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問專欄》中國人民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瑞典電時台節目中列出的中國地圖。 youtube影片截圖

對於藝人在中國需要對國家認同表態,我不會過於苛責,畢竟這是每一個人在各種條件之下的選擇,也源自於每個人獨特的「中國經驗」。

上禮拜,《新新聞》週刊的訪談中,我有機會分享我過去在中國的見聞,特別是當年在四川進行田野調查採訪的一些經驗,讓我決定從美國回到台灣的故事。

這些年來,我一直覺得更全面認識中國,是一件重要的工作:客觀務實地了解中國體制的優點與缺點。對台灣的年輕人來說,中國不是沒有發展機會,在人才濟濟的中國也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對象、值得結交的朋友。但中國的政治體制,註定讓人在其中特別容易遇到一些意外的狀況和風險。

在台灣所認知的一切,到了中國與外界隔絕的特殊時空中,可能都會不一樣,甚至超越現實。於是,歐陽龍可以變成「台獨份子」;歐陽娜娜可以變成江西人;尊者達賴喇嘛活佛轉世,需要經過共產黨批准;四處蔓延的豬瘟呢?中共封鎖消息,宛如從來沒有發生過。

2012 年時我還在美國念碩士,暑假期間在中國四川鄉間進行數個月的田野調查採訪,訪問農村拆遷案。農村拆遷後蓋漂亮的房舍、土地收歸集體進行工廠或大型農場開發,其實民眾反應有好有壞,不能一概而論。

但當時強烈的感受是,中國的人民,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有一次在一個村落,看到一個約 100 人的訪團,我因為覺得新奇,跟著訪團拍照。訪團一搭上遊覽車離開,我卻被十來位警察團團圍住。他們拿走相機,不斷大聲訓斥,隔了許久後,經過認識的地方人士溝通過後才終於放人。

中國官員不允許一般人隨意攝影。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markusspiske

當時心中很恐懼,衝擊反差也很大。畢竟台灣的官員喜歡曝光,中國的官員卻不能拍照,連公開行程都不願意。後來才知道,是地方層級共產黨組織部的訪團。

幾天後,我就從當地寫電子郵件給爸媽,希望可以回台灣當兵,也沒有多解釋什麼。我從小雙重國籍,本來有考慮念完碩士在美國就業。但是在那個當下,只是很單純希望台灣不需要變成一個政府資訊不透明,連拍照就要被警察包圍訓斥的國家。

於是我在 2013 年回到台灣,在陸軍服完一年兵役退伍,接著在 2015 年宣誓放棄美國籍。

某方面來說,我是經過中國找到了回家的路。這是我的「中國經驗」。不見得比別人深入,但確實影響了我的一生。

時隔沒幾年,中國經歷了更多改變。就連中國國內的學者也形容,經濟和政治上的管制變更多、更不自由。經濟走向「國進民退」,不僅獨厚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發展困難,更看見外資大量撤離。至於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所推行的少數政治改革,包括領導人任期限制、集體領導接班制度等,都已經被習近平取消。中國與國際社會接軌的希望,也逐漸破滅。

2017 年 4 月在新疆洛浦縣再教育營內的被扣押者正在聽宣講。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 作者:牙生

如果說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標榜的是中國走向經濟自由與漸進式的進步,現在的中國卻是在退步走回頭路。大把鈔票運用在內部的高壓管制(新疆集中營、社會信用制度),或是海外大型建設計畫。這對中國自身的經濟發展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我的想法很單純,我無法認同中國政府的體制,更無法接受台灣某些人以錯誤的決策,推動「一國兩制」讓台灣的經濟和政治陷入危險中。

——例如韓國瑜史無前例拜訪香港「中聯辦」這個共產黨用以干預香港政治的「太上皇」機構,不正是向外界傳達,台灣有支持「一國兩制」的聲音?

韓國瑜和中共在港代理人——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握手。
圖片來源:香港中聯辦官網

我也相信民進黨能夠結合所有理念相近的民間力量,守護我們現有的生活方式,繼續維持台灣在經濟上的自由、政治上的自由。

希望以後有機會,和大家多聊聊中國,包括中國的好與壞、美麗與哀愁。

原文出自李問臉書,民進黨公關處副主任兼發言人,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