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央廣》從中國出逃 秋雨教會信徒: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一家 6 口從中國出逃來台 秋雨教會信徒: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去年年底,中國當局強力掃蕩基督教家庭教會,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信徒受到前所未見的壓迫,信徒廖強一家 6 口,7 月 4 日持醫療旅遊簽證逃離中國,最終目的是前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而他們一家,也成為秋雨教會中,首批逃亡台灣的案例;陸委會隨即表示,雖然目前處理中國人民來台申請庇護機制尚未完備,但政府會依據人權普世價值與國際慣例,進行妥善處理。究竟是什麼因素,讓廖強一家決心放棄一切出逃?

籌劃時間倉促 但我們一定要離開中國

孩子說:『(原音)媽媽,這個是什麼?』

媽媽說:『(原音)阿姨的錄音機,你可以對著它說話。來跟阿姨講,你幾歲了?』

孩子說:『(原音)3 歲。』

來自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信徒廖強和妻子、2 個兒子、女兒、女婿一家 6 口,請旅行社代辦到台灣醫療旅遊14 天,7 月 18 日簽證到期,但這次家庭旅遊過後,没有打算回家,21 日,他們在台灣北部的一間教會裡,接受央廣專訪。

一家之主的廖強說,籌劃時間很短,甚至有些倉促,但他一定要離開中國!

秋雨教會信徒廖強。(圖片來源 :詹婉如攝)

廖強說:『(原音)如果我没有領養這個孩子,我也不是很怕的,知道嗎?因為他們(官方)會把孩子爭搶走,說我們的孩子是在「邪教」的家庭裡面長大的,所以,他們就要「救」我孩子嘛!知道不?』

記者問:『(原音)所以,他們要把孩子和你們分離?』

廖強說:『(原音)親生的孩子,他們還知道回來嗎?不是親生的,像我領養的才 3 歲,一拿走就回不來了,你知道嗎?』

1209 大抓捕後 信徒被誘導指控王怡

時間回溯至 2018 年 12 月 9 日晚間,中國當局開始大規模掃蕩成都地下教會,秋雨教會內,上百名信徒遭訊問,牧師王怡同月 14 日被逮捕至今,已超過 7 個月。

王怡曾是人權律師、憲政學者、作家、知名的公共知識分子,更是中國地下教會的關鍵人物,他和妻子蔣蓉被捕後,遭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王怡被關押至今,律師始終無法與他見面,蔣蓉則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6 個月期滿,6 月 10 日獲得保釋;包括王怡在內,秋雨教會尚有長老等 5 人仍被拘禁中。

「1209 大抓捕」行動過後,教徒的日子没有一天好過,被傳喚、問話已是家常便飯,事件最初幾個月,廖強家門前,甚至被擺放了張沙發,24 小時受人監管。

 

「1209 大抓捕」行動過後,廖強家門口,被擺放了張沙發,24 小時受人監管,持續數月。(圖片來源:廖強提供)

廖強說:『(原音)事實上,每次被傳喚的時候,我還是緊張,在路上的時候,他們帶我上車的時候,每個人就把我夾在中間,然後你不知道是什麼事?』

記者問:『(原音)他們都調查些什麼呢?』

廖強說:『(原音)什麼時候信的教?我家裡有什麼人?然後誘導性地問,他說你們教會的領導人是誰?然後我就說我們沒有領導,我們的領導是耶穌!他的意思就是希望我們指出王怡,他想把這個導向政治性的東西,知道嗎?所以,還有很多這樣的人。』

在被監控與拘捕中 仍應喜樂活下去

今年農曆年前,廖強一家原計劃邀請被抓捕的長老家人一起吃頓年夜飯,但消息走漏,廖強的下場是,立即被上手銬,限制自由 24 小時。

廖強說:『(原音)我坐在一個鐵椅子上,然後那個凳子有點高,我睡覺也不能睡,因為我只能這樣趴睡,但就壓住了那個手銬,那手銬就越壓越緊,越來越難受,然後兩個警察就坐在我前面,度日如年,那天,而且,我跟他們說,根本沒有必要了,你都已經調查清楚了,他們就是屬於是那種任意傳喚、任意拘捕,然後任意的跟你施加壓力,我出去的時候,警察警告我,下一次(押)24 小時不夠就 48 小時,48 小時不夠就幾天。』

 

秋雨教會信徒廖強。(圖片來源 : 詹婉如攝)

廖強的女兒、女婿同樣是秋雨教會信徒,他們告訴記者,在成都大街上被攔查的情節,有如警匪片。

廖強的女婿彭然說:『(原音)12 月 16 日,我當天和太太(任瑞婷)在街上走的時候,然後就被那個警察手機定位,我們覺得不對,我們從商場走出來以後,然後就有一個警車轟了一下,開在我們旁邊,然後跟著一個黑車子在前面攔著我們,然後那個先盯我們的那個人從後面就給我們包抄上來,就跟我們看那個電視上那種警匪片一樣的,就抓犯人的那種,因為很搞笑,呵!我們覺得;我說那你們這個好像不太合規矩,我說我可能我要打 110 啊!他說你打吧!就很囂張的那種態度,他就說你打吧!你打市長熱線、打什麼投訴啊…都沒用的。』

彭然說得一派輕鬆,但聽在外人耳裡卻覺得毛骨悚然。

秋雨教會被中國官方認定為「邪教」組織,教徒受到管控,廖強的女兒任瑞婷表示,許多教友,甚至得把手機包上錫箔紙或放在家裡,出門才不會被定位、搜捕。

房東受到警方強力威脅,不敢再把房租給「邪教」成員,彭然因此被迫多次搬家。

彭然說:『(原音)搬家是他們最常用的一種手段,但其實搬家還好,就像王怡牧師說的,就是給我們三個錦囊嘛!對吧?就是隨時搬家、隨時坐牢、隨時殉道。』

廖強女兒任瑞婷說:『(原音)你在中國一定要懷著這樣的心情,你才有辦法喜樂的生活下去。』

心疼殘疾收養兒 不忍強迫骨肉分離

廖強說,許多事情他自己可以忍,但對於孩子可能被官方強行帶走的骨肉分離,他,不能忍。

他說:『(原音)我這個孩子不是健康的,他是殘疾人,因為他在右手臂上有一個很大的一個 10 公分的一個惡性的纖维肉瘤,就是癌症,他的親生父母可能看到生下來就嚇了,然後就把他放在派出所的門口,在河南那裡,那是一個很窮很窮的一個地方,然後,回來過後都用了 2 個多月,他才第一次喊媽媽。現在,孩子經常說,媽媽我好喜歡你啊!呵,他那個的口氣真的好溫柔啊!說媽媽好喜歡你啊……把孩子強走對我來說是特別大的事情,因為已經有教會家庭是面臨這樣的情況,領養 4 個孩子,就把4個孩子都搶走了。』

「1209 大抓捕」過後,中國政府全面查封了秋雨教會的聚會點、辦公室與學校,信徒甚至被迫親子分離,廖強的3歲收養兒雖非親生,但他不能忍受讓孩子再回到育幼院。

23 歲的任瑞婷沉痛的說:『(原音)我們教會此前長期的就在一個被逼迫的環境中,不僅是我們教會而是整個中國家庭教會,都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當然之前只有聽說的時候,啊……你會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當警察真的找到你的時候,你當然又會就給自己鼓鼓氣說,啊!我是個基督徒,我又沒有犯法我怕什麼?但是,後來你發現說,這些人根本也不講法、也不講理,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家,你是沒有辦法,你沒有辦法堅持你的宗教自由這些,那你當然會有一種無力感;就是好像只能承受眼前這一切;但是我們在信仰的這個氛圍內,其實是要好一些,我們是對神有信心,我們覺得,那就把這些當作是神要讓我們承受的,我們就默默承受。』

差異觀察 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台灣牧師講道聲:『(原音)來到神面前禱告……。』

聽著牧師在台上講道,來台18天,廖強一家才終於感受到未曾擁有過的宗教自由,如同一般基督徒,週日早上,2個年幼的兒子上主日學,大人參加主日禮拜,中午與弟兄姐妹共享「愛宴」。

任瑞婷說:『(原音)在大陸的教會裡,我們也像一家人一樣,可是我們到教會的路上,我們總在警戒,特別是走到教會樓下要看,噢!警車來了,或者是警察在上樓,你到教會裡面,噢!警察坐在那個地方,我們剛來台灣這邊的時候,看到台灣教會竟然没有警察,呵……還有一點不習慣,像我讀的神學院或者我弟弟他們的教會內學校,他們小孩都好像很習慣了,就是警察會來看你的學校。』

没有警察看守、牧師宣教內容不需被審查,這是台灣再正常不過的事,但這卻是來自「地下教會」的任瑞婷從未見過的景況。

現在,廖強一家人已向移民署申請將簽證專案延長,並在台灣教會的協助下,有了落腳安身之處。

教會四周無警察看守、牧師宣教內容不需被審查,秋雨教會信徒在台灣感受到完全自由的氛圍。(圖片來源 : 詹婉如攝)

來台備受教會款待 廖強:上帝恩典

廖強說:『(原音)我們基本上在台灣這邊,沒有什麼需要用到錢的地方,住宿還有吃飯都在教會那邊解決,所以我們非常感謝教會,真的是……這恩典是想不到的,白白的恩典,真的,就像我們基督教裡說的白白的恩典,什麼都是上帝來的,我們來台灣這裡什麼都沒有,這裡給我們預備了這麼多。』

台灣牧師說:『(原音)按照聖經說,我覺得接待這些人,就是好好款待需要的弟兄姐妹,都些是聖經給我們的教導,所以來了我們就接待吧!但我們難以想像說,因為台灣對宗教很自由而且很尊重,難以想像中國是這樣的做法。』

蔡英文總統曾於今年 5 月 30 日,出席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舉行的國際宗教自由論壇時表示,台灣是印太區域宗教自由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因此,願意把台灣的經驗分享給全世界,國際社會必須拿出道德勇氣,與宗教受到壓迫的人們站在一起。

2012 年,受洗成為基督徒的陸委會副主委陳明祺 7 月 19 日接受央廣專訪時強調,宗教自由可貴,並呼籲台灣民眾多關注中國宗教迫害。

陳明祺副主委說:『(原音)我想這個集權的統治者,總是很擔心人民,透過各種各樣的集會的方式,即使是宗教的節日,他們都非常有戒心;其實我自己身為教徒,我知道說其實有很多台灣的基督徒在中國做了大量的工作,就我們基督教來說是傳播福音,那麼我覺得,正是那些受迫害的人更需要有福音;那麼我們也希望,台灣能夠關心在中國上面的宗教信仰自由的這個方面的問題,千萬不要去附和中國官方教會。』

若缺公義 人人皆可能成被壓迫的一方

 

廖強女兒 23 歲任瑞婷,在教會擔任司琴。(圖片來源 : 詹婉如攝)

任瑞婷說:『(原音)這首詩歌是二戰時期,一個很厲害的神學家名叫孔霍費爾,也有譯為潘霍華寫的,他當時其實也跟我們差不多,他是在監獄中寫的這首歌,因為那個時候對猶太人宗教的逼迫也是很嚴重,所以我們就在遭受逼迫之後就很喜歡這首歌。』

在教會擔任司琴的任瑞婷,坐在許久未彈的琴前,透過流暢的樂音,宣洩教會查封後被壓仰7個月的情緒。

訪談結束前,廖強出示他的手機畫面跟記者說,在他們一家逃離中國後,秋雨教會的教徒情況更嚴峻了。

任瑞婷說:『(原音)我覺得公義和平安其實是相通的,我知道很多人被洗腦,他會說,唉呀!這是維護穩定嘛!雖然你們沒有這樣做,可是不代表別人就就沒有你們這樣的,那種暴力想法啊!所以為了維護國家的穩定,就不得不這樣啊!錯殺了你們,你們就忍一忍,就為了大家安全,很多人是這樣的想法,但這是洗腦的後果;你沒有公義,你不能維護基本的人權,不能維護人的基本的信仰自由,那你就沒有完全的安全;他們(官方)現在通過的方法是對大多數人洗腦,然後孤立少部分人,然後把那少部分人當做敵人批,讓大多數人覺得,啊!你看我們的敵人被拋出去了,我們就很安全,他們通過這個方法來維持穩定,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每個人都有可能變成少部分人,我以前也不覺得我是這樣的,但現在我就真的覺得我是這樣的。』

面對未來 盼望終有一日回到中國服事

彭然說:『(原音)其實我跟我太太是希望以後,呃……上帝能帶領我們回到中國的話,我們是想回去,在中國服事,所以就看神的帶領。』

受限於法令,台灣,只能成為廖強一家的中繼站,最終,他們期盼的是獲得赴美政治庇護,廖強指出,「美國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創辦人傅希秋牧師告訴他,已經向美國國會遞交擔保他們的信件,希望一切能夠順利。

對於未來,任瑞婷期盼,得到美國政治庇護後,持續在神學院進修,有朝一日能再回到家鄉;他們相信,終有一天,回到上帝希望他們服事的地方。

 

(新聞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