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政亮專欄》個體價值開始浮現的浪漫——大正少女時代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cegoh

東京大學彌生門旁,是一條清幽的小徑。

竹久夢二美術館與彌生美術館優雅靜謐地矗立在小道上。兩個美術館彼此相鄰相通,有趣的是,竹久夢二在華人世界裡知名度甚高,許多人都是為了一睹風靡一世的「夢二式美人」而來,彌生美術館彷彿只是配角。

個體價值開始浮現的大正浪漫

其實,竹久夢二(一八八四—一九三四)與彌生美術館所紀念的高畠華宵(一八八八—一九六六)是同代人,他們兩人都不是漫畫家,但兩人都以少女為主題繪製書刊封面、小說插畫、廣告海報與明信片等等,他們所塑造的少女形象不但是大正浪漫的寫照,更成為日後少女漫畫的參考模板。

東京大學彌生門旁的竹久夢二、彌生美術館。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兩座美術館是律師鹿野啄見一手打造,因為對竹久夢二與高畠華宵兩人作品的喜愛,一九八四年,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立美術館。竹久夢二美術館紀念竹久夢二理所當然,但彌生美術館與高畠華宵又有何關聯?這是美術館所在的位置舊名為彌生之故。日本私人成立的紀念館別有特色,通常占地不大,但室內展場精緻溫馨介紹資料完整,足見經營之用心。

筆者造訪這兩座美術館約有三次,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二0一二年。時值大正時代一百年,美術館外懸掛著讓人心生嚮往的「大正浪漫百年」字樣的旗幟。大正浪漫是自由的氛圍下所綻放的璀璨。

浪漫並不會自己來,浪漫是時代轉折下的青春物語。

明治前期的時代論題是藉由西化富國強兵,明治政權建立之初,不少年輕菁英參與其中,例如伊藤博文未及三十歲便協助參贊外交機要,明治維新一代年輕人念茲在茲的是日本在黑船的威脅後奮起,掙脫不平等條約追求一國之獨立。然而,歷經甲午戰爭與日俄戰爭的勝利,下一代年輕人的人生議題已從追求一國之獨立移轉為對個體生命的思考。

竹久夢二的人生就是這樣的寫照。

竹久夢二的畫作有著濃郁的文藝氣息。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帶著文藝氣息的「夢二式美人」

竹久夢二,一八八四年秋天出生於岡山的造酒世家,父親強烈反對他走向習畫之路,唯獨母親與姐姐傾向支持。他在十七歲那年隻身來到東京求學,家中經濟原本富裕,但此刻卻已日漸走下坡,必須打工維生,年輕的他曾短暫參與日本正萌發的社會主義運動,真正決定他未來走向的,是畫家藤島武二的一句話,他是西洋畫美術團體白馬會的成員也是竹久夢二為之傾倒的大師。他看了竹久夢二的畫之後,告訴他個人風格已形成,不如照此持續堅持下去。就這樣,竹久夢二與學院之路擦身而過,以不受學院束縛的在野畫家之姿持續前行。

竹久夢二的畫作是大正浪漫的代表,夢二式美人或身著江戶時代的和服、也或者西方臉孔與服飾,同樣纖細憂鬱,無論和洋美人,卻總有著雖近在眼前卻遠如夢境一般的感覺。和服美人看似日本傳統,不過,大正時代快速現代化的腳步,傳統不斷剝落,對城市人來說尤其如鄉愁般的存在。同樣地,西洋美人不但有著濃郁的異國情緒,也像是童話般地存在。

高畠華宵筆下的時髦女性

從秋天走來的竹久夢二,他的憂鬱孤獨,像是大正浪漫時代的風格與縮影。或許因此,不少華語文字作品多將大正浪漫、少女與竹久夢二畫上等號。高畠華宵其實也是大正少女時代的重要推手。

他和竹久夢二年紀相仿,兩人的畫家之路有不少相似之處。高畠華宵自小便對繪畫感興趣,他愛看報刊上的插畫,對彼時剛浮現的女學生形象尤其感興趣,此外,母親是戲迷,高畠華宵也因而對女性服飾與形象瞭若指掌。自小愛畫畫的他,十四歲時更是為了成為畫家從故鄉愛媛到大阪投師,進而進入京都的美術學校。這一步步走來的畫家之路卻因十六歲之際父親的過世生波。

他一度中斷學業,也在中斷期間迷戀京都祇園綺麗的夜晚取了跟隨一輩子的筆名-華宵。父親過世之後,兄長掌管家業,對他看似散漫無生產力的繪畫之路多所阻擋甚至斥責,最終,高畠華宵在沒有家庭經濟奧援下隻身前往東京發展,自此,和老家形同斷絕,這和竹久夢二夢命運相同。

一九一一年二十三歲之際,他以中將湯的廣告插畫一舉成名,和服洋服混搭外加日本髮式的中將姬大受歡迎,這是廣告浮現的年代,報刊一角廣告文案外加插畫成為最新的商品展現方式,不少畫家都把繪製廣告圖案視為重要的副業。報刊廣告威力有多大?翹鬍子仁丹大家皆知,這是森下博一手打造的藥品,一九0五年,當時梅毒盛行,森下博找到醫學博士研發的藥方後,傾全部家產在《大阪朝日新聞》刊登醒目的廣告-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的頭像圖案上寫著大大的「毒滅」二字,結果大獲成功,也在這一年,森下博趁勝追擊,翹鬍子仁丹原本在各大街頭設立廣告看板,現今開始搶占報刊的廣告版面,足見報刊廣告欄在明治末期大正初期開始確立地位。

高畠華宵以中將姬聞名的前兩年,竹久夢二最初的畫集《夢二畫集-春之卷》才剛出版,兩人的起步時間可說是大致相同。竹久夢二像是大正時代的吟遊詩人與畫家,文字與繪畫充滿原創性,他的夢二式美人是抽離現實不食人間煙火的城市童話。與之相較,高畠華宵更像是與消費時代同步的作品,他筆下的女性則是城市消費空間裡的時髦女性,她的女性造型有兩個特點,一是眼睛左右下皆白的三白眼,二是波浪髮型。

就這樣,竹久夢二文藝氣息的夢二式美人與高畠華宵廣告插畫裡的時髦女性,共同構築了大正時期的少女時代。

高畠華宵善於塑造時髦少女形象。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在博物館看見日本動漫】大正少女時代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