少的資產,只要把它繼承給小孩他就沒有問題。另外一種可能是放大自己的角色,以為自己就是小孩的全部,可以掌控他所有的命運,無論哪一種都不是一個好的教育方式,也不會有好的親子關係,因為爸爸沒有把小孩視為獨立的個體,而且爸爸跟小孩之間有相當多的事情與政治脫離不了關係,光是繼承就是一個重要的政治經濟議題。

這陣子台北立法委員的遞補選舉,有很多政二代的問題,德國聯邦和地方議員有成立一個組織叫做「父母從事政治工作」,這個組織對於家庭政治等等相關的討論和親子的互動有許多的議題,裡面有一個部分就是在探討政二代公平競爭的問題。或許因為這樣,德國的政二代相較於其他的國家真的少了很多。

網路上流行一句話,「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這句話就是政治。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