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恩威並濟 由「左側行走」與「蕃地警察」看日治時期的警民關係

富安宮牆上紀錄日治時代之事蹟。 圖片來源:截自魯迪趴趴走臉書

1895 年以後,警察跟著殖民體制一起來到臺灣,負責管理臺灣民眾的生活事務,常有濫用權力、素質不佳的現象,招致許多批評。但他們的存在,卻對日本在臺灣的殖民統治,有相當大的穩定作用。

現今國人出國前往日本或英國系統的國家,行走駕車要改變為靠左行的方式,臺灣過去也曾經歷相當久的靠左行走的歲月。

一九二○年代道路交通日益發展,隨著人口增加都市交通混雜,警察增加了交通管理的勤務,當時交通整理的首要工作就是厲行人車「左側通行」的規定,警察執法態度強硬,還曾引發不少民怨,以致出現有少女靠左走沒有遮蔭會曬黑而無法嫁給好人家的諷刺漫畫。

1926 年的臺北州警察衛生展覽會海報「南無警察大菩薩」,希望建立警察無所不服務的救助形像,其實背後卻是無所不控制的警察模樣。
圖片來源:截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官網

警察的交通整理也會動員學生或地方壯丁團、青年團來協助,這應是今日「義交」的溯源。

違反交通規則也曾釀成重大事故,一九二二年二月有台北師範學生不服左側通行的告誡和巡查引起衝突,接著又發生其他學生對巡查口出惡言相向,警察前往學校要求校方約束學生,被誤會為警察來學校告狀,激化學生群起攻擊警察的事件,最後警察逮捕了四十五名學生,審訊後以妨礙公務移送地方法院,但檢察官處以「緩起訴」結案,這是當時重大的社會事件,不過可看出雖然警察執法嚴厲,但對青年學生還是頗為尊重給予法外開恩。

日人領台後進行林野調查得知其所蘊含豐富的山林資源,但卻要面對眾多未納入治理的山地原住民,因此山林開發與原住民治理需同時並進,在掃除平地漢人的抗日勢力之後,開始進行武力征討的「理蕃事業」,此在一九一四年的太魯閣戰役告一段落,之後改採撫育政策。

不料一九三○年竟爆發慘烈的霧社事件,翌年頒訂「新理蕃大綱」,以提升教育與醫療、獎勵移住定耕、修築道路等為主。 為了治理山地而設置「蕃地警察」,警力由巡查、警手、雇員、囑託構成,日治前期的任務主要是「防蕃」與武裝討伐迫使原住民歸順,後期則以教育、指導產業、輔導集團移住為重點。這些警察有的在與原住民作戰時喪命在隘勇線或山林間,如今在山地仍可看到遺留的忠魂碑或紀念碑。

霧社事件發生後的現場。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警察及其家眷住在雲霧深處的駐在所,冒著生命危險,忍受生活的不便,就是為了遂行皇國的殖民事業。本間善庫所寫的《蕃界警備壯夫之歌》抒發了理蕃警察的悲愴心境:「強健的男人在蕃山老去,厭倦了辛苦的勤務,可愛的妻子臥病在床,由衷的怨恨群山,七八歲幼兒送往市街的學療,雲深處的幾重深山,早晚都挽著袖子工作,駐守治安防備動亂,仰望著先人的功勞,我願意一死報國,成為深山中芬芳的櫻花。」

臺灣進入戰爭期警察掌管的事務增加,很多配合軍事的措施更讓臺灣人籠罩在戰爭陰影之下,物資管制與缺乏造成生活不便,言行舉止受到更多干預。一九三八年設置經濟警察,承辦與經濟法令有關的取締、檢舉、物資配給等業務,文學家吳濁流當時是一名教師也要隨著警察和保正去督勸捐米運動,他也觀察到米配給制度導致家族不得不分家,造成親子、兄弟間關係沖淡的現象。

吳濁流。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九三七年臺灣開始施行防空法,為應付空襲危害,對燈火、交通、音響進行管制,也設置消毒班、警報班、救護隊、避難所管理班、交通整理班、配給隊等組織,接受警察指揮運作。一九四三年將防衛團、壯丁團、消防組整併為警防團,成為警察的輔助團體。警察指導防空演練,讓民眾孰悉空襲警報時要「疏開」躲避轟炸,於是有:「叫你疏開不疏開,阿凸仔若來你就知」的警語流傳開來。

戰時局勢下為避免流言蜚語引發人心惶惶,影響社會秩序,警察會取締戰爭軍事、天災、宗教類的荒誕不實謠言,對出版品也加強檢閱管控。一九二八年臺灣就已設置特別高等警察,專門監控台人的政治活動,戰爭期間的瑞芳、東港、蘇澳事件都可算是終戰前臺灣的政治冤獄事件。

日本時代的警察大致奉公守法盡忠職守,但因執法嚴厲而造成警民關係緊張,民眾對警察心存畏懼敬而遠之,前述家長用警察來嚇唬不服管教小孩就是最好的例證。儘管如此日本時代仍然有不少警察愛護民眾的佳話,例如抗日派文學家楊逵,在他生活困頓之時,日警田春彥正也曾給予資助。

嘉義縣東石鄉副瀨村富安宮崇祀日警森川清治郎,就是最廣為人知的案例,森川在一九○一年任職於東石鰲鼓派出所,他熱心助民就醫,指導產業改良,推廣日語,為民伸張冤屈,救護庄民等善行頗多,尤其因庄民生活貧困無法繳交賦稅,他代求減免未成,又逢轄區發生傳染病,讓他憂憤交加,乃引槍自盡(也有一說是他為救治鼠疫患者而受感染身亡)。

富安宮記載的義愛公 (森川清治郎)事蹟。
圖片來源:截自魯迪趴趴走臉書。

二十多年後當地又發生傳染病,據說他顯靈提示預防和治療的方法,於是庄民刻神像將他奉祀在富安宮,日本警察蜕變成為臺灣神─「義愛公」。

而除了義愛公之外還有不少有名有姓或輾轉附會而成的「日本人臺灣神」,這些神的神明化過程,可從歷史、民俗、文化等不同視角作學理探究,也可從「小的」民眾的生活世界與心態思維去思索他們的記憶歷史。

本文摘自《「小的」與大人》一書。

「小的」與大人

  • 作者: 戴寶村等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20/02/05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