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幾歲才是成年

圖片來源:中央社

蔡英文總統第二個任期,修憲應該是一個施政重點,但對於修憲的共識似乎並沒有很多,許多專家朋友尤其是法律專業背景,希望能夠拋棄原本大中國這一套不合用的憲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

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包括中國的反應,國際的局勢等等等,非常複雜。修改憲法可能唯一的共識是讓 18 歲的人有投票的權利,這當然是正確的方向,但想到大學還必須呵護學生,讓他們的身分地位跟一般的公民不一樣,導師還要打學生的操行分數,突然有一種荒謬的感覺。

有關學生操行考查的項目,依據教育部頒「訓育綱要」之規定,分為思想、精神、品性、學識、能力、生活、態度、語言、體格、服務項目評定之。

蔡總統:優先推動 18 歲公民權。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個分數不只為道德打分數,甚至還為體育打分數,真不知道這樣的分數意義到底在哪裡?這個分數說重要不重要,說不重要也重要,操行分數不及格要退學,成績不好許多獎學金不能申請。

但沒有慧根的我,感覺導師打操行成績是一個荒謬的黑色喜劇。我不知道在上面加 1 分、加 2 分,或減幾分的意義是什麼?

我也是被人家打操行分數長大的學生,一直到德國去唸書,才了解獨立自主的大學是什麼意思。

一直習以為常的操行分數,感受起來就是一種荒謬的道德枷鎖,

我曾經請一個德國的駭客來成大演講,這個人念物理系一直都沒有畢業,而且也還保留了物理系學生的身分。 物理系念一念,想了解電腦中毒的原因,竟然變成資安專家,完全忘了自己念的是物理系。

德國的大學裡面沒人管你,也不用錢,想幹嘛就幹嘛,唸多久就唸多久,中年的大學生也不算少,每個人迷失在裡面,或在裡面享受學術殿堂的薰陶。有很多人沒有畢業,學生不見了,學校也不管。這樣的駭客人才如果在台灣的大學,父母不希望他沒有畢業,導師要想辦法了解他的狀況,大學會把他趕出去。

因為他沒有遵照我們為他設計好的道路和課程,自己亂來,管他大學要不要有創意和自由,我們最不喜歡學生自己亂來。

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的小孩一直都是父母的財產,喜歡他的原因,是因為他很乖、成績很好、表現很好、讓我有面子,如果他脫離了的常軌,不管什麼事,例如:他發現自己喜歡男生,不喜歡女生,他發現自己喜歡歷史,不喜歡電機,他發現自己喜歡工作,不喜歡念書,他從大量生產的教育工廠生產線的機台掉出來,我們只能把他當成瑕疵品丟到垃圾桶,真是悲哀。

我認識一個朋友,他是我們教育體系最優秀的第一志願畢業,但他完全不喜歡父母和社會為他選擇的這個專業,等到有能力反抗的時候,拋棄了這個專業,尋找人生的第二專長,但感慨消失的歲月和不滿的情緒,時常流露在他的生活當中。

曾有同學來問我德國留學的事情,德國大學是真的免學費嗎?我說德國大學真的免學費,外國學生也一樣。他又問沒有排富嗎?我問他為什麼要排富?有錢人的小孩家裡很有錢啊,這樣不公平。我回答:沒有排富,因為有錢人家的小孩,也需要國家幫他獨立,不管有沒有錢,小孩的人生是需要跟父母分開,有錢的是父母,不是小孩。我曾經親眼看到我的德國朋友漢斯馬丁,跟他念大學住在家裡的小孩收房租。

滿 18 歲有投票權,那要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答案就在大學的操行分數裡面!

原文出自 李忠憲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