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林修民專欄》美中貿易戰是價值選擇之戰

2018 年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自從 2018 年初美中貿易戰開戰以來,雖然雙方互丟善意有之,但互相放話也都沒有停過,目前自中國進口至美國的 2000 億項目已經達到關稅 10%,在 2019 年 5 月 5 號時更是發表將提高至 25%,另外根據川普的說法,美國不排除另外開徵 3250 億美元項目,雙方談了一年多,究竟是否有和解的可能?

在美國對中國課關稅的同時,除了過去對福建晉華與中興通訊祭出禁售令,美國又向華為提起訴訟,也對加拿大提出了引渡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到美國審判要求,並且要求其盟友不能採購華為的產品,對於英國或是德國放行採用華為作為 5G 基地台選項之一,美國則以不排除停止情報共享作為回應。

許多評論者皆把上述全部當作美中貿易戰內容一部分,但其實細項原因大不相同,因為這會影響最後是否和解的可能,本文認為上述的美中糾紛應該視為兩種戰爭,不能全部一概而論。第一種是單純的貿易戰,或簡稱為純貿易戰。此戰基本上就是貿易金額的不對等,以及對於智慧財產權的保護,這個戰爭要和解比較容易。第二種就是美國國安議題糾紛,這個戰爭的本質是價值體系之戰(價值戰),幾乎無和解的可能。

雖然筆者認為純貿易戰和解的機會遠比第二種高的多,但事實上即使要達成第一種也相當不容易,對於中國而言,中國只想解決貿易赤字,既然川普認為雙方交易的金額嚴重不平等,那中國就多買一些如大豆之類的農產品就解決了。但對於美國而言,中國在智慧財產權(著作、商標、營業秘密等)的結構性改革才是重點,且經過多年在歐巴馬政府交手的經驗,美國要的是執行的落實,這對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仰賴經濟發展的道路有嚴重的衝突,如果達成美國想要的落實結構性保護智慧財產權,將會讓中國的經濟發展停滯

價值體系的戰爭

在第二種價值戰當中,美國不只禁止華為,連生產監視產品的海康威視都在傳言被禁之列,而且也要求美國盟友禁止華為產品。為何稱此為價值戰,而且毫無和解的可能?原因在於這是在於美國與中國的核心的價值觀天差地遠,

中國相信只有國家擴張領土以及強大的領袖,人民才能安居樂業。

而美國主張只有人權法治才會生出幸福快樂的社會

基本上這兩種憲政核心的水火不容,導致延伸的法律及行政措施皆南轅北轍。

由於中國過去的歷史成長環境,堅持現在的體系是無可避免,對於中國而言、維持穩定(維穩)是維持國家安全必要的基石。尤其對於東突厥(新疆)以及圖博(西藏)的許多促進社會安定的措施(例如設立職業訓練所教導東突厥回教民眾說普通話)常常生出許多中國眼中所謂的恐怖份子,導致在中國需要投入大量的維穩經費(據說每年預算已經超過國防支出成為最高項目)。

這些維穩經費在於例如設立天網開發監控設備,建築金盾防止人民接受如六四事件等來自網路的假新聞。其實每個國家都有防恐以及維護社會安定的需要,只是對於中國而言,這是維護政權的核心,其中、AI 和 5G 正是中國設立天網計畫核心中的核心。

AI與美中價值

自從 2012 年多倫多大學教授 Hinton 發展了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開啟了史上第三波的 AI 熱潮,中國當局無疑發現了一塊至寶,故舉全國之力發展 AI,連 Google 前執行長施密特(Schmidt)都認為中國在 AI 發展未來有可能超越美國。北京馬拉松在 2017 年就已經首次啟用人臉辨識系統防止跑者冒名頂替代跑。

有了 AI,中國在維穩措施將如虎添翼,能夠全面監控任何危害社會的言論與行為,例如實施社會評分制度。而中國這些利用 AI 的舉動,在歐美眼中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要說全面監控的社會評分制度,光是儲存人民個資的方法,在歐美眼中就有個資法儲存的問題(如歐盟實施的 GDPR 特別規範個資處理),美中之間的價值觀天差地遠。

5G 與美中價值

而 5G 主要的三塊核心-EMMB、MMTC 以及 URLLC。

  • EMMB 代表高速行動寬頻上網。
  • MMTC 代表大量的穿戴以及物聯網裝置。
  • URLLC 的智慧車用通訊。

由上可知,5G 不僅只是流暢觀看高畫質影片,而是將全面深入至人類所有的生活當中。相較於中國在 3/4G 年代使用的金盾工程,只限於簡訊和影音,只屏蔽掉外界的資訊如 Facebook、Line 等,但光是如此就讓 Netflix 不願自討沒趣去到中國發展。

而到了 5G 年代,新增的車用與大量物聯網通訊,全面將天網計畫發揮的淋漓盡致。

例如以後透過 5G 就可以即時知道是否有恐怖份子可能開車要衝撞政府組織,大量物聯網帶來的金融交易也可以鎖定恐怖份子的金流與消費習慣。美國作家歐威爾在 《1984》 書中寫的老大哥正看著你的情景充分在中國社會中實現出來,雖然這計劃對於犯罪具有絕對根治的效果,但卻是歐美自 13 世紀英國大憲章頒布以來,主張人權至上,實施比例原則限制政府公權力的立憲主義所絕對無法認同的。

由上可知 5G 和 AI 在天網工程的絕對必要性,而作為 5G 與 AI 的必要元件與產品,資通訊產品與其關鍵零組件半導體就成了中國政府全力發展的對象,而目前中國每年進口半導體積體電路比原油金額還要高,這也不難理解為何中國會將之作為 2025 計畫的一部分,因為只有從上游到下游全面掌握才能確整個社會維穩架構萬無一失

另一個美中價值觀絕對差異點則存在企業運作與中國法規。根據中國法令規定,企業都必須設有共產黨支部,包括華為以及台灣鴻海在中國設立的富士康都設有龐大的共產黨支部,又根據中國 2017 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第 14 條明定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上述的舉動在美國看來簡直匪夷所思。

為何價值戰現在才爆發?在 2001 年中國加入 WTO 時,那時半導體資通訊只限於電腦,社群網站還未發芽,言論管控只限傳統媒體,但到了行動世代,手機的普及與社群網站顛覆了人類傳統生活,不只聯絡與傳遞訊息,更改變了如電商消費習慣,又例如東歐所製造的假新聞可以跨過大西洋直接影響美國大選。在 2001 年時,美國可以直接忽略科技產品對於傳統價值社會的影響,但到了 2020 年的現在,科技產品已經全面滲入人類生活,誰掌握了科技產品,就等於掌握生活控制權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在二十國集團漢堡峰會期間舉行雙邊會晤。圖片來源:維基

而科技不可能退出人類生活,而美中雙方對於人類價值處於絕對對立一面,故本文認為美中之間的價值戰是無和解可能,全世界企業與政府都必須體驗到這是一場由科技所打破國界,傳統二元對立價值觀的激戰,唯一有可能和解的只有貿易金額的平衡,也就是上述第一種的純貿易戰能得到和解,雖是較價值戰要容易和解,但其實走來也是困難重重,因為美國要的是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徹底落實。

美中貿易戰至今,有許多評論台灣是受益者,由於美國進口中國製造物品需要加關稅,故導致許多美國買主下單改至他國,或者本來在中國有製造工廠,因為要繼續出口美國而需要更改製造地點。根據經濟部的資料,目前已有許多在中國投資的廠商回台生產,到 2019 年五月初已經達到 2300 億的回台總投資金額。但對於中國與美國有可能達成貿易戰的共識,是否台灣會因此受到影響?

按照高盛證劵分析美中貿易戰和解後,中國最有可能擴大美國的進口的產品的可能性,依序分別石油與礦物、基礎金屬、化學製品、汽車及零件與大豆與蔬菜、塑膠與橡膠以及半導體與其他電子製品等。以台灣的產業特性只有最後一項有相關,是否有可能中國為了達成貿易協定捨棄台灣而進口美國產品?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半導體協會(SIA)的說法,由於對美國企業幫助不大,而允以婉謝,對於美國半導體業者而言,對中國最想達成的協議並非是增加多少採購,而是對中國政府如何保護美國業者的營業秘密、專利等智慧財產權的保護。

而台灣半導體業是否會受到影響?以半導體主要分為 IC 製造、IC 設計以及 IC 封測三大領域細看,美國 IC 製造與 IC 封測都屬於高階且大多屬於整合設計製造(IDM)業,對於中國業者在市場產品定位不太一致,且台灣產值也居世界第一,對台灣影響較小。比較可能受影響的是台灣的 IC 設計業,但台灣 IC 設計業有其活力適應市場之處,可能受影響之業者只有少數幾家。

就本文前言,價值相關的貿易戰無和解可能,故現有回台投資的網通、電腦以及主機板相關廠商幾乎不會受到影響,美國及其盟友無法接受在中國品牌的資通訊產品,因為就連中國製造的他國品牌產品都可能會有疑慮,由於 5G 的發展將納入許多現行台灣網通廠擅長的小型基地台,對於台灣擅長伺服器製造在 5G 也有網路虛擬化(NFV)等角色扮演,如果要在未來可以行銷全球,勢必要對於美國及其盟友對於產地製造的疑問,為了一勞永逸解決顧慮,離開中國為必然的選擇。

歐美對於中國發展半導體的顧慮可從 2017 年 10 月在日本千葉縣舉行的政府間半導體會議看出端倪,所謂政府間半導體會議 (GAMS) 源於國際間半導體產業之對話 論壇,係目前全球有關半導體產業最重要之政府間國際會議。共有 6 個會員,其中美國、歐盟、日本及韓國為創始會員, 我國及中國分別於 1999 年及 2006 年加入。

GAMS 會議每年均由 6 個成員政府針對各國半導體產業協會所組成之世界半導體理事會(WSC) 提出之各項建言逐一研商回應,期望解決半導體產業所遭遇的困難、建立有利產業發展的公平競爭環境,排除不必要的貿易障礙,以進一步促進半導體產業貿易。

在去年的會議當中中國代表主要說明中國 2025 製造緣由、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立場,但由於其僅在簡報中做政策性質說明,引起歐美政府代表表達希望透露更多相關資訊,但中國代表表示由於受其營業秘密保護法以及未授權公開,故無法透漏更多細節。歐美關心中國半導體計畫發展的關心由此可知。

在美中由於核心價值衝突的貿易戰中,台灣在美中貿易戰應本著誠實信用方式應對,畢竟國家品牌養成不易,任何對於想要在美中貿易戰中,投機取巧的方法皆應該避免,例如趁著雙方大打進口課稅當下,進口其中一方產品之後,標示台灣製造再出口至對方國家。世界貿易組織(WTO)對於進口認定採用原產地認定原則,只有經過「實質轉型」,才能認定當下進口產品之國家為實際出口國。

所謂「實質轉型」即原材料經加工或製造之後,所產生的貨品與原材料歸屬的稅則號列不同;又或貨品加工、製造雖未造成稅則號列改變,但附加價值率超過 35%,即符合實質轉型,

換言之,不會因為從別國進口到台灣,只是做些簡單的標示包裝,即可使用台灣為產地名義出口,即使是以任何名號如自經區加工,都不會改變原產地的認定。

經濟部多年來主攻台灣精品館(Taiwan Excellence)計畫就是主要將台灣品牌推廣至國際上,如果任何藉由上述洗產地方法來規避進口國關稅,萬一被美國查獲會被視為關稅詐欺,除了天價罰金,也可能要坐牢,更重要的是會將國人共同經營多年的台灣品牌形象付諸流水。

台灣對於美中貿易戰的本質應該有深刻的認知,即使純貿易戰和解之後,真正導致雙方價值歧異的是價值體系之戰。兩者價值體系水火不容、之所以過去數十年相安無事是因為國際間的交流不頻繁,如今、科技打破了地理、空間的限制,任何人隨時都可以透過科技網路與地球任何一個角落傳達訊息甚至影音動畫,透過社群網站和手機傳遞訊息的茉莉花革命,更讓 20 年的威權政府倒台。

對於價值選擇的判斷,台灣政府乃至業者都必須有所選擇。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標題:美中貿易戰是價值選擇之戰。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