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天才東大生的共通點

東京大學安田講堂。 圖片來源:取自 維基共享資源

前一陣子在網路上看明石家秋刀魚主持的東大方程式,一共九集,全部看完之後,突然對於所謂的天才東大生的養成,有一些些領悟,寫點文字紀錄一下,順便跟大家分享。

所謂的天才,大多在他人還沒有意識到學習的重要性之前,就已經將學習內化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天執行,且樂此不疲!

節目中訪談了數百位東大生,挑出數十位特別有意思的邀請上節目,幾乎都會問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如何學習才能考上東大?另一個是興趣或特殊成就?

前者問讀書方法,有趣的讀書方法各種各樣,其中有個人說的很有道理,好像是文科某屆的榜首,她說你們這些人分享的所謂的有效讀書方法,不過是考上之後回想,覺得自己過去做的某件事情應該有幫助所以就視為方法,未必其他人合適。

個別的特殊讀書方法暫且不論,有些讀書方法的確有科學根據(之前我寫過一篇簡短整理可以參考),但是,有一點卻是幾乎每一個天才東大生都在做的,那就是非常小的時候就對學習有興趣,在其他人都還只懂玩的年紀,就做了超出常人的超大量練習,像是去公文式教育(補習班),國小就做完高中程度的數學,幼稚園就開始被雙位數九九乘法,國小四五年級就拿到心算最高段,零歲就對辨認文字符號有興趣⋯⋯。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Mysticsartdesign

說穿了就是不管體制規定,及早開始進行教育。

原本七歲才能上國小,十三歲上國中,十六歲上高中,十九歲上大學⋯⋯這些都只是國家的規定,可能是根據平均人的概念設計出來的制度,個別來說,沒有必要非得遵守,如果自己有興趣,想提早學習制度上給更高年紀者學習的知識,並無不可。

就像老虎伍茲很早就開始打高爾夫,鈴木一朗對自己的訓練要求格外嚴格一樣,某些人就是對知識的攝取有興趣,不會感到厭煩,甚至以解決難題為樂趣。

老虎伍茲。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12019
鈴木一朗。
圖片來源:西雅圖水手隊 Twitter

這裡面有一點特別有趣,那就是基礎的鍛鍊做得非常非常扎實。好比說,我們大多數人只背九九乘法,他們會背更多計算公式,做超大量的基礎練習。

我於是在想,是否這些日後被稱為天才的孩子,剛好在大腦開始剪除無用的神經元連結之前,就以超大量的基礎練習將神經元保留住,也就是說,

這些人因為及早開始記憶資訊建立神經元之間的有效連結,日後砍掉的神經元連結遠比常人少!

神經元數量對於學習與知識累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兩歲的時候神經元連結會達到高峰,之後會進入一段高度刪減期。

對照節目上許多分享自己童年學習過程的案例,不少都是在幼稚園階段就做到了相當於一般人國高中程度的知識累積,想必對神經元串接與強化力道,非同一般!

對自己的特殊興趣引以為傲,且深入鑽研,透徹了解

節目中捧紅的幾位東大生,都有一些怪癖嗜好,像是嘴巴永遠形成一個圈的農學部學生,他的嗜好是吃蟲子,後來更投入研究這一塊,希望找出未來能讓人類更多食用的東西。

其他還有養蟲子、讀歷史,看戲劇,練武術,心算,空中飛人,解謎,研究選舉,算因素分解,矇眼轉魔術方塊,女裝癖,收集原子筆⋯⋯,各種各樣,唯一共通點就是熱衷於學習與嗜好相關的知識,在生活中身體力行,不管其他人怎麼說!?

對自己興趣嗜好的堅持,以及因此而深入研究與實踐的過程,其實跟學習很像,都是從未知到已知,從理論到實踐。

我發現,不少人的嗜好都跟需要大量默記有關,而這又無形中強化了記憶力與思考力。

也就是說,這些天才東大生就連生活中與考試與學校教育無關的興趣嗜好的培養累積,都在進行著大腦認知與記憶等相關能力的強化訓練。

在學時期都非常不社會化,人際連結能力相對較弱且沒有異性緣,並且不太愛打扮!

簡單說,這些天才東大生就是知識/資訊御宅族,將人生階段中培育大腦最精華的歲月,都用在培育大腦,一般人喜歡的人際往來,戀愛或打扮,雖然也很苦惱於不如一般人,但是,大多數人仍然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會貿然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去迎合社會上的價值,直到畢業出社會工作!

第九集採訪了一些已經出社會工作的畢業生,這些已經在工作的人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跟還在學時上節目錄影時的形象,相去甚遠。

剪掉過長而不合宜的頭髮,剃掉鬍子(大多是沒錢加上沒時間管儀容而顯得邋遢),換成商務人士穿著,脫掉學生稚氣之後,多數人看起來都很得體。

所謂的天才東大生,扣除家境良好使其不需要擔心經濟問題可以專心學習的先天條件,從根本來說,是時間分配的差異的長期累積的結果,這些人比其他人更早開始對學習與記憶知識有興趣,比其他人更早開始自己專研未知問題並且發展出自己的觀點論述,比其他人更多時間反覆練習,甚至放棄了一般人在成長過程中覺得更重要的事情(人際關係,容貌裝扮,迎合社會價值),因而有更多時間累積基礎,創造相關領域的成就,自然學習成果遠勝一般人!

上述許多點,說起來不難,難的是自己有興趣之後還願意長年堅持實踐到底,不管外界眼光。我們多數人在成長過程中,都為了迎合社會的通俗價值,配合多數人的意見而扭曲或壓抑自己,這些天才學生卻依然故我,自得其樂。

只能說,凡事都需要付代價,聖經說的,你的心在哪裡財寶也在哪裡!

只是大多數人只看到人家付出代價取得成就之後的結果,因為太過驚訝而稱呼為天才。

其實,這些成果都是主動迎上難題,花費常人難以想像的時間與精力(當然也用了正確方法),大量練習不放棄的結果。

我想這才是我們真正遠不如的地方!

教育最難的就是讓孩子主動,這裡面或許真的有一些未知的奧秘存在,有些孩子熱衷知識學習,有些熱衷體能鍛鍊,有些則是音感很強,原本各有強項,根據強項進行鍛鍊,人人皆能成材。

遺憾的是,現代社會對某些才能給予較高的報酬與社會地位,於是已經成熟世故的大人會強迫孩子開發未必是他們喜歡的能力,縱然或許用對手段還是讓孩子累積出一些成就,卻折損了孩子的心智。

對知識有興趣而社會剛好也認可知識累積的傑出者,這或許是天才東大生們特別幸運的地方!

原文出自 Zen大的敦南新生活,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