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用「正直」對抗「邪惡」

趙少康資料照。 圖片來源:中央社

高端疫苗開始施打次日,一位接種疫苗的作家猝死。不論原因是否與疫苗有關,這都是當事人的大不幸。深藍媒體人趙少康竟然趁機作亂,在臉書貼文呼籲:「作家死因釐清前,立即停止施打高端!」

從新冠肺炎爆發後,台灣社會就有一群人,對蔡政府的防疫政策無所不反。趙少康消費作家猝死的不幸,批鬥經過嚴格審核的國產疫苗,可說邪惡無極限。

我堅信「邪不勝正」。要對抗趙少康的「邪惡」,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正直」的論述。以下就是我的示範:

因果關係的建立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台灣每天大約有 475 人死亡。在高端疫苗施打次日,一樣有 475 人死亡,當中只有一人施打高端疫苗。

沒有接種高端疫苗的這 474 人,在死亡前一天,可能喝了咖啡、吃了芒果、或洗了冷水澡。儘管如此,不會有人呼籲禁喝咖啡、禁吃芒果、或禁洗冷水澡。

若有韓粉在過世前一天看了趙少康的臉書,依據趙少康的邏輯,我也可以呼籲:「韓粉死因釐清前,立即關閉趙少康的臉書。」

關閉趙少康臉書的呼籲有多荒唐,停止施打高端疫苗的呼籲就有多荒唐。只因為兩件事先後發生,不表示就有因果關係。這是最基本的思考邏輯。

理性的風險評估

施打高端疫苗是否會增加死亡風險,這是個可以客觀評估的題目。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高端疫苗施打首日,共有 167000 人接種,只有一個死亡個案。施打高端疫苗者的死亡率為百萬分之六(1/167000)。

台灣的人口超過 2300 萬。在高端疫苗施打次日,推估有 474 個未接種死亡案例。未施打高端疫苗的死亡率是百萬分之二十一(474/23000000)。

上述的比較顯示,未施打高端疫苗者的死亡率,是施打者的 3.5 倍(21/6)。施打高端疫苗不僅沒有額外風險,死亡率反而更低。

或許接種高端疫苗的人年紀較輕、健康狀況較佳、意識形態較偏綠,因此死亡率較低。上述的比較還是無法精確評估施打疫苗的死亡風險。

我同意這是一個取樣偏差,學術上稱為「自我篩選偏差」(self-selection bias)。要精確衡量施打疫苗的風險,必須使用更科學的研究設計。

科學的研究設計

為排除自我篩選偏差,是否施打疫苗不能任由當事人決定。最科學的研究設計,就是甄選自願受測者,再將他們隨機分成兩組。因為是隨機分組,兩者的健康狀態不應有顯著的差異。

這兩組受測者,實驗組接種真的疫苗,控制組則接種安慰劑(排除心裡效用的影響)。施打之後兩組的死亡率比較,可精確評估疫苗的風險。

上述的研究方法,不就是疫苗上市之前必須經過的臨床實驗嗎?

高端疫苗的二期臨床實驗,約有四千名自願受測者參加。其中約有 3500 人施打兩劑疫苗,另 500 人施打安慰劑。

臨床實驗結果顯示,高端疫苗的免疫反應優越,副作用微小,且沒有致死風險。高端能取得緊急使用核可,就是因為通過嚴格的科學檢驗,不應為了一個原因不明的猝死案例而停用。

趙少康呼籲政府停止施打高端疫苗,絕非基於對生命的尊重。相反的,趙少康拿作家猝死的不幸當工具,邪惡的抹黑保護生命的高端疫苗。

趙少康「邪惡」的呼籲,敵不過我「正直」的論述。如果你也相信「邪不勝正」,請逕自轉傳這篇貼文,不必經過我的同意。

請大家一起努力,阻止趙少康們繼續在台灣妖言惑眾。

圖片來源:取自 翁達瑞 臉書

原文出自翁達瑞臉書,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