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追求正義的落實:將艾希曼告上法庭的德國人

圖為德國黑森邦檢察總長弗里茲.鮑爾,由德國演員布卡克萊斯納所飾演。 圖片來源:電影《大審判家》劇照。

拒絕沉默的司法人、電影《大審判家》中的檢察總長,德國轉型正義代表人物!

法蘭克福法院街上的這扇沉重的橡木門未曾發出任何聲響,就在二十七歲的米歇爾・莫爾(Michael Maor)偷偷地打開它並悄悄地潛入黑暗的建築物之際。他們事先為他畫了路線圖。右轉上石階,一路至三樓,那裡有塊開闊的平面,宛如一個由綠色油氈所構成的宏偉的前院。月光照在那上頭。他的目光落在唯一一扇白色的門上,這扇門就彷彿從樓層的其他部分凸起於一個基座上。它的左右兩旁矗立著許多大理石柱,這些石柱在黑暗中看起來不是紅褐色,而是黑色。它們彷彿交代他:你絕對不能誤事。

德國法蘭克福地方法院。
圖片來源:截自 SAVE TAIWAN’s Democracy Frankfurt 臉書

這位以色列的前傘兵所接獲的任務就是:拍攝放在桌子左邊的檔案。那張桌子就在法蘭克福檢察長弗里茲・鮑爾(Fritz Bauer)的辦公室裡。辦公室裡散發著雪茄的氣味,長長的窗簾緊閉著,牆上則掛著現代藝術作品。辦公桌清楚地分成兩邊,左手邊的桌面上放置了一堆文件。「那些書面資料上印有『SS』(納粹親衛隊〔Schutzstaffel〕的簡稱)的符文」,莫爾回憶道,「而且在第一頁上就貼有一個身著制服的男子的照片。」

那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檔案,這位瘋狂且野心勃勃的大屠殺首席組織者,曾經鉅細靡遺地規劃了,如何透過官僚機構殺害數以百萬計的猶太人。在這場深夜行動過了幾週後,一九六〇年五月十一日晚間,以色列的情報機構「摩薩德」(The Mossad)就在這位納粹罪犯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藏身處逮捕了他。在遭到麻醉,與被換上一件以色列航空的制服下,艾希曼被帶上某架客機的頭等艙載往以色列。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刑事審判之一隨之登場,而這也是當時年紀尚輕的以色列社會的一個關鍵時刻。然而,決定性的足跡卻是在法蘭克福。

1961 年於以色列受審時的阿道夫·艾希曼。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一九五七年時,有封開啟這一切發展的信寄到了這裡。這封信是來自一位名叫洛塔・赫曼(Lothar Hermann)的男子;他原是一名出生於德國的猶太人,為了躲避納粹的迫害,流亡到了阿根廷定居。他在信中寫道,他發現,艾希曼現正以假名居住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他之所以發現了艾希曼,其實是因為一樁巧合:他的女兒居然就這麼巧愛上了這個大屠殺劊子手的兒子。在那個時點上,這位被這樁「喜事」搞得驚魂未定的父親幾乎可說是求助無門;當時以色列政府還在為迫切的國防問題忙得不可開交,而美國人則是把懲罰納粹戰犯的責任丟給了德國人,至於在德國的司法界裡,許許多多的法官和檢察官則都擔心自己是否也會淪為遭人審判的對象。唯有在法蘭克福,當時那裡的邦檢察總長才一直在憑著一己之力設法緝拿艾希曼歸案。

這位名為弗里茲・鮑爾的邦檢察總長可算是一個「異數」,也因此,他的聲名才會遠播到阿根廷和以色列。弗里茲・鮑爾是個具有猶太血統的社會民主主義者,他在一九三六年時幸運地逃出納粹的魔掌,直到一九四五年以後才重返德國,而且回歸參雜著最多納粹黨羽的德國公務體系。他特別選擇投身刑事司法部門,決意要為懲罰納粹罪犯而奮戰。而這也就是洛塔・赫曼那個舉報艾希曼的爆炸性信息的收件之處。

圖為德國黑森邦檢察總長弗里茲.鮑爾,由德國演員布卡克萊斯納所飾演。 圖片來源:電影《大審判家》劇照。

正當那位以色列特工剛在弗里茲・鮑爾黑漆漆的辦公室裡,裝好他的攝影器材,他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一跳。「忽然間,我聽到了腳步聲,而且還有光線從門縫裡射了進來。」米歇爾・莫爾趕緊躲到桌子後面,外頭的綠色地毯上顯然有人正用發出吧嗒吧嗒古怪聲響的腳步緩慢接近中。聽起來,彷彿那個人後頭拖了什麼東西在地板上。

莫爾待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直到他確定,在外頭活動的人定是位清潔女工。 「她應該有點草率」,他表示,因為她居然沒有進來打掃邦檢察總長的六十平方米大的辦公室,就這麼拖著奇怪的腳步往他處去了。「算她好運」,莫爾暗示性地表示道,畢竟他當晚的任務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燈光再次熄滅。

被傳給摩薩德的艾希曼文件並非碰巧敞開地放在桌上。這位夜間訪客是弗里茲・鮑爾自己邀請來的。與其說這是一場侵入,毋寧說這是一次秘密的交接;它是如此地秘密,就連與鮑爾關係最親近的法界人士,都無人知曉此事。

本文摘自《大審判家弗里茲・鮑爾:看檢察總長如何翻轉德國的歷史》一書。

大審判家弗里茲・鮑爾:看檢察總長如何翻轉德國的歷史

  • 作者:Ronen Steinke
  • 譯者:王榮輝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出版日期:2020/02/0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