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coapman專欄》請民進黨人將心比心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漫長的戒嚴與白色恐怖歲月中,台灣人不論是「黨外人士」或民進黨都曾在國民黨五花八門無所不用其極的選舉舞弊中吃盡了苦頭。沒想到的是,這些已經被台灣人逐漸淡忘的童年噩夢,如今竟然被活生生的搬到美國來上演了。民主黨人以幽靈票、機動票、電腦軟體搞鬼等各種方式手段,在五個搖擺州硬是後來居上,突起翻盤,以不到1%的微小差距「擊敗」了現任總統川普。拜登固然先聲奪人搶著宣布自己勝選,那些對川普不爽的國家領袖像加拿大的總統杜魯道、德國總理梅克爾,紛紛搶著向拜登祝賀,這些都不足為奇。但是,四年來最受川普恩待照顧的台灣民進黨,居然也搶著表態,迫不及待的向拜登叩頭哈腰送飛吻,這就令寇老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長嘆不已。

寇老還要向台灣綠營人士提供一個警告,媒體上流傳的一些說法,說拜登當選後會繼續採取對中共強硬的立場,會繼續支持台灣抵抗中共的進逼。真的是這樣嗎?或許會。但寇老敢肯定的說,這些傳言,至少有一部分是來自民主黨的宣傳,甚至來自中共的「大外宣」。目的無非是要降低川普支持者的焦慮感,希望他們安心接受敗選。無論如何,左派目前當務之急是讓拜登順利上任。

下面是專欄評論家米蘭達迪凡(Miranda Devine)11 月 7 日在紐約郵報發表的一篇評論,寇老翻譯整理,供大家參考評斷。

如果 2020存在欺詐行為,那麼我們必須發掘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2020 年的大選中欺詐行為的證據,遠比「通俄門」的全部證據還多。因此,美國應就川普競選團隊所指控的選舉違規行為進行司法審查。

儘管有許多媒體不斷施放煙幕,但我這樣說絕不算瘋狂。

基本上,選舉結果的關鍵是在將近 1.5 億張選票中的大約 12 萬張。

那是 0.08%,任何人都會認為那是很小的極限。

重新計票已經在安排中。川普競選團隊正在法庭上挑戰數十萬張選票。

五個搖擺州的差距都在 1% 以內,拜登全都領先。

  1. 在喬治亞州,拜登昨晚僅以 10,352 票領先。
  2. 在亞利桑那州,他以 19,438 票的優勢領先。
  3. 在威斯康星州,他領先 20,540
  4. 在賓夕法尼亞州,他領先 43,251。
  5. 在內華達州,他以 31,464 領先。

(按:這就是上面提到的關鍵 12 萬票。)

接受或相信這其中至少有一些錯誤的可能性,無論是人為疏失或實際欺詐行為,都不應被視為奇怪或前所未有的。

選舉舞弊的事在美國並不陌生。最著名的例子是 1960 年,當時芝加哥市長李察.戴利為約翰.甘迺迪操縱選票,包括讓已死者「被投票」,導致 677 名選舉官員被起訴。(按:那是國民黨靠選舉舞弊統治台灣的年代,若說民主黨人至少有60年的舞弊經驗並不誇張。)

由於疫情流行,週二的大選約有 40% 的選票是通過郵寄方式投票的,這是 2016 年的兩倍。

《紐約時報》也曾報導過這樣的一個事實 ─ 郵寄投票最容易受到欺詐。

美國總統選舉,牽動世界局勢走向。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發達國家禁止這種做法的原因。

因此,如您所見,在如此勢均力敵的選舉中嚴肅對待有關違規行為和可疑活動的指控是完全合理的。

一個誠實的媒體面對這樣的指控會去調查,而不是以「毫無根據」,「虛假」或「陰謀論」等藉口立即加以駁斥。

由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領導的川普競選團隊中的法律小組聲稱,僅在賓夕法尼亞州,就有約 60 萬張選票存在問題,因為那些選票是在沒有遵照州法律規定,在沒有任何選舉觀察員監督並確定其合法性的前提下被計算的。

朱利安尼說,在費城和匹茲堡,50 至 60 名選舉觀察員…所有人都願意作證,他們全部被剝奪檢查郵寄選票任何一部分的權利…沒有一張票是根據法律要求受到檢查的。即使獲得法院命令允許共和黨監察員離得更近六呎,他們卻將計算點票的人員移開了六呎。

「道理真的很簡單。如果這些郵寄選票沒有什麼需要隱藏的,你當然會被允許監察。」

朱利安尼承諾今天將提起訴訟,到本週末將再另外提起四起訴訟。

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圖片來源:Rudy W. Giuliani Twitter

川普的另一位律師雪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昨天聲稱,發現 45 萬張選票,只有選投拜登而沒有投下其他任何選項,她認為這是可疑的。

她還在《福克斯新聞》的一次採訪中聲稱,計算提前投遞的選票所使用的兩個名為「鐵鎚」和「記錄卡」的電腦軟體將投給川普的選票轉移給拜登。(按:這兩款電腦軟體是眾院民主黨發言人裴洛西的前幕僚所屬公司所生產的。)

同樣的,喬治亞州州務卿布瑞德.拉分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週六宣布了一項週五在富爾頓縣發生的「涉及選票報告的問題」,並表示他已派遣「調查員到現場」。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葛來姆(Lindsey Graham)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收到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郵政員工理查.霍普金斯的宣誓指證後,他將對「所有關於違規和不當行為的可信指控」進行調查。那個員工指稱,伊利郵政局長羅伯.魏森巴哈(Robert Weisenbach)告訴工作人員他正在「回溯選票上的郵戳,使選票看起來像是在 11 月 3 日收集的,那些選票實際上是在 11 月 4 日甚或更晚收集的」。

葛來姆昨天還聲稱,在賓夕法尼亞州,川普團隊發現「他們認為已經死亡的 100 多人,但我們確定有 15 人已經投票…6 人在死亡後才做選民登記並參加投票」。

所有這些可能不是堆積如山的黃豆。但它值得檢查,否則,投票給川普的 7100 萬人最終可能會認為選舉被偷了。

2020美國總統大選通訊選票引發爭議。圖片來源:中央社

川普在周末的一份聲明中說:「這不僅僅是關係到一次選舉」。他呼籲在計票和選舉確證方面全面透明。

「這關係到我們整個選舉過程的完整性」。

完全正確。

更嚴重的另一件事情是,沒有什麼比參議院控制權所依賴的兩個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更重要的了。(按:現職的兩個共和黨籍參議員,大衛.珀杜任期屆滿必須改選,凱利​​.洛夫勒則是代理去年辭職的 Johnny Isakson,今年也必須為剩餘的兩年任期參與競選。)

由於共和黨人大衛.珀杜(David Perdue)與凱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均未達到喬治亞州法律要求完全贏得勝利所需的 50% 的門檻,因此必須在 1 月 5 日進行重選。

如果他們兩個都輸了,參議院將陷入 50/50 比例僵局,副總統哈里斯就可以投票裁決。換句話說,民主黨將得到完全控制,任何事情都不會妨礙他們激進的議程,包括綠色新政,包裝最高法院(指增加激進派大法官名額)和增加兩個新州(指華府特區與波多黎各,都屬自由派地區,民主黨將可在參議院增加四席)。

(又按:這件事若發生,美國幾乎變成一黨專政。而且,是一個非常左傾,無神,醉心於民主社會主義,缺乏道德約束的黨。)

最後,值得記住的是,我們今天的情況並非前所未有的。

拜登自行向全國發表勝利演說。圖片來源:擷取自Joe [email protected]

2000 年的總統選情緊繃,花了 37 天的時間才解決了法律大戰,小布希終於被宣告勝選。那麼,我們為什麼現在就要急著接受拜登宣布的勝利?

就像拜登週六晚上在一個怪異的停車場露面中所做的那樣。

他的兒子韓特.拜登(Hunter Biden)目前正在接受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那晚他終於不再躲藏,衣冠整齊的站在台上,只是少了一根古苛鹼吸管,很好!

當然,川普的團隊將不得不提供系統性欺詐的具體證據,足以使選舉結果在足夠的州發生變化,從而對最終結果產生影響。

這是一個很高的標準,所以我不會屏住呼吸。

但這是 2020 年。怪事已經發生了,我們別無選擇。

幸虧,我們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優勢,目前的最高法院中,九位大法官中有三位在 2000 年的那場爭執激烈的「懸疑酒窩票」選戰中在布希的法律團隊任職。他們是最近才上任的巴瑞特,在克林頓與陸文斯基醜聞案的報告中因描述性愛露骨被稱為「可恥毀謗」的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以及首席法官約翰.羅伯茨。此外,克勞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和史蒂芬.布萊爾(Stephen Breyer)都參與了 2000 年選戰案的判決,但持反面立場。無論如何,最高法院裡面擁有足夠的團隊記憶力來裁定他們要面對的任何案件。

看了上面這篇專欄,那些急著背對川普,急著表態親近拜登的,即使拜登真的當選成為美國總統,今天這種行為難道真的能不覺羞愧嗎?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