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公投毀滅性武器

圖片來源:中央社

公投是比代議政治更加直接的民主,誰可以參與決定?讓所有的人直接參加決策的過程,這樣不是很棒嗎?我們所有人可以藉由公投滿足每個人的夢想,解決人世間所有的問題。

許多人反核但支持藻礁,這兩個問題同時將會出現在公投的投票單子上,選民不必擔心這兩個問題之間彼此是不是獨立,這就是公投的現實狀況。

核四龍門電廠外觀。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到有某些不負責任的說法,論述受到挑戰就自我閃躲,甚至自我欺騙:核四運轉我又不會死,藻礁死了,我也不會死,最多我移民,我是高高在上的環境保護知識份子,願意下凡來拯救你們這些愚笨不知地球珍貴資源的愚蠢人民,知道這樣浪費我多少時間嗎?

大潭藻礁生態豐富,含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反正我又不是執政者,不用考慮這麼周到,掌握某種政治的權力,卻不用付出任何義務和代價,這不是很荒謬和可怕嗎?

複雜的政治問題用什麼樣的體制都有其困難的地方,一方面我們希望有一個萬能的政府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另外一方面我們又害怕這是一個獨裁專制與財團或是外國勢力結合在一起的可怕政權。

基本上很多核心的關鍵如果沒有釐清清楚,最後只會變成一場混亂,導致國家的滅亡。民主統治包括許多必要的互補原則,哲學,政治理論和政治實踐在歐洲已經思考運行了好幾世紀,但依然問題重重。

德國一直避免全國性議題公投的原因,當然和這個國家以前納粹的黑暗歷史有關,本來全國性公投在德國有要逐漸實現的可能,但是英國脫歐公投造成的驚嚇效果,相信德國的政治菁英對此應該非常恐懼害怕,全國性公投的直接民主在德國應該是遙遙無期。

尤其資訊科技革命以後的網紅現象,民粹主義的勢力高漲,特別是在民主的名義下,以及說服和宣傳人們所謂「真正想要的」,巨大的資訊流令人無法消化,一般人根本無所是從,按照自己因為某種原因跟隨的網紅意見,彷彿在直接民主的時代,找到一盞明燈。

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認為民主有三個基本思想。

  1. 民主與啟蒙並存。
  2. 民主不能成為多數人的專制。
  3. 民主實踐需要民主文化和公眾。

民主需要啟蒙、教育和文化,這不是一碗速食麵,

德國人害怕這種全國直接性的民主公投,並不是沒有道理。

上次不曉得在哪裡看到,林義雄反對的核四和支持的公投,最後會不會產生毁滅性的衝突,公投最後重啟核四?

我覺得有可能!

直接民主的可怕就在於,有權力做決定的人卻以為自己沒有責任或義務面對現實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以為不用承擔後果,卻是大家共同承擔後果,這真是一個大規模的毁滅武器!

隱性反骨: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

  • 作者:李忠憲
  • 出版社:先覺
  • 出版日期:2021/01/01

原文出自李忠憲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