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私製面具 佯裝打臉

高虹安。 圖片來源:中央社

美國的政治口水有「稻草人」這一招,也就是理虧的那方打不過對手,只好紮個稻草人當敵人打。因為稻草人不會回手,所以穩贏不輸。

台灣社會則有「打臉」這個名詞。政客互噴政治口水時,都想打對手的臉。問題是,理虧的一方打不到對手的臉,只好私製一個對手的面具,佯裝打臉欺騙不明究理的民眾。

前幾天,媒體報導一則「打臉」新聞,源頭是中國時報:「高虹安指導教授說話了!一句話打臉『翁達瑞』:她是我的博士生」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接著幾天,這則新聞在批踢踢網不斷被轉傳,使用的標題是:「李傑發聲打臉翁達瑞 『她是我的博士生』」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以下是事件的經過:

日前,我寫了一篇有關高虹安的評論,指出她是個「在學時被教授放生、畢業後被教授除名」的博士生。評論的連結附於文末。

這篇評論是根據高虹安提交學校的博士論文,加上指導教授李傑的學術履歷。由於證據確鑿,評論被廣泛轉傳。

我並沒有質疑高虹安的學歷真假。為了避免讀者誤會,我甚至在貼文下方兩度澄清高虹安的學位是真的。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我的評論公開次日,李傑發了一篇聲明,承認高虹安是他的博士生,學位可輕易從校方證實。李傑的聲明沒有回應我的質疑,只用「更新不全的疏失」澄清他沒有把高虹安除名。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意外的是,媒體竟然指控我造謠質疑高虹安的學歷,然後拿李傑的聲明反駁我。李傑聲明中「前博士生高虹安」這句話,就被媒體用來捏造上述那則打臉的假新聞。

我質疑的是高虹安「在學時被放生、畢業後被除名」,對此李傑並沒有反駁。我認定高虹安的博士是真的,媒體卻反控我質疑她的學歷。

簡單講,媒體無從反駁「放生與除名」的質疑,只好紮一個「學歷」的稻草人。換言之,媒體打不到我的臉,就私製我的面具,佯裝打臉給不知內情的民眾看。

這種「私製面具、佯裝打臉」的惡質媒體操作,或許可以一時得逞,但不可能永遠掩蓋真相。

高虹安的博士論文確實有重大的瑕疵。只要高虹安仍在政壇,就會有人拿放大鏡檢視她的論文。說不定有一天,高虹安會被抓出比文法錯誤更嚴重的學術不倫,例如抄襲、剽竊、放水、一魚兩吃等。

李傑的聲明提供素材,讓媒體「私製面具、佯裝打臉」。若高虹安的論文在未來出現更大的瑕疵,甚至博士學位遭到撤銷,這才是對李傑最大的打臉。

原文出自翁達瑞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資料: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