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法官判單親母死刑,真是不識人間疾苦嗎?

示意圖。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mohamed_hassan

隋棠批判法官不識人間疾苦,判孩子的母親死刑,不懂為母者的辛苦(原始新聞參見此)。

很多人附和。

說該判死的不判,不該判的卻判。

刑法我不太懂,不過我知道,如果子女因故殺了父母,要求判死刑的聲量應該不會太小。

刑法裡對殺害直系血親的罰責就是比較重,因為那是親人,這是中華民國刑法的制定邏輯。

我也認為單親母親自己帶小孩很辛苦,之前讀過的美國貧窮研究指出一點,女性離婚後還要求取得小孩撫養權者,很容易落入社會底層,因為就業環境對女性不利,生活系統也是不太支援單親母親。

示意圖。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bingngu93

大家可能忘了,法官應該會對犯案者進行心理狀況的評估判定,如果這個母親竟然不是在精神失常狀況下殺害自己的小孩,即便他的生活光景很苦,仍然是很重大的犯罪。

不少帶孩子一起自殺的父母是因為死掉了,沒辦法追究,不代表沒有責任。

如果很苦就能殺親人也不會被判處極刑,以某些鄉民的亂世用重典論,不是也會引發模仿效應嗎?

不也是很糟糕的狀態嗎?

若要認真追究隋棠所說的脈絡,有責任的並不只是為政者主事者有資源者,而是社會的每一個人。

非洲有個俗諺的意思是,小孩得由社會共同扶養。如果母親曾經向社會或鄰里求助卻得不到回應,因而走上絕路,責任是我們每一個人的。

回頭想想,為什麼單親母親帶小孩會比較容易落入中下階層?

不就是因為社會對單親媽媽不太友善嗎?

那麼,某種程度上來說,不就是我們這些或直接或間接拒絕單親媽媽自力自強的社會人造成的嗎?

我們都難辭其咎,而將責任怪到母親身上很沉重,怪到承審法官不識人間疾苦,難道不也是嗎?

再者,母親是都沒有人能相幫,求助無門,還是根本沒有求助,讓自己落入絕境?也會影響判決吧?

法官只是針對已經發生的事情,根據已經存在的規定,進行裁量。

裁量就不會讓所有人都滿意,最後就是各種對裁量者的不滿,而問題仍然持續發生。

我得說,法庭上的人看過的人間疾苦,真的遠比一般人多很多。看了很多並不能都用可憐去處理,有些希望能以可憐來處理,而有些不希望。法官或法律的邏輯跟我們不一樣,法官維護的是國家頒訂的法的秩序,未必是人民的情感。

不過,我其實覺得這個母親精神狀況有問題但也許又不到疾病的程度。某種程度上,這反而是最糟糕的狀況,就是總是用自己以為正確的理由做出了錯誤決策⋯⋯

附帶一說,這些年老夫妻殺了重病另外一半再自殺或自首的也不不少,也很可憐,雖然好像被以不會有再犯的可能性而放過極刑,不過結果卻是模仿的類似案件越來越多,已經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我們又能怎麼辦?高齡化人口長照對很多家庭都是沉重負擔啊!?

示意圖。
圖片來源:Pixabay

這世界上多弱勢的苦,深入去了解後還能撐住且願意協助的人,我覺得真的很了不起。

我沒有意思評論個案,個案有特殊性,法官判決一定會從個案的特殊性進行裁量。我想說的是,社會輿論直接從通則入手譴責對某個案的不滿意,是否真的有去了解個案的特殊性跟背後的原因?還是只用通則去理解,忽視了個案的可能性,還有通則的漏洞?

補充網路上一篇解釋個案狀況的文章。

原文出自 Zen大的敦南新生活,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