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中國「電荒」背後的經濟困境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benscherjon

中國傳出大規模「電荒」,尤以廣東、浙江、江蘇、湖南等省最為嚴重。這不是中國的第一次大電荒,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這次電荒發生在出口最暢旺的幾個省份,透露中國的經濟發展陷入困境。以下是我的分析。

能源消耗增加

中國的經濟建立在出口成長。伴隨經濟成長的就是工業用電的上升,已佔總發電量的七成。從 2010 之後,中國就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用電量最大的國家。

中國的工業用電比例大幅增加,有外銷與內需兩個原因:

  • 外銷: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建立在幾個高耗能的產業,例如煉鋁與石化。先進國家放棄這些產業,為中國產品創造一個龐大的外銷市場。
  • 內需:長期的貿易順差累積的民間儲蓄,誘發中國的房地產過度開發。房地產業的兩大原料水泥與鋼鐵,都是高耗能的產業。

高能源自主率

能源供給攸關國家存亡,不能受制於人。儘管多年來工業用電持續增加,中共政府還是努力把能源自主率維持在九成以上。

問題是,中國的能源供應不足。為了維持高能源自主率,中共政府仰賴大量的燃煤發電,因為國內的煤炭蘊藏豐富。中國的燃煤佔總發電量的比例,在 2010 年達到最高峰的 76%。

過去十年間,中國的煤炭發電比重居高不下,導致煤炭開採量增加將近四十億噸,佔全球煤炭總生產量的比重,從 11.2% 升高到 18.3%。

能源轉型的衝擊

雖然中國的煤炭蘊藏量高,但多屬高污染的礦種。維持高能源自主率的代價,就是嚴重的空氣污染,而且已到亡國滅種的程度。

為了解決嚴重的空污問題,中共政府試圖降低對煤炭發電的依賴。原本高達 76% 的煤炭發電比重,在 2020 年已下降至 62%。

除了降低煤炭發電比重之外,中共政府也禁止高污染煤炭的開採,改從國外進口低污染煤炭,特別是澳洲生產的高熱值煤炭。十年來,中國的煤炭淨進口量從 0.4 億噸增加到 11 億噸,自主率也從原來的 99% 下降到 82%。

計劃經濟的缺陷

由於工業用電增加、煤炭開採減少、加上抵制澳洲煤炭進口,中國的煤炭價格飆漲。從去年四月到現在,一般煤炭的價格漲幅高達 94.5%,焦煤的漲幅更達 106%。

煤炭價格飆漲表示發電無利可圖。根據廣東一家電廠的估計,燃煤發電的成本大約是每千瓦時人民幣 0.448 元,加上其他營運成本,已高於每千瓦時 0.463 元的電價。

為了維持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中共政府禁止電廠調升電價。在燃煤價格飆漲,但電價不能提高的情況下,電廠選擇停止供電,因為供電愈多、虧損愈嚴重。

除了電價的管制,中共政府也試圖限制電力需求。手法之一就是把許多工廠貼上「低利潤、高能耗」的標籤,作為電廠停止供電的依據。

電荒的連鎖反應

對「低利潤、高耗能」的工廠停止供電,無法解決基本的供需問題,而且有嚴重的副作用。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出口減少與失業增加。

被停止供電的工廠不會坐以待斃,反會自尋生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自備發電機。這一陣子,中國的小型發電機租售市場一片榮景。

工廠自備發電機的結果,就是噪音與污染進入各個社區。由於小型發電機的效能低,中共政府的限電措施,反而提高汽油的消耗,增加對進口能源的依賴。

戰狼外交的惡果

面對中國的電荒,絕大多數的國家都不表同情,沒人伸出援手。許多國家認為這是中國咎由自取。就算沒有落井下石,這些國家頂多是袖手旁觀。

大家還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去年冬天澳洲的運媒船被阻擋在中國外海,不准進港卸貨,原因是澳洲政府的親美外交。為了懲罰澳洲,中共政府把政治黑手伸入煤炭進口。

未料中共的戰狼外交現世報來得這麼快。中共政府回頭要求進口澳洲煤炭時,澳洲礦場可用「卸貨風險」無法預估為由,大幅提高煤炭價格,甚至拒絕出口。

結論

中共政府誓言解決「電荒」的危機,但可用的手段不多,因為背後的結構性問題盤根錯節。

允許高污染煤炭的開採,可解決短期的供給不足,但會讓空污問題再度惡化。

戰狼當道的中共在國際間幾無盟邦。除了向孤立的伊朗進口原油,很難從其他國家獲得穩定的能源供給。

如果電荒持續,接著就是企業的倒閉潮與勞工的失業潮。這兩者都會直接衝擊中共的統治正當性。

中國是能源無法自主的工業大國,竟然拿煤炭進口修理澳洲,這等同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中國面對的電荒困境,短期內不可能消失。因為電荒所引發的經濟困境,極可能敲響中共政權的喪鐘。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原文出自翁達瑞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