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王輝生專欄》台日同悲、哀思綿綿緬懷台灣人間國寶

2001 年 1 月 3 日王輝生攜帶 1 萬 5 千多人簽名運動成果的原稿赴台首次晉見李前總統。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七月三十日,李前總統的噩耗傳來,日本上上下下,不論官民、不分朝野,以及所有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同表哀痛之意。視李如師的安倍首相,對於李前總統的不幸,他說:「衷心感到悲慟至極,為了日.台的親善及促進友好關係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並稱讚李前總統:「將自由、民主主義及人權等普世價值根植台灣,奠定了日.台關係的基礎」; 在野的立憲民主黨,枝野幸男黨代表,更是推崇有加:「將台灣的軍事獨裁體制,和平地轉移成亞洲最民主的體制,李前總統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視李如父,暱稱李前總統為「多桑(父親)」的東京都小池百合子知事,也淚眼汪汪地特地前往台灣駐日代表處弔唁,而內閣中的麻生太郎副首相及菅義偉官房長官等現役的大臣們,也都紛紛地破例,親自前往代表處致悼念之意。

2001 年 4 月 14 日我致函森喜朗首相,要求發 visa 給李前總統。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2001 年 4 月 16 日我在京都大學召開記者會,公布贊成李前總統訪日的簽名成果(共有 1 萬 5 千多人簽名,包含京大 88 名教授)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去年十一月廿九日,中曾根康弘前首相,以一O一歲的高齡去世,他是終戰後在日本歷史上,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大人物,也是戰後四十年以來,首位敢破例參訪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所以他的往生,當然是備極哀榮,但,日本媒體報導的幅度或舉國哀思的程度,比起遠在台灣的外國人李前總統,卻是,稍遜一籌。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如今,日本全國上下,如此哀思綿綿地悼念李前總統,與二十年前對待李前總統的薄情寡義,真是天壤之別。

2001 年 4 月 17 日日本幾乎所有媒體爭相報導,輿論譁然。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二十年前李前總統卸任官職後,一心一意想重訪日本及母校京大,以重温舊夢,然而,當時日本政府卻百般阻擾,拒發簽證(2005 年以後日本才開放台灣人免簽來日),經過一番折騰,李前總統終於在二OO一年完成了首次訪日的就醫之旅。

當時的森喜朗首相也隨之黯然下台。而,我召開記者會公布簽名運動的成果,似乎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二十年來,我始終耿耿於懷而歉疚難安。

八月九日森喜朗前首相代表日本,前往台灣弔唁李前總統,我聞訊真是百感交集而五味雜陳。

尤其,當看到八十三歲高齡的森前首相,身體違和,曾因前列腺癌而開過刀,五年前因肺癌而切除左肺,去年又因腎功能低下,目前正在接受每週三天的洗腎折磨,由於東奥延期使得身肩「東奥組織委員會」會長的他更是心力交瘁,然而,即使是滿身瘡痍,手腕插著靜脈留置針,仍然,千里迢迢,毅然遠赴台灣,步履蹣跚去送別李前總統,這種情深義重的異國情誼,更讓旅日台僑的我,感激涕零而深深鞠躬。

李.森這兩位台.日前元首之間的千絲萬縷關係,正好印證了這二十年來台、日交流苦盡甘來的滄桑史,值得台、日兩國人民細想及深思。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李前總統是柏拉圖《理想國》中的「Philosopher king(哲人王)」,高瞻遠矚,深謀遠慮,卸任後,一步一腳印地在日本篳路藍縷,不但成功地將自己大丈夫的身影,及台灣備受委曲的窘境,深深地烙印在這個全亞洲最自傲的人民心坎中,更,以*「真實自然」的言行,將日本政府如何不公不義地對待她的善鄰,一幕一幕地在很自然的情况下,呈現在日本人民的眼前。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如今,日本的民意調查中,有八成多、近九成的日本民衆對台灣有好感,二十年來,我親身見證並經歷了台日交流,由剝而復的風風雨雨,去年我知道李前總統的健康每況愈下,所以,決定將這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平鋪直述地記錄下來。

2001 年 4 月 18 日森喜朗首相以「與國民之間的信賴關係産生了巨大的隔閡」為由宣布辭職聲明。
圖片來源:王輝生提供

由於書中有許多李前總統、陳總統及蔡主席的私函,去年年底,原本國史館的陳儀深館長有意出版,並提供許多寶貴意見,想不到四月起,李前總統病況有變,而國史館的官方作業必須按步就班,而曠日費時,所以,建議我改由民間出版社接手,及早出版,期能為李前總統祈壽。

想不到,噩耗突傳,巨星殞落,不勝哀傷,比叡山麓暮雲靄靄多蒼茫、琵琶湖畔落日餘暉倍淒涼,雲罩青山、湖水嗚咽,仰天長嘯,嘆至尊長逝、悲哲人永休,樹欲靜而風不止,阿輝伯,多年來您老人家,為了衛護我所魂牽夢縈的故鄉台灣,而鞠躬盡瘁、死而後己,「真多謝」。

這句看似樸實無華的台灣話,卻是,2001/1/3 我攜帶一萬五千多份簽名成果的原稿,赴鴻禧山莊,首度晉見時,他老人家對我開門見山就說的第一句話,我當時誠惶誠恐而手足失措,竟然忘記回禮,十九年來我始終耿耿於懷,去年當遙知老人家身體違和時,趕緊將他在日本所留下的雪泥鴻爪,拾掇成書,想對我當年的亡失分寸,有所補償,所以,邊寫邊傳真給他老人家玉覽,想不到書已付梓,而且,增刷在即,人卻遠離,現在天人永隔,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在他老人家剛走之際,我無言獨上高樓,淚眼婆娑地朝南吶喊「阿輝伯 真多謝 一路好走」。

2001 年 1 月 3 日王輝生攜帶 1 萬 5 千多人簽名運動成果的原稿赴台首次晉見李前總統。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真實自然」:李前總統贈送別人的墨寶大都是「誠實自然」,惟獨贈我「真實自然」,令我琢磨再三,發現其來有自,而且筆重心長。

「誠實」是人類所獨有的問題,宇宙萬物是不會有「誠實」的議題。

惟有將宇宙萬物與「人」等量齊觀地併合看待才是「真實」,也就是天人合一「天地與我並生 、萬物與我為一」的概念, 這是道家思想的精髓所在。

西方哲學的「Ultimate reality 終極真實(究竟真實)」或日本西田哲學所稱的「絕對無的場所」、佛家的「究竟涅槃」乃至老子所謂的「道」等等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的衆妙之門,都可以說是形而上哲學所探究的源頭所在。

道生萬物、萬法歸道,「真實」就是不虛,「究竟真實」也就是「道」,而「道法自然」,所以,凡人修煉的最高境界就是「真實自然」, 修到此層次,則「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佈」就能達到「遠離顛倒夢想」的圓滿境界。

熟識老子的理論並師承京都學派西田哲學的李前總統,就是秉持老子「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的原則,運用「知雄守雌、知白守黑、知榮守辱」的手段,先放空自己、將自己回歸到「絕對無」的「場所」,所以能包容萬物、統攝萬民,「無為而無所不為」,居此「真實自然」、天人合一的戰略高度,故能遊刃有餘地馳騁官場、氣定神閒地掌控世局而叱吒風雲。

耶穌說:「先知除了在自己的本鄉本家之外,沒有不受人尊敬的」;老子也認為: 被褐懷玉的聖人,有時難免會因知音難覓,而有「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之憾,因之興起「知我者希、則我者貴矣」之慨。

榮蒙「Philosopher king(哲人王)」李前總統,另眼相看,特意,筆重心長,惠贈我的金玉墨寶,我將奉為圭臬,引為傳家之寶而終身信守不渝。

本文摘自《李登輝訪日秘聞》第二版序文

二O二O年九月十九日李前總統羽化登仙的追思告別日

王輝生於日本比叡山麓琵琶湖畔朝南遙拜合掌鞠躬

李登輝訪日秘聞(第二版)

  • 作者:王輝生
  • 出版社:前衛
  • 出版日期:2020/09/16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