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1124台灣同志的「水晶之夜」,為什麼我們不傷心?

芋傳媒資料照片

本文作者為嚴婉玲,原文標題:「這個社會為什麼不傷心?」,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公投過後,整個同溫層瀰漫著一股抓戰犯的氣氛。台派指責同運拖累大選結果,甚至讓國民黨立委站上遊行戰車。民進黨支持者指責民進黨政府改革太過激進,引發民怨才會選成這樣,總之,弄得親痛仇快的,但我卻注意到,有一則新聞出了之後並沒有引起太多討論。

11 月 30 日,尤美女立委在立法院受訪時表示,已有至少九名同志在公投過後自殺身亡,兩名未遂,並有 23 件霸凌通報。有不少媒體報導此事,但後續卻沒有關於此事更進一步的討論。試想,如果今天是一起重大的公安意外或傳染病發生,有九個人因此死亡,難道會沒有任何相關人員負起責任嗎?或者,我們可能都還記得,2015 年高中反課綱運動時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林冠華。

11 月 30 日,尤美女立委在立法院受訪時表示,已有至少九名同志在公投過後自殺身亡,兩名未遂,並有23件霸凌通報。
圖片來源:沃草 Watchout 國會無雙。

我並不是說,所謂引起重視或討論是要媒體緊迫盯人式的去查出是哪九位自殺,而我也完全能理解相關的運動團體在公投後陸續接獲自殺或自殘通報時沒有選擇馬上公布,是為了避免模仿效應。但我總覺得這件事不該就這樣過去,因為性別平等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尊重每個個體的選擇,但公投結果顯然否決了這件事,而這個社會並沒有發現這件事已經開始造成傷害。

選前一天,我曾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希望明晚不要成為台灣的「水晶之夜」。1938 年 11 月 9 日晚間納粹黨員無預警地對猶太人商店及教堂進行大規模的襲擊,那些被砸碎的玻璃散落地上後映著月光,看起來就像閃閃發亮的水晶,於是這個事件被稱為「水晶之夜」多麼美麗的修辭,多麼恐怖的惡行。這次攻擊被視為是德國政府公然放任納粹分子壓迫猶太人的開始,許多國家因此選擇與德國斷交,但也無法阻止這個政權一步步走向殘暴與滅亡。

1938 年 11 月 9 日晚間納粹黨員無預警地對猶太人商店及教堂進行大規模的襲擊,那些被砸碎的玻璃散落地上後映著月光,看起來就像閃閃發亮的水晶,於是這個事件被稱為「水晶之夜」。圖片來源:Bundesarchiv, Bild 146-1970-083-42 via 維基共享資源 (CC BY-SA 3.0 de)

隔夜,選舉結果出爐後,路上沒有人滋事,街頭平靜,但許多人的心碎了。據同志圈內的朋友說,當天夜裡就有超過三件自殺的消息傳出,自殘的也有,未獲通報就默默死去或懷抱著傷痕至今的黑數也必然存在著。許多同志在投票前公開出櫃,他們想的是,如果有更多同志現身,讓社會大眾意識到原來身邊就有這些人存在,而且就是朋友、同事、鄰居、甚至親人,原本反對的人也許會因此改變想法。

這樣的浪潮真的在選前捲起來了,許多過去因害怕傷害而未出櫃的同志,在相信他人可能願意善意回應真實的自我的天真想像下,未及多想就宣布了,然而考驗才從出櫃剛開始,尤其選舉過後迎接出櫃者的是不但不希望你們結婚,還甚至是要求在性別教育中刪除同志教育的大環境。說 2018 年 11 月 24 日是台灣同志的水晶之夜,並不為過。

有朋友樂觀的覺得,也許就像脫歐公投一樣,很多人投完才發現原來自己投錯了,下次還有機會投回來,但我悲觀地認為,

這件事不像反核食公投,不會對大的政治情勢產生明顯而劇烈的變化,而反同者所經常訴求的甚至是恐懼的動員,這就更難用理性分析來讓這些人改變立場。

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反同方覺得它們錯了,甚至還覺得這就是七百萬人認可的公理與正義,這也正是人權議題不應該拿來公投的原因。

前幾天一個聚餐的飯局上聊到這些事,有朋友提及幸好網路上流傳著一份性別友善的精神科醫師名單,至少受傷的同志還可以按圖索驥去門診尋求協助,這樣的表態確實是一種「相挺」,但也有同桌者提出疑慮說不知道這份名單會不會有「自以為性別友善」的精神科醫生或甚至只是為了衝門診診量的醫師?聽到這些問句,整桌安靜了一下,我們都知道公布名單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但如果真有這樣的情況而使上門求助的同志受到二次傷害怎麼辦? 但在座者,也提不出更好的解決方法。

至於前面所述的,對於九名或更多生命的消逝,這個社會表現出的默然,同桌也從事助人工作的朋友說,這是集體逃避面對傷痛的結果。即使知道了,也不想認真去思考這是怎麼回事,害怕自己不能承受。聽到這裡,我才認真覺得悲哀起來。在歲末不斷傳來名人死訊的此刻誰死是重如泰山?誰死是輕如鴻毛?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