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香港政府的「讓步」無法扭轉抗爭

圖片來源:Childe Abaddon(授權非商用)

本文作者為葉國豪,原標題無法扭轉抗爭的讓步,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人們喜歡說在政治上一天都嫌長,用來描述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的抗爭(「反送中」),有時幾個小時內都會出現始料未及的變化。

正當人們擔憂特區政府有可能引用缺乏議會制衡與危害公民人權自由與法治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來處理愈演愈烈、尚不知如何結束的抗爭時,9 月 4 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在禮賓府約見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及立法會議員後,隨即於電視演說中宣布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草案。

由於「撤回」是民間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之首,這個遲到兩個多月的政治舉動,確實具有震撼性,也旋即引發各方在時間點、意圖、策略、影響等問題上的揣測與解讀。

香港人集資刊登於台灣媒體的文宣。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首先,特區政府認為此決定將有助於展開對話,使社會再向前行,這確實是一種善意的嘗試,卻並非所謂「重大的讓步」因為眾所皆知目前「反送中」抗爭的焦點早已經集中在管治危機以及警察的暴力濫權,特區政府過去三個月用了許多諸如「壽終正寢」等模糊的字眼包裝修飾以安撫親建制陣營的支持者,事實證明只是一種在政治與問責上不願面對的拖延。

我們也看到建制派的政黨與議員忝不知恥又迫不及待地出來宣稱自己的功勞,這確實是「一國兩制」下香港政治的悲哀與醜態。

其次,林鄭月娥仍然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主流民意與甚至跨政治光譜都支持的訴求,僅表示會全力支持監警會的工作,這表示她仍需要顧及唯一可以依賴的警隊以支撐其政府的運作。事實上眾所皆知,監警會不論在權力來源、工作範圍、人選組成、證據效力等方面均與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所不同,市民對監警會過去的工作表現可以說完全沒有信心,在警察與市民關係緊張的此刻,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勢將激發更多的民怨。

香港中小學和大學 9 月開學,反送中示威者 2 日再次發起以罷課為主的「三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林鄭月娥提出的第三與第四步行動分別是對話與研究,如果我們依據林鄭月娥過往擔任發展局局長與政務司司長的施政,以及在大專院校承接政府關於政治管治與民意調查的經驗,可以完全毫不猶疑的說這將是注定失敗的嘗試。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只要看一看過去政府高官落區探訪民情民意舉行座談會,不但參與場地完全被早已安排好的親建制政黨動員的民眾所占去,在過程中也往往受到示威者包圍、衝擊與中斷,最終往往淪為一場喧鬧而相互指責的公關秀。

所謂專家學者的獨立研究與檢討也只是空話,事實上民意已經非常清楚,研究報告後的政策建議往往受到政府以各種理由推搪與忽視,根本改變不了管治困局,唯一的可能好處與貢獻是向大專院校撥多一些資源,以養活許多缺乏合理生涯保障的學術工作者。

香港人集資刊登於日本媒體的文宣。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林鄭月娥政府的行動確實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正面回應。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表示歡迎正式撤回的決定;德國總理默克爾近日在訪問中國時也公開表示希望和平解決香港的問題,總理李克強更首次表示希望避免香港出現動盪。

然而,這一份「善意」並沒有太大地緩解香港的抗爭局勢,民間首先是將原先的「五大訴求」轉為「四大訴求」,仍表示缺一不可;校園內外的罷課與示威活動不僅廣泛地在各區展開更延伸到中學,其規模與強度更大於 2014 年雨傘運動前後的罷課抗爭;自表示「撤回」後的連續幾個夜晚,仍舊有示威者在包括旺角、坑口、太子、油麻地等地與警方發生對衝突對抗,其間包括開槍(布袋彈)與施放催淚彈等鎮壓的強度沒有絲毫減輕,由於 8 月 31 日在太子站發生警方在地鐵車廂內以過分武力無差別地毆打示威者與市民事件。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聚集旺角警署周邊,抗議 8 月 31 日港鐵太子站的車廂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自然進一步地引發大家對 7 月 21 日元朗白衣人恐怖襲擊事件的憤怒記憶,為進一步的抗爭埋下薪材與火種;包括包圍政府機構、堵塞機場交通、舉行大型示威與遊行的活動將持續展開;最後,值得關注的是關於因為警察暴力而導致市民死亡的謠言,以及駐港解放軍換穿警察服裝、解放軍車輛裝備經海路抵港的消息每天在網路風傳,卻沒有獲得即時而權威的澄清,使得市民對於特區政府的信任更加低落,仇恨更加熾熱。

總結而論,正式宣布「撤回」確實是一種善意,但是目前的讓步遠遠不足以回應市民的訴求,遑論平復市民的憤怒。

現在的香港是當你以為警察會保護市民,但是警察本身就是暴力與不安全的來源,更以選擇性的執法對近在眼前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特區政府透過每一天的警察記者會來掩飾與開脫警察的暴行,有時藉口誇張地令人訕笑,形同侮辱市民智慧;另一方面卻在街頭上繼續對市民與示威者濫捕、濫暴,顯示其管治越來越依賴謊言與暴力。這就是為什麼儘管特區政府宣布「撤回」卻仍然無法扭轉抗爭的情勢。因此,我們仍無法完全排除引用《緊急法》的可能性,甚至有論者陰謀論式地解讀林鄭月娥的退讓,若是如此,則香港的前景將更顯悲觀。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