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從小確幸到Ikigai,日本人對於人生的新定義

圖片來源:BBC新聞網

想一窺更深的日本,就來?叮咚日本

作者:鄰座的千川同學

疫情的衝擊震盪了你我的生活,許多人開始面臨各種資源短缺,有些人沒了經濟來源,有些人被物價上漲打亂儲蓄步調等等,我們在「防疫神話」的破滅中絕地重生,使得我們更加珍惜身邊的各種的事物,即使細微末節,仍舊難能可貴。

小確幸與台灣人

一想到日本人,腦海裡一定會浮現出這些詞彙:
「嚴謹」、「壓抑」、「禮節」⋯⋯
以及近年被台灣人用爛的「小確幸」。

小確幸一詞源自1996年由村上春樹出版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一書中
其原意是希望讀者在「基於對自己的約束下,找到一些簡單卻值得享受的事」
但在各類媒體的推波助瀾下,這對我個人來說已經成為了一個如同「草莓族」般令我苦笑的詞彙了。

我們把「微小而確定的幸福」推上了對戰現實社會的戰場前線,
替它繫上反抗的紅頭巾,而戰場的另一側是「遠大的憧憬」以及「夢想」。

然後我眼睜睜地看著它戰勝夢想,加冕為王。
人們開始追尋各式各樣的小確幸,泛濫成災。
而這時候的遵循著真正小確幸的日本人,在這個道路上玩出了新的理念:

「Ikigai」

圖片來源:BBC新聞網

 

Ikigai的真諦與小確幸的影響

這個詞並沒有真的正翻譯方式,要我說的話我會叫它:

「生命的價值」;「lki」譯作生命「gai」稱作價值。

這詞遠比小確幸還要早出現,只是經過了時間的醞釀,它終於現世,
於1966年由精神病醫師神谷美惠子的著作《Ikigai-ni-tsuite》內提出,

Ikigai是讓你把日常中的點滴樂趣作為養分,進而讓你能更大步地邁向夢想前進,
可謂是「真・小確幸」的前身。

我們時常讚嘆的日本職人其實都是善用lkigai的能手,
他們汲取了生活中的各種靈感跟點滴,並如揉麵團般把溫度跟營養揉進人生裡。

那,我們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式小確幸的隱憂

當我在社會的聲浪中乘浪而起時,我最常聽到關於小確幸的話語莫過於:

「啊~房價好貴喔反正我也買不起!」
然後你去吃很貴的下午茶,說這是小確幸;

「吼唷!這什麼爛工作我要慰勞自己!」
然後給自己敗了一個名牌皮夾,說這是小確幸;

為什麼我要換工作?換了也買不起房子啊!」
然後換了一間租金更貴一點但卻只稍微寬敞一點的房子,說這是小確幸。

我們羨慕著那些自由的人,無論是財富還是心靈上,
但我們卻把種種理由加註在自己身上,怨房價、怨社會、怨你的湯匙不是金色的。

 

幸福的毒藥?還是人生的解藥?

是什麼讓我們藏在骨子裡堅毅的過唐山精神變成了週末過枕頭山好Chill?
只截取了小確幸的後半部,那前面的「對自己的約束」呢?

當然這也是資本主義下的後遺症,房價就擺在那裡,買得起的人還是買得起。
買不起的還是繼續嘆氣,然後牢牢抓住自己手中的小確幸。

既然暫時無法擁有房子車子的「價值」,那不然找找屬於你自己的吧。
不是說不能擁有小確幸,而是正確的使用它,讓它成為你人生中的養分,

推進著你繼續往人生邁進,而不是將它作為暫時逃避現實的避風港。

圖片來源:BBC新聞網

 

在《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中,村上春樹寫道:「要是少了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燥沙漠而已。」
這裡「沙漠」指的是村上本人的興趣與工作:跑步與寫作。

而村上春樹沒有停下他的手跟腳,他還是繼續跑步、繼續寫作。
自我實踐固然重要,但人生不該只有這些。

但台灣人定義的小確幸卻沒看到自我實踐,這種小確幸真的能成為解藥嗎?
恐怕正相反,這種小確幸本身可能就是種毒藥吧。

 

 

想探究更多日本文化以及吃喝玩樂等各項最風尚的日本潮流,
歡迎前往叮咚日本粉絲專頁,就可以一窺日本最近夯什麼,
不能出國沒關係,叮咚日本陪你雲日本!

叮咚日本:https://www.facebook.com/DingDongJapan

筆者介紹 — 鄰座的千川同學
站在而立之門前駐足不前的男子高校生,行走的二次元百科全書,
曾經在日本短期居住、閉著眼睛在京阪神走跳的中二病患者,
擅長鑽研動漫與輕小說內大家看不到的「私語」,
如果你知道哪裡有好吃的拉麵,請務必告訴我。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