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支持婚平4】曾辦同志婚宴 呂欣潔:愛是快樂的事,不要阻止它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圖片來源:呂欣潔提供

在台灣,支持婚姻平權、投入同志運動,並非一件簡單的事情。同志平權運動者祁家威,奮鬥三十多年,才在去年 5 月 24 日取得大法官第 748 號釋字:「民法違憲,同性可結婚」的結論。
還有更多的「祁家威們」在社會的各個角落努力著,是什麼樣的生命經歷與契機,讓這些同志運動者走上街頭爭取權益?面對反對的聲音,他們曾遭遇哪些挫折,又是如何克服困難?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受訪者:呂欣潔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女同志

芋傳媒記者林詠青採訪整理

 

Q:何時開始發現自己的性別認同?遇過什麼挫折或誤解嗎?

A:性別認同是個歷程、不是一瞬間的事。

我在高中的時候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喜歡女生;跟同學出櫃,結果同學說:「是不是北一餘毒啊?上大學就會好了啦。」大學考了兩次,第一次念中央,那時候比較確定自己是一個喜歡女生的女生,但也沒有連結到「女同志」的身份;後來重考念台大、加入浪達社和同志諮詢熱線,逐漸有了「同志認同」。

誤解,對同志來說算是一種日常吧,小時候多少會受傷,但現在回頭看,都不覺得算什麼挫折了。有次遇到男生追求,我說我喜歡的是女生,他就說「那我把雞雞夾起來」之類的,當下當然覺得不舒服,但好像不能怪他們,可能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又或者,這其實不只是多元性別教育失敗、而是整個情感教育都失敗所導致的。

呂欣潔和太太陳凌2015年在街頭舉辦流水席婚禮。圖片來源:呂欣潔提供

Q:從什麼時候開始思考要實踐同志婚姻?結婚對妳來說有什麼意義?

A:過去也談過蠻多次戀愛,我就是那種一定要出櫃的人,但有時候遇到對方不能出櫃,有時候是兩人對家庭的想像不太一樣、或是不能接受我忙碌的工作。

我其實不是那種非得結婚的人,甚至辦婚禮的時候也不斷告訴大家:「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結婚喔。」我跟太太也沒有那種一生一世啊、很浪漫的戀愛過程,而是覺得有緣分、夠努力,就可以一直相處下去。幸運的是,雙方家人都願意支持我們、接受我們。遇到可以好好相處、相愛、有共同目標的人不容易啊。

如果不是因為同志運動,我們其實沒必要把婚禮公開成這樣。就是因為沒有權利,才要大聲爭取。

當時婚權在社會上討論非常熱烈,我就想,如果我們是比較幸運、能夠公開的一對,就希望讓更多人看見同志伴侶的模樣,去鼓勵比較年輕、或是無法出櫃的同志朋友。這些附加價值,遠遠大於我和太太兩人之間。

 

Q:親友中有反對同志婚姻的嗎?他們反對的理由是什麼?

A:不會欸,我自己的朋友就不用說了。意外的是,我爸媽的朋友反應也蠻正面的,有時候他們看到我的媒體報導,就會傳訊息跟我爸媽說「欣潔很勇敢」、「你們很辛苦啊」、「這條路不容易」……,都是一種疼惜後輩的感覺。

啊!有啦!我媽的妹妹們都是虔誠的靈恩派,她們也有蒐集愛家公投連署書。

我媽是長女,阿姨們從小就是我媽帶大的,很尊重她。有一次某個阿姨跟我媽見面的時候,送她一條彩虹圍巾說:「大姊,我想妳可能會喜歡這個。」超奇妙的!更妙的是,這位阿姨也曾經送一本要我悔改的書,哈哈哈哈……。

我想,這就是台灣家庭嘛,時間久了就會習慣。長輩不可能去阻止你的人生。就像我妹妹罹患罕病的時候會衝擊,久了、大家就習慣了。這就是家人啊!

過去的婚姻平權遊行集會,凱道聚滿熱情民眾相挺。圖片來源:呂欣潔提供

Q:是什麼讓妳覺得,推動性別平權運動就是妳人生中要做的事?

A:因為我們做的事情很重要。

每天我都會遇到一些小小的事情讓我感動。最感動的是那種、你以為他不能接受同志,卻跑來說:「你們做的事情非常重要。」
前幾天同事去演講,有個媽媽說她兒子因為一些狀況,在教會裡得到支持系統、很受照顧,所以幫忙推動反同公投。為了不讓兒子失望,媽媽儘管不支持、仍然連署了。「但就是因爲兒子狀況特別,所以多少知道『少數』面臨的壓迫和歧視。」「你們做的事情非常重要,請一直做下去。」

還有同志高中生告訴我們,他的爸爸媽媽說:「如果你是同志可以說喔!沒關係的。」這在我小時候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這個社會其實一直在小小的、小小的改變,而那些小小的改變,可以匯集成一股很大的力量。

 

Q:這兩、三年間,反同陣營和同志陣營激烈交鋒、衝突升高,妳認為為什麼會這樣?

A:因為政府對這個議題沒有中心思想、沒有負起足夠責任去教育民眾:「同性伴侶婚姻不會影響異性伴侶婚姻」。而我要強烈提醒當政者:這個選舉承諾不是同志團體要求的,是你們提出來的。

我理解反對方的焦慮來自不了解、害怕跟恐懼。我也相信他們是一群好人、想要讓社會變好的人,只是對污名和未知都太害怕了,以至於用了不好的方式去傳遞錯誤訊息。我們絕對不是要展開對戰,但散布錯誤訊息,這讓我覺得很遺憾。

進兩年加入的同事常說,覺得自己做什麼都沒用。我總告訴他們:整個時間軸要拉長來看,我們努力了十年,台灣其實有很大的改變。

 

Q:同志家庭撫養孩子的現況如何?為什麼訴求同志婚姻一定要直接入民法?

A:很多人可能沒想到,台灣是允許單身收養的國家,雖然可能要耗費數年時間,但只要通過社工單位、政府評估,經過法律層層程序和評鑑,同志也可以收養小孩,這就是社會現況。遑論過去礙於傳統體制被迫和異性結婚生子的同志們,歷經千辛萬苦出櫃後,帶著孩子該怎麼辦?

同志求子之路非常困難,我朋友花了幾百萬做人工受孕,忍受身體的痛苦三、五年才成功,這跟異性戀隨便打一砲、一夜情享受性愉悅就懷孕,哪個對撫養孩子的態度更加慎重?

已經有很多國家報告指出,越穩定的家庭,對孩子越有正面影響。對於有孩子的同志家庭來說,同婚納入民法才能夠保障整個家庭,符合兒童最佳利益。就是因為關心下一代、關心孩子,才希望有一樣的法律保障。

同志熱線耕耘十年,才有今日友善多元性別的環境。圖片來源:呂欣潔提供

Q:愛家公投提出取消國中小學取消同志教育的原因是「不適齡、太複雜」,妳對此有何看法?

A:這就是回到傳統中,覺得孩子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的威權想法。

性平教育爭論重點其實一直不在性平、教材本身,而在於我們想要提供下一代什麼樣的教育?是開放多元、讓孩子自由探索、我們也能夠坦然面對孩子所有問題的教育?還是一種靜止式、威權式的「反正你就學這個、給你唸這個就唸這個,還沒教的不要問,長大你就知道了」這種教育?

正因為我們小時候都是這樣過來的,所以才認同應該把孩子當作在探索世界各種樣貌的狀態,然後以適當的方式去告訴孩子,讓孩子感受到自己什麼都可以問、大人不會拒絕你。

熱線成員到校園演講,對性的議題都是小心翼翼。每一次都會事先跟老師溝通可以講到什麼程度、每一堂課老師都在。我們無法阻擋孩子用各種方式去理解世界,但我們可以用正確的方式讓孩子知道這個世界。

性別光譜絕對不是隨便孩子自己選,而是告訴孩子「身上有有雞雞或是有陰道,這都是天生的!」「世界上有些人出生是母的,但覺得自己比較像男生。」不是反對方所指的,想當男生就當男生、想當女生就當女生那樣輕忽。

「就是因為沒有權利,所以才要大聲爭取」。圖片來源:呂欣潔提供

Q:有什麼話想對下一代幸福聯盟和反對婚姻平權的人們說呢?

A:愛情是一件幸福快樂的事,戀愛、結婚是快樂的事。我們一直希望有更多快樂在社會上發生。請不要被恐懼矇蔽雙眼,仔細去看,人的本質都是相似的。

任何人都渴望愛、渴望被社會接納、渴望得到親朋好友的祝福,這些在人的生命裡是正向的力量,希望你們不要去阻止人們可以過更美好生活的可能。

 

延伸閱讀: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