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陳副總統:台灣若是WHO會員國 可提供很多幫忙

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日媒專訪表示,「假如」我們是在 WHO 中,我們的專家學者一定可以給 WHO 很多的幫忙,學者也一定會坐在緊急應變的會議中提供意見。但是我們沒有、我們不能。

陳副總統 26 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總統府上午發布專訪全文,副總統談到武漢肺炎疫情防治,副總統表示,台灣目前控制的情況是相當不錯,確診個案分成三部分,來台灣觀光的大陸客;在中國感染的台商,回來以後傳給他的太太或是她的先生、或傳給他的家人,大部分都是家庭傳染的零星家族聚集病例;第三,去中、港、澳旅遊的人。

他說,台灣的這些個案,絕大部分都能夠追溯到感染來源,目前的狀況看起來,都還是家族內的感染。沒有像韓國的新天地教會,或是新加坡的神召會,因為宗教聚會而得到傳染,就是沒有所謂的聚集感染。

副總統表示,台灣到目前為止,從在國外得到感染的人數,比在國內感染的人數要來得多,而且沒有「感染以後又一直傳下去的傳染鏈」,相對來講,我們的感染情況算是有限的。

談到鑽石公主號的疫情處理,副總統說,一開始在香港或在其他地方的時候,船公司應該就要有警覺,不應該讓這些來自疫區的人,或者是有症狀的人上船,一旦上了船,到處旅遊,那就很不容易(掌控)了。

副總統說,雖然沒有坐過郵輪,但聽朋友講,郵輪上的餐點是自助餐、一面拿自助餐時,就一面聊天,真的很危險,在那樣的郵輪環境,很容易有人對人的接觸,而且在走道都距離很近,雖然沒有住在同一個房間,可是進進出出,都很容易感染到。

副總統表示,飛機跟輪船內這類的傳染,是這一次的武漢肺炎最獨特的感染場所。鑽石公主號載了 3700 人,所以日本就放在港口,用特別的檢疫方式,有病的人帶下來治療。這樣的處理情形,當然有一些小地方可以再檢討,像最後有幾個人沒有檢驗第二次就下船,就是疏忽。可是整體來說,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副總統說,台灣沒有加入 WHO,最明顯的例子就是SARS來的時候,連中國的資料都沒有,雖然中國說,一直在照顧台灣,都跟台灣分享資料,說老實話,分享的資料就是報紙上可以看到的資料,那是沒有用的。沒有很細節的臨床知識的時候,沒有辦法做很好的疫情控制。

被問到這次武漢肺炎,假設台灣有加入 WHO 可以提供怎麼樣的幫助?副總統表示,一定會邀請我們的專家去看看武漢的情況是什麼樣子;如果得到第一手的資料, 1 月初的時候,就會給WHO一個很好的建議,提醒大家應該要更注意武漢的情形。

他說,台灣跟中國很接近,有很多台商在那邊,也有很多以前一起合作研究的醫師、護士在武漢,可以提醒要更小心。又譬如說,如果還不知道是否有人傳人的情形,台灣的醫師或流行病學家就會告訴他們,都有醫事人員感染了,怎麼會沒有人傳人?提醒他們應該要更認真一點去調查,以得到更完整的資料。我們可以提供這些專家協助的角色,向 WHO 提供更多防疫的建議。

副總統表示,如果我們是會員國,一定責無旁貸,也一定會好好去做,但我們不是,所以會有困難。例如許多專業的知識,台灣目前是透過「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IHR)的平台報告(疫情)資料外,還報告如何做邊境管控、居家隔離與執行院內病人的治療等,把所做的防疫細節通通傳送給 WHO,可是從未被登載。

副總統說,「假如」我們是在 WHO 中,我們的專家學者一定可以給 WHO 很多的幫忙。我們的學者也一定會坐在緊急應變的會議中提供我們的意見。但是我們沒有、我們不能。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