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百年前的風起雲湧——一個五四,兩種定義

「中華民國八年五月四日北京學界遊街大會被拘留之北京高師愛國學生七日返校時攝影」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19 年是五四運動 100 週年,來看看學者周策縱對五四的廣義與狹義定義。

今年是五四運動 100 週年,奉命在今天的會議上作主題發言。不過,我還是要強調,只是以研究中共歷史的學者身分作這次發言。今天主要談三點:一點是記憶中的五四,主要是學者周策縱的兩個定義,用以說明我對五四的粗淺理解。

周策縱的兩個五四運動

周策縱在 1960 年出版《五四運動》(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一書,差不多要十年後我才在美國看到。這是我看到的第一本關於五四運動的英文著作,也是我看到的第一本深入而有系統探討五四運動的著作。四十幾年前看的書,內容記不清楚,記得的也可能與其它書籍混在一起。

五四運動記念碑。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周策縱對五四運動有兩個定義,一個狹義,一個廣義。狹義的是 1919 年 5 月 4 日那天發生的學生愛國示威,以及稍後連串的國人反日活動。廣義的則是指 1917 年蔡元培改革北京大學,任命陳獨秀、胡適、周樹人(魯迅)等人為文科教授,掀起新文學運動,到 1921 年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為止,或稱「啟蒙運動」,或稱「文藝復興」,內容十分豐富。

先談狹義的。一百年前的 5 月 4 日,北京發生大、中學生走上街頭的抗議運動,要求政府拒簽巴黎和會提出的「凡爾賽條約」,不承認帝國主義列強擅自把德國人占領的青島交由日本管理。這個愛國運動引發北京學生罷課抗議,隨後在上海等全國各大城市出現各種響應。許多工商界人士陸續參與行動,工人罷工,商人罷市。學生、工人、商人三罷,終於逼迫北洋政府下令其出席巴黎和會的代表中途退席。這一場愛國行動,是中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學生抗議行動,從此學生自認為是政治的先知先覺者,每遇到國家有事,即挺身抗議。

「中華民國八年五月四日北京學界遊街大會被拘留之北京高師愛國學生七日返校時攝影」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對狹義的五四運動,最先讀到學生激於義憤,上街遊行,高喊口號,深為感動。但是後來每次想到學生毆打任事官員的年邁家屬,火燒趙家樓寓所,並在隨後的反對日貨運動中,逕自組織隊伍亂闖商家,蒐查、沒收和燒毀販賣日貨,事後更以愛國無罪為詞,拒絕承擔刑責,我總是不以為然。

再想到這次抗議活動的勝利,此後形成學生萬能的心理,動輒上街,尤其不論做出任何暴力、破壞和失序行為,都以愛國無罪自解,殊難同情。我希望不要誤會,認為這樣說是有意為統治者鎮壓開脫。必須強調,我反對政府對學生運動採取任何暴力鎮壓。毛澤東曾說,這種鎮壓是北洋軍閥和國民黨的專利,不可為法。很不幸的,在他的共產黨統治之下,不僅不曾發生,還變得更大規模,也更加血腥暴力。

廣義的五四運動,開始是 1917 年陳獨秀和胡適掀起的白話文運動,鼓吹新文學、新思想、新道德、新倫理。當時歐美日等先進國家所能發現的新思潮幾乎都被引進了中國,至少有實驗主義、無政府主義、自由主義、馬克思主義,與反對階級鬥爭的各種社會主義。

胡適 1922 年在北京。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引領一時風騷的知識分子,特別強調民主和科學,也就是德先生和賽先生。同時他們中間有人對傳統和保守思想進行全面攻擊,攻擊儒家文化,反對讀四書五經,反對被認為束縛個人發展和自由的小共同體,譬如家族和家庭,爭取個人和婚姻自主,最後則是運動分裂,形成左右兩翼。右翼温和,繼續未竟之業;左翼激進,參加已經至少有十幾年歷史的國民黨和 1921 年 7 月才成立的共產黨,走上武力推翻北洋政府的新政治之路。

周策縱認為狹義的五四運動,若沒有廣義的五四運動累積底蘊,不可能突然爆發成對歐美日的深刻失望,而廣義的五四運動,若沒有狹義的五四運動增添薪火,也不可能形成後來對社會主義俄國的嚮往和師法。

這場新文化運動領導人之一胡適,認為此一運動像歐洲脫離中古神權時期的文藝復興運動,使中國知識分子重新發現人的價值。2015 年清華大學的歷史教授秦暉撰寫〈新文化運動百年祭〉,則視五四新文化運動為中國近代史上的啟蒙運動,因為它講個人主義,強調從愚昧、權力和傳統文化的束縛和壓制中解放出來,是向歐美日等先進國家學習的運動。

抗議者於北京示威。
圖片來源:wikipedia

但在五四愛國運動發生以後,越來越多的知識分子揚棄對英美日等資本主義國家的仰慕和學習,轉而向建立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俄國學習。秦暉認為在新文化運動以前,中國其實已經向這些資本主義國家學習,五四新文化運動只是第二波啟蒙運動,更加深化而已,但暗示從此走入歧途。他說,李澤厚《中國近代思想史》中救亡壓倒啟蒙的說法,其實就是說以資本主義歐美日等國家為師,改弦易轍到以社會主義俄國為師,只是話說得漂亮,並稍帶惋惜之意。

本文摘自《思想史 9:五四百年專號》一書。

思想史9:五四百年專號

  • 作者:思想史編委會
  •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20/02/07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