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生存的台北如何成為觀光的台北?

之前臉書流行著一個,各自發表對各縣市印象的活動。當時我是這樣書寫我印象中的台北(市):「理應是文化首都可是文資一直被毀、作為 concrete jungle 又沒有東京的現代感。」細數各「第一世界」,日本都市最井然有序、韓國也有派頭、新興中東油元城市極盡奢華、美國城市有現代感(除貧民區),而歐洲則維持精美的古典風貌。我想今天的討論也不必僅聚焦在台北一城,而比較會是整個台灣共有的問題。排除第三世界國家,台灣的城市的確是少見的,經濟發達程度高、但市容品質近乎慘不忍睹⋯⋯

淺議我國情報改革(5/5)-最終篇

在前面四篇陸續探討對我國情報體系的組織、人事、徵才及訓練、公眾關係之後,筆者將在本系列的最終篇對於我國情報機關問題的總結並提出個人的改革建議。從組織面來看,我國情報機關在組織上將過多的情治權力跟管理責任集中在國安局,國安局要兼任總統維安工作、對外情報蒐集、反情報跟協調我國情報體系各情報機關的工作,實在力有未逮,也容易讓國安局產生權力肥大化的問題。

出線海峽論壇 國民黨靠王金平拯救?

王金平這個人,可能大多數的人對他的認知是長期擔任立法院長,然而他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即高雄地方派系—白派的重要人物。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國民黨選擇派王金平出線海峽論壇。賦予王如此重大的職務,似乎打算藉由拉攏王金平,以利用王金平在地方的影響力嘗試凝聚地方聲勢,護住幾乎瀕臨崩潰基本盤,保住 2022 還有可以選舉的一線空間。若以此論調來看,似乎國民黨在高雄還有一定地方基礎的只有王金平一個人。

淺議我國情報改革(4/5)-公眾關係篇

在探討我國國家情報體系的徵才及訓練部分之後,本篇將探討我國情報機關的公眾關係以及情報機關在社會大眾所呈現的印象。並評述為何我國情報機關在公眾關係是呈現出這樣的形象,以及這種形象對於我國情報機的影響。

別讓畸形的憲政體制,成為馬英九的提款機

馬英九的九二共識,便是建立在這樣的憲法架構之上。其九二共識便是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為基礎,加上「以中華民國為主體」使得「中華民國」看似可以主導「中國」的話語權,符合現有「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但明眼人都了解,現在國際上承認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亦即台灣目前頭號的敵人。而馬英九等人違背國際現實的論述,剛剛好凸顯出九二共識與我國目前憲政體制的荒謬,也就是我國的憲政體制不只不符合台灣的需求,在國際上也是嚴重脫離現實。

青儲方案真有幫助到學生嗎?

教育部推出的「青儲方案」,試圖為高三生在「直接升學」和「直接就業」間撐出一個空間,立意良善。但面對現實大環境的考驗,學生和家長的質疑,第一線教師承受壓力的反彈,需要更細緻和完整的配套,才能走得長遠,真正幫助到需要的孩子。

國民黨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輸掉比賽

民主選舉的基本精神是「選賢與能」,你要推出一個年輕、在地的女性候選人的基本前提,應該是至少要有治理高雄市的遠見跟能力。但李眉蓁不要說選市長,她有沒有辦法做一個稱職的里長,我都存疑。最後票開出來,李眉蓁連國民黨基本盤的票數都拿不到,原因出在哪裡?

台灣適合怎麼樣的憲政制度?

相信大家對於「內閣制」、「總統制」、「雙首長制」,這幾個詞彙並不陌生,但如果這三種制度在台灣施行,會是怎麼樣的狀態呢? 要有政治體制的改革,制憲就至關重要,才能避免雜亂無章的憲政制度,唯有制訂出一部新的憲法,而不是在原有的憲法修修補補,最後變成四不像的拼裝車憲法,才能讓台灣迎向正常化的國家。

保障中生權益,從「視中國人為外國人」開始

若需要確實的將中國人民視為外國人民,單純的修憲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們需要的是一部真正符合台灣現狀的憲法,真正的把所謂「中國大陸」人民視為外國人,而不是把他們視為「我們管不到的國民」;真正的對外宣告「我們是台灣,不是中國」。不將中國學生確實的視為外國人,最終也將導致中生各方面權益受損,無法與其他外籍生相同,也違反當前台灣現狀;所以,建立新的憲法正是最好的解方,不但確立台灣的獨立地位,也同時保障在台中生的權益。

制憲是國家邁向正常化的重大途徑

目前我們擁有獨立自主權,但是我們需要一部新憲法。為什麼需要制定新憲法?「台灣」與「中華民國」的認同中,是現今台灣社會內部所存在的問題,在這一部以國家目標為統一的中華民國憲法中處處充滿了謬論,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但這部憲法是為了大中國所設計,而非台灣,導致人民混淆。

淺議我國情報改革(1/5)-組織篇

在國人對於國防改革、資訊戰等國家安全之議題的關注日趨升高之際,有一個領域是較少為人所關注與觸碰的,那就是國家情報體系。過去雖然不乏有識者對於我國國家情報體系改革提出建議和評論,不過受限於社會大眾對於我國國家情報體系的陌生,始終未能引發各界的熱烈回響。本文將立基於先前有識者公開發表的見解以及參考外國的經驗,對我國國家情報體系的改革提出個人之看法,希望能拋磚引玉,讓更多先進及對於情報事務有興趣者能積極關注我國國家情報體系的改革。

修憲還是制憲?政治含義截然不同

以民眾來說,兩者在結論性上並無太大的差異,甚至可以說對民眾而言兩者是相似的。然而,兩者在實質的政治意涵上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僅僅是修改憲法,而沒有更動「中華民國憲法」或「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本身,則是沒有否定憲法增修條文中提及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增修本憲法條文⋯⋯」形同默認了本憲法為因應統一之需求設置,隱含了我們未來勢必邁向統一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