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嘗試以妖怪童話重塑觀光品牌的台灣鬼才——周鼎國

妖怪作家周鼎國。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許多人對於台灣各地的觀光景點有諸多批判,包括千篇一律、全台各地複製貼上的美食、彩繪村,生硬、缺乏溫度的景點介紹。幾年前,台灣文壇出現一位奇異的作家,嘗試以不同的方式重塑各地的傳說故事,希望打造出各地限定的觀光品牌,不少文史工作者批評他的故事與文獻不符,他的豪情壯志也害他飽受網友的嘲笑與攻擊,他是《台灣妖見錄》的作者——周鼎國。

靈能與創作的起點……

身為一位妖怪、靈能界作者,周鼎國透露,自己國中時就很常被鬼壓床,意識清楚、聽得到看得到,但就是手腳動彈不得,也常看到家裡房門自動開關,當時就覺得很恐怖,後來當兵之後,在宿舍裡遇到一股強大能量,多次在半夜時候驚醒,他覺得覺得害怕,每個整點他都會被叫醒,被煩了兩週之後,才透過一個法力高強的師父將對方引渡走。

五六年前,日本「妖怪博士」水木茂來台舉辦展覽,周鼎國在參觀之後有了一種體悟,「日本鬼故事都那麼厲害,為何台灣卻走不出去」,他便開始動筆寫妖怪故事,並思考台灣的故事結構歷可以如何強化,他認為日本故事結構強、有特色,但台灣多只有圖像而沒建構完整脈絡。

位於日本鳥取縣的水木しげる記念館,展出「妖怪博士」水木茂生前的作品與親筆畫作。
圖片來源:水木しげる記念館 官網

他寫的第一篇故事是「木柵情人樹」,後來他的「委託主」就一個接著一個出現,接下來是「石龜將軍」,他只看過一張照片,就動身前去尋找,找過三次遍尋未果,最後他向天祈求之後,一位砍竹筍的阿伯帶著他去前去,阿伯帶著他溯溪、用鐮刀披荊斬棘在山中找路,走了三十多分鐘才找到傳說中的石龜。

就在周鼎國第二次拜訪石龜時,發生了一件很玄的事,周鼎國表示,當時他帶著香去祭拜石龜,香的煙竟然被沒有往上升,反而是折了直角飄往石龜,現在石龜已經變成金錢龜,很多遊客會丟錢在龜殼上,而他完成石龜將軍的故事後,紙風車劇團誤以為「石龜將軍」是歷史久遠的傳說故事,製成氣球,最後周鼎國刊報告知紙風車劇團,雙方才和解。

關於妖怪文學的啟蒙,周鼎國說,他自己是六七年級生,那是日本卡通世代,所以他受日本卡通影響很深,他也強調,影響他的並非司馬中原,而是犬夜叉、聖鬥士、七龍珠這一類的創作,漫畫給了他很多元的思想,小時候他歷史、地理成績也多名列前茅,大學時一年可以讀三百本書,上了研究所之後,開始有錢可以買書,現在個人藏書超過 7000 本。

在大學時他也常四處旅行,尋遍了 319 鄉鎮的故事景點,周鼎國直言,他覺得台灣的景點不太吸引人,像是空殼、缺乏文學性的包裝與襯托,變成很一般的歷史介紹,失去「感覺」,這應該是過往教育輕視台灣所致,後來他做過導覽工作,便開始寫作去還原地方的故事,希望以動人的故事情節加深遊客的印象。

平溪的石龜將軍。
圖片來源:截圖自周鼎國 臉書影片

故事如何產生,周鼎國給了一個很玄的答案:「祂們自己找上來」,周鼎國表示,自己曾在夢中遊過地府,在地府裡他有一個像是工作室的場域,後來開始寫了故事之後,就會有各種故事的「委託主」找上他,跟他分享地方故事的詳盡情節;另外一種方式是收集歷史文獻,像是一些記載妖怪妖精的文獻與歷史文物,但是文獻都是短短的,他就會開始在腦海中出現其他的訊息,最後去現場直接或間接地遇見「委託主」。

周鼎國稱,自己身邊有一些指導靈存在,曾經有靈能老師告訴他,指導靈是個日本人,但是祂不知道是誰,後來他曾經嘗試與指導靈溝通,對方告訴他,「他這輩子能寫將近一千個故事」,該位指導靈也一直為他找到許多日本時代的故事。

妖怪、鬼魂、美人魚

記者問到,妖怪與鬼有何不同。周鼎國回應,「鬼魅的話,一定生前都是生物,死掉之後成為靈魂;妖怪則是天、地能量匯集而成,可能形成有形體或沒形體的,但妖怪一定會有一個「相」存在,每種妖怪都不太不一樣,如石頭公也是一種妖精,另外,像是在水中有溺死者變成的水鬼,也有河童這樣的妖怪。

周鼎國說,妖怪和鬼魅都有壽命,停留在佛教說的「中陰間」狀態,等到時間結束自然會有另外一個使者帶祂們走,就是所謂的「陰壽」。

台灣有些作家也曾以妖怪為題材,周鼎國提到,自己跟其他妖怪作家不同是,他有些靈異體質存在,一般作家都是從文獻中發展,他則是常在腦海中出現故事情節或委託主,最後實際去到發生地點把真相還原出來,但是其他作家多是虛擬一個時空去寫故事。他也提到,自己進到一個空間後,就能大概感應到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腦海中就有畫面產生。

位於丹麥哥本哈根的美人魚雕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周鼎國透露,他以前也曾做過房屋仲介,能夠感覺到房子是不是凶宅,曾經有一次到過一間房子,雖然近年未曾發生任何事故,但他一直感受到不舒服、不敢踏進去,最後他發現那個地方在二戰時期曾經遭受過空襲,居民在該地方避難時,遭到盟軍轟炸導致大量死傷。

因為周鼎國創作的資料來源多是他接收到的靈感,許多地方的文史工作者不能理解他的做法,網路上也出現許多酸民嘲諷的聲音,周鼎國表示,有些文史工作者專注在歷史資料搜尋與建構,尚未提升到文學層次,然而有些文獻有其限制,尤其當地鬼魅可能生前只是小人物而沒人記載,他剛好是讀得到訊息的人,或者對方就是他的「委託主」,對方希望藉由他的筆將故事留在世上。

「有些歷史工作者覺得我是在造假,但這種東西信者恆信,我也只是提出另外一套觀點。」周鼎國說。

周鼎國提到,也有一些文史工作者認同他的做法,希望他多創作,因為景點需要有趣的故事去吸引遊客,他也從《安徒生童話》體會到這件事情,像世界上最廣為人知的悲劇是《賣火柴的小女孩》,童話故事深植人心,故事景點也必須文學化,讓人讀過故事再去找景點 會更有臨場感。

他亦指出,因為安徒生寫了《美人魚》,現在美人魚雕像每年吸引超過千萬人次去當地觀光,這正是台灣觀光上最大的弱點,觀光景點多缺乏文學包裝與發展,整體人文素養也還在草創期,他大概是第一個結合歷史、景觀與靈異的創作者。

在周鼎國出版《台灣妖見錄》後,讀者反應熱烈,許多讀者表示,看完故事後重遊了景點,覺得很有臨場感,以前到景點只是看看建築物的外觀,現在能感受到背後的歷史。周鼎國表示,藉由故事與景點結合,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鐘樓怪人》和《歌劇魅影》,《鐘樓怪人》的背景是巴黎聖母院,《歌劇魅影》則是講巴黎歌劇院。

周鼎國認為,如果仔細檢視台灣各地景點,可能只有民雄鬼屋、基隆鬼屋是具備強烈故事性和臨場感的景點,但是鬼屋的故事讓人過於害怕,變成少數人用來探險或試膽的地點,無法發展成正常觀光景點。

周鼎國有一本畫冊,親筆繪出每一位「委託主」的外型。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最近亦有幾位委託主找到周鼎國,周鼎國又向記者秀出委託主的畫像,周鼎國說,左邊的是大稻埕滅門血案的悲劇女主角「阿岩」,她原是一名乖順女孩,卻遇人不淑,嫁人之後丈夫對她嫌東嫌西,甚至外遇另組家庭導致她瘋狂,想要殺死她丈夫全家來復仇,文獻上記載是在明治三十四年的一場滅門血案,見證這段歷史的佛寺如意菩薩也還在,血案一共六人死亡,丈夫的臉甚至被活活切下,最後她跳河自殺死於淡水河畔。

另外一位主角則是野篦坊,背景在桃園龍潭三坑村大坪橋,故事發生在大正十二年的某天黃昏,有個郵差從村裡準備回大溪街上,在橋邊聽見女孩的哭聲,郵差憑著聲音找到了哭泣的女孩,走過去安慰她卻看見一張沒有五官的臉,郵差就嚇跑了,跑到附近ㄧ戶人家求助時,結果出來應門的也是個無臉人,郵差嚇得昏死過去,隔天醒來才被人發現,從此不敢在黃昏之後才回去。

關於野篦坊故事的靈感,周鼎國表示,上週五(2/28)他在醒來的狀況下,腦中突然有畫面產生,感覺到故事地點,隔天去到當地拜訪一位老師,老師叫他要好好努力,最後到了實地拍照,做些田野調查,並思考對方想說什麼,完成田野調查之後,回到家裡才把畫像畫出來。

妖怪文創:男鹿生剝鬼,平溪有山童

周鼎國從事妖怪研究與創作,最終的目標是希望推廣各地的妖怪文創與觀光,他認為,台灣觀光已經需要重新再起,近年很多地方套用了日本卡通做彩繪村,台灣文創只有圖像而缺乏故事做根基,每一處都變得差不多、沒有獨特性,現在他正和平溪在地人合作,過去做過石龜將軍的文化營造,現在在做「山童」。

山童是日本的說法,台灣人慣稱為「魔神仔」,談到這裡,周鼎國分享了一段故事,在平溪當地有個山神廟,過去一位日本技師在石底下斜坑採煤礦,和山童成為好友,後來一次要發生礦災前,山童即時告知技師「礦坑要崩塌了」,最後山童硬是撐著礦坑,直到最後一位技師撤離,山童力竭礦坑崩塌,最後山童被壓死在裡面,當地人便立起一塊山神碑來紀念山童的義勇事蹟。

日本男鹿半島的「生剝鬼」。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至於山童可以如何加入觀光,周鼎國認為,平溪可以參考日本男鹿半島的「生剝鬼」,在男鹿半島的火車上,有專門的人打扮成生剝鬼來與遊客互動、合照,許多景點、商品也加入生剝鬼的元素,平溪也可以這樣利用自己特有的山童,將山童和背後的故事加入到景點與商品以及台鐵平溪線上,用山童發展當地限定的商品來販售,讓鐵路上有故事、歷史人文與宗教。

周鼎國提到,平溪的天燈文化也與山童有關,有一天山童回到平溪向當地人表示,自己已經成神了,未來有任何心願可以在農曆正月十五透過放天燈告訴祂,祂會保佑在地的居民 ,這就是平溪天燈的由來,然而今日多數遊客不知道天燈為何而放,如果能了解這段故事,會讓放天燈更有意義。

他也直言,台灣觀光缺乏主角當主軸,大家去到各景點常常不知道要看些什麼,他則希望凸顯出各地的主角,先有故事再做相關的連結,融入商品設計與生產,在地商家一起配合,才能突顯在地的人文特色。

如果繼續停留表象的美食,就會維持現在全台各地都一樣的觀光紀念品和伴手禮,台北市區就吃得到的台中太陽餅和九份芋圓,應該好好塑造「地方限定」,才是未來台灣觀光應該發展的方向。

讓北投溫泉不只是溫泉的鹿神姬

除了平溪以外,周鼎國對台灣許多鄉鎮也多有著墨,如北投有溫泉,但是台灣很缺乏溫泉的相關傳說和故事,他則完成了一則北投的創世神話「鹿神姬」,故事大致是這樣:

「北投過去曾經發生了瘟疫,當地巫女鹿神姬知道只有硫磺可以消滅瘟疫,於是她去找了白龍神商量,白龍神是一顆地熱谷中的一顆巨石,白龍神要求條件交換,要巫女以其生命換取溫泉水,交易成立後,巫女跳了七天七夜的祈求溫泉之舞,身體慢慢變得透明仍繼續舞動著,最後巫女消逝了,巨石也崩裂湧出溫泉,散發出的硫磺終於消滅了瘟疫。」(故事詳見於《台灣妖見錄》第 14 章〈鹿神姬))

周鼎國表示,故事中的「巨石」以及鹿神姬跳舞的地景都還在,當初會設立北投神社正是為了紀念這位鹿神姬,透過這樣的神話,北投的溫泉也更有故事性,不然導覽時,單單介紹溫泉物理性、缺乏故事包裝,較無法吸引遊客的興趣,另外,溫泉祭已有很久歷史,但是多數人不知道背後涵義,只是賣賣溫泉卷,若加入文化元素之後,有童話與祭典,更能凸顯在地人文特色,再加上特色商品,就能打造北投限定的東西。

周鼎國拍攝的地熱谷實景,他表示,這是當年鹿神姬跳舞的地方。
圖片來源:周鼎國 臉書

「台灣只停留在馬路整齊、招牌形式統一,文史工作者也只介紹文史發展,對遊客缺乏吸引力,我是用在地歷史人文搭配靈感,結合成完整故事,生根當地變成主題性極強的童話,用童話推展在地觀光,多數遊客對歷史無感,想要的是有趣的體驗回憶與故事,不是聽老師上課,未來各地故事營造後,才更能建立各地限定的品牌。」周鼎國說。

在地妖怪傳說要代代流傳,堅持是唯一的路

現在國中小都有鄉土課程,周鼎國提到,有些國小老師會將他的書分享給學生,小學生對故事接受度很高,有些甚至開始探究自己家鄉的妖怪傳說。

他認為,鄉土教育也需要像是童話方式注入學生心靈,未來能將故事傳給下一代,大家才會更願意去維護地景、知道在地價值在哪裡,現在他做的就是給予各地完整的故事,將來能發展地方限定的文化觀光,台灣才能進一步像是日本或歐美,走向深度人文旅遊,不只是表層的吃吃喝喝。

至於未來的目標,周鼎國透露,他希望能夠成立妖怪學堂,培養之後對妖怪文化有興趣的作家,指導他們如何提升這方面的寫作能力,希望代代相傳以形成妖怪創作的完整體系,文化才能累積厚度發芽茁壯。

周鼎國仍持續走訪各地,希望整理出更多地方的傳說故事,這兩年要在出版《台灣妖見錄》第二集。
圖片來源:周鼎國 臉書

他也向全體台灣人呼籲,必須重新審思在地的妖怪文化,妖怪並不可怕,大家要一同思考如何利用妖怪文化作出文化創意產業,台灣文化過去都拒談妖怪,但妖怪是在地特色的價值所在,發展觀光需要吸引人的故事,創造地方對觀光客的吸引力。

最後,周鼎國鼓勵妖怪作家們,應該堅信自己是走正確的道路,一起為台灣文化奮鬥努力,妖怪文化必須一起努力共創共榮,才能輸出到全世界,很多作家遇到很多阻力與否定,這無須害怕,「因為我都做得到,你們也做得到」,總要堅持下去,才會有所謂的成就!

專訪後記

芋傳媒記者認為,在可考的文獻中,廖添丁只是日本時代一名四處劫掠富商的大盜,但靠著在地人口耳相傳,最後藉由廣播泰斗吳樂天的嘴,把廖添丁塑造成武功高強、具備民族氣節的抗日英雄,甚至擬出一位形象鮮明、滑稽的「紅龜仔」,在吳樂天巧妙勾勒下,廖添丁、紅龜仔成為台灣眾所皆知的歷史或虛構人物。

八里知名的漢民祠祭祀著廖添丁,曾經因為大家樂與吳樂天雙重加持下而香火鼎盛,廟口販售的紅龜粿更成為遊客必嚐的美食之一,雖然廖添丁、紅龜的事蹟在文獻中不可考,今日漢民祠盛況不再,但不可否認的是,吳樂天口中的「廖添丁」就是當地觀光重要的強心針。

全球許多知名景點、古蹟,也是藉由可能歷史已經不可考的傳說、神蹟來行銷,可能經不起太多的科學、文獻審視,但因為他們願意重視、發揚,所以把這個商品賣到全世界,今日台灣的周鼎國也透過他的筆在做著這樣的努力!

台灣妖見錄:20處日治妖怪踏查現場

  • 作者:周鼎國
  • 出版社:文經社
  • 出版日期:2018/09/03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