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張開雙手 以「成熟」與「寬恕」活出寬廣深刻人生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sasint

換個角度思考習以為常甚至是厭惡的事物,竟能給心靈帶來最純粹的撫慰!

成熟:一種能力,在許多種脈絡裡同樣徹底地去活

成熟是一種能力,要在許多種脈絡裡同徹澈底地去活,尤其無論悲傷或失落都要勇敢地同時活在過去、現在和未來。成熟的智慧是堅決拒絕從下面三個形塑身分的強大關鍵裡做選擇:過去發生了什麼、現在正發生什麼,以及未來將發生什麼。不成熟展現在做出錯誤的選擇,例如只活在過去,只活在現在,或只活在未來,甚至包括只同時活在三者中的兩者。

成熟不是到了就到了的靜止平臺,不是從智慧安逸的綠洲冷靜觀看生命,而是變動的邊界,處於已發生與正在發生的結果之間,先是想像,然後化為等候的未來。

成熟跟不成熟一樣常叫我們冒險,成熟卻是為了更遠大的想像、更寬廣的地平線,把內在品質充分往外實現,而不是為小利把自己變小,甚至為勝利把自己變小。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Engin_Akyurt

不成熟總在招手,給予虛假的天堂,給予虛假的安全,也許是過去的躲藏處所,或是現在的虛假隔絕,或是未來的虛妄預測。然而成熟也會招手,要我們變得更大,變得更強,變得更靈活,變得更開放,變得更多元,彷彿一場鮮活生動的直覺對話,一邊是我們有幸繼承的故事,另一邊則是赫然將發生的故事──如果我們夠大、夠廣、夠靈活,甚至夠處於當下的話。

寬恕:保有澄明、理智和寬宏,把心變成自己希望的樣子

寬恕是一種難以做到的心痛,耐人尋味的是,其原因在於寬恕不僅拒絕消除原本的傷口,還要靠近傷害的根源。寬恕是靠近傷害的本質,接近赤裸裸的中心,唯一的療法是重新想像我們與傷害之間的關係。

也許我們受傷的那一部分永遠無法寬恕,但奇妙的是,寬恕從來不是出自受傷的那一部分自己。受傷的那一部分自己也許無法忘懷,大概也不必忘懷,就像生理的免疫系統那樣,心理的防禦機制必須記住傷害,以防範未來的攻擊─畢竟需要寬恕的前提就是曾經被傷害。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qimono

特別的是,正是受傷的那一部分自己最終使寬恕成為同理之舉,而不是單純的遺忘。

相較於當初受傷的自己,寬恕是有一個更大的自己,更加成熟,最終開花結果,不只得以擁抱內在受傷的自己,也擁抱當初受傷的記憶,進而理解當初傷害我們的人。

寬恕是一種技能,保有澄明、理智和寬宏,把心變成自己希望的樣子。寬恕是體認到,如果理解能帶來寬恕,而且理解只是時間和心的問題,那麼我們何不一開始就寬恕,不必非得經歷化膿、無力、不願癒合和終至祝福的整個循環。

寬恕是把自己放在世間更大的重力場裡,而不是當初似乎傷害了我們的地方。我們以成熟的眼光重新想像自己,以嶄新的身分重新想像過往,超越當初傷害我們的情境,踏進更寬廣的情境。在人生末尾,幾乎所有人最大的願望就是得到寬恕。我們要是不願等下去,現在就寬恕別人,便從此展開一段長長的路程,變得夠強大、夠有能力、夠寬宏大量的人,使自己在最終盡頭獲得寬恕。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JanBaby

本文摘自《撫慰人心的52個關鍵詞》一書。

撫慰人心的52個關鍵詞

  • 作者: David Whyte
  • 譯者:林力敏
  • 出版社:采實文化
  • 出版日期:2019/12/0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