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西班牙人眼中的「神鷹之都」──秘魯阿亞庫喬

阿亞庫喬。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阿亞庫喬四季分明氣候宜人,濃濃的歷史古城,建築仍保持西班牙殖民時期風格。觀光客不多,步行可繞整個城市。

阿亞庫喬位於秘魯東南部內陸高原,因位處秘魯的中央山脈地區,有肥沃的山谷而成為秘魯的穀倉之一,主要生產玉米、小麥。白天日照強但夜晚寒冷,年均溫是攝氏15 度。1540 年由西班牙人建城,舊名是「瓦曼加」(神鷹之意),在1824 年獨立戰爭「阿亞庫喬戰役」後更名為阿亞庫喬。

阿亞庫喬距離利馬570 公里、庫斯科580 公里,有機場可以直飛兩地。阿亞庫喬區於1967 年建立了潘帕加萊拉斯國家保護區(Reserva Nacional Pampa Galeras),當地珍貴的野生小駝羊和其它動物就受到政府的保護。

阿亞庫喬。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斷崖石頭山路,鐵膀胱巴士

• 交通:09:00 萬卡約→ 18:00 阿亞庫喬
Sertours Molina E.I.R.L. 巴士,票價S/.25

巴士前往阿亞庫喬的路段,是蜿蜒的驚險山路,一路顛簸的石頭路面讓人心驚膽跳,巴士在石頭和沙石路上左拐右彎的前進,路況不只上下左右晃盪,更可怕的是旁邊是落差高達百公尺以上的山崖,2015 年就有輛從利馬前往阿亞庫喬的巴士翻覆跌落山谷。

老實說,親身搭過這一趟車以後,對於這種事件的發生完全不會感到意外,路況就是這麼差到會出事。但頭都洗了當然就要搭到底,鱷魚隔著窗欣賞窗外的風景,雖然花費了很多時間,但是穿越不同海拔的山路,沿途林相變化豐富,加上山中城鎮的景觀,人和土地如此樸實的面貌,卻是最真實的秘魯生活。彷彿時間未曾走過,還停留在印加帝國繁盛的時代一樣。

安地斯山脈。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路況差就算了,連車上也沒有廁所設備,加上巴士完全沒有停車讓乘客上洗手間,大家一定想問,為何不搭好一點的車前往呢?看倌啊!我以為最高檔的南十字星(Cruz del sur)會有車前往,但是詢問之下只有這班車啊!車上乘客大約有 6 成滿,除了我們兩人之外,其他都是秘魯人。發現沒有廁所以後,我們一路上都不敢喝水,但是其他乘客卻跟上車兜售飲料的小販買汽水、果汁,其中甚至還有60 歲以上的長者,一路上都沒人要求上廁所,太太太讓我驚訝了!

快到阿亞庫喬的時候,因為車子意外爆胎停下來休息,這時候整車的人已經 7 個小時沒上廁所了!所有乘客才趕快下車找空地解放,還排隊輪流方便,原來大家都忍耐很久了。今天沒尿褲子真是奇蹟,只能說這是一班「恐怖路況之鐵膀胱巴士」啊!

原來是因為無知才敢坐這條路線,但山谷風光卻值回票價。

阿亞庫喬。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早晨小鎮周圍山脈的雲霧就不用說,秘魯中部的土地肥沃,孕育穀物豐收的面貌,反映了生活在這裡人民的堅毅。車子穿梭在曼塔羅山谷,沿途景色多變,微雨的氣候非常舒服,很像台灣蘇花公路的單線道,考驗著大型車司機交會車的技術。司機大哥太厲害了,數不完的髮夾彎都是一次通過,鱷魚一路都在讚嘆他的開車技術,處處有驚奇出現。

傍晚 6 點終於抵達阿亞庫喬,入住登記後,兩人就出門瞧瞧。

沉睡的庫斯科

阿亞庫喬被稱為沉睡的庫斯科,規模雖沒有庫斯科的美麗雄偉,但是隱約透露著在地人民對土地的驕傲。

這次在秘魯走過幾座美麗的廣場,鱷魚對阿亞庫喬印象深刻。蘇克雷廣場是處美麗的廣場,廣場中心的騎馬雕像就是蘇克雷將軍,是在阿亞庫喬戰役 100 週年紀念慶典時所建。廣場被充滿歷史感的迴廊包圍,四周的殖民式建築充滿異國情調,這裡雖沒有庫斯科的光榮與優雅,但是充滿活力。老人們坐在椅上休息,嬉笑的年輕人成群穿越,遊行活動穿梭四周,我們在人群中,融入在地慶典的歡愉中,擺脫現實生活的片刻,與在地人同歡。

阿亞庫喬。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阿亞庫喬的日夜具有不同面貌,白天是常民生活面貌,入夜後城市能量提升,一群群年輕人湧現,觀光客穿梭大小街道,熱鬧的氣息瀰漫在老城區各個角落。

昨天的夜巴旅程讓鱷魚身心疲憊,今早睡到自然醒後才開始進行城市探索。選了昨晚的 Via Via 用早餐,這間餐廳位於面向蘇克雷廣場的好位置,我們打算享用早午餐順便畫張廣場。

秘魯果真是慶典之國,每天都有慶祝活動在街頭上演,規模可大可小,內容可精緻可熱鬧,畫畫時看到節慶隊伍經過,音樂喧天熱鬧,心跳跟著節奏規律的跳動,彷彿自己也參與其中。

Via Via 的樓下有販售冰淇淋,昨夜遇見的年輕妹妹說這家最美味,所以鱷魚選了秘魯特產蛋黃果(Lucuma)口味,這口味真是甜蜜,讓人擁有孩子般的好心情。

阿亞庫喬市內的教堂。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穿越馬路走入蘇克雷廣場,廣場內有幾位攝影師用古老的相機拍照。好奇的我們走近去看,被一位爺爺攝影師吸引,於是決定一人拍一張照片留念,結果攝影師用的卻是數位單眼,有點失望不是他身邊那台老相機。等會兒爺爺用機器印製出來,每張照片收費S/.5。現在人手一機的情況下,這種景點立即相片已經不流行了,不過秘魯的智慧手機還不普及,好久沒有拍這樣的相片,倒是挺新鮮的。我拍完就拿出畫具畫著攝影師,爺爺擺出帥氣的姿勢成為最佳模特兒。

聖龕畫屏是阿亞庫喬的特色,房屋造型的聖龕裡面有著各種雕塑,內容以宗教故事為主,又巧妙融合在地生活特色,廣場邊有些攤販,販售櫃就設計成聖龕造型,讓人不注意都不行。

阿亞庫喬。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畫完圖後我們走進市場,又遇到剛剛的遊行隊伍。其實我們搞不懂是什麼慶典,但是他們休息時拉我們一起喝酒,而且要乾杯,讓酒量不好的鱷魚驚嚇不已,只能硬著頭皮喝下半杯。鱷魚很喜歡秘魯人樂天知命的灑脫,開心度過今天、煩惱明天再說的帥氣,跟台灣原住民的率真相似。今日見到遊行,雖然搞不清楚遊行的目的,但是感受歡樂就好。

本文摘自《秘魯,說走就走》一書。

秘魯,說走就走

  • 作者:陳貴芳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11/0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