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二二八毋通袂記 本土社團集合籲「拒絕遺忘堅持反抗」

主辦單位之一的台灣共生青年協會理事長李思儀。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四十多個本土社團將於本週六(22 日)集結,發起第四次「228‧0 紀念行動」號召全民上街,發起團體於今(18 日)在蔡瑞月舞蹈社舉行記者會,會中示範遊行的隊伍,並發表今年活動的訴求,今年的行動以「拒絕遺忘 堅持反抗」為題,表達人民拒絕遺忘的決心,督促執政當局持續推動與落實轉型正義。

2017 年,二十餘個公民團體共同發念行動,復刻 1987 年陳永興醫師、李勝雄律師與鄭南榕先生發起的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之遊行,號召人民一起肅穆地走上街頭,提醒執政當局面對歷史責任。

未曾缺席二二八紀念行動的流亡藏人第二代、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今年有四十餘個團體,由陳文成基金會及台灣共生青年協會共同籌備,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等公民團體、大學高中社團共同合辦,發起「228‧0 拒絕遺忘 堅持反抗——228 七十三周年紀念行動」,再次邀請人民一起上街。

今年的紀念行動以遺忘跟反抗為核心,由曾擔任共生音樂節總召的徐祥弼撰寫宣言,從發生在二二八的行動與那些反抗開始,希望去記憶那些在二二八中行動並挺身的人,也記憶在台灣民主運動中,那些面孔模糊的人們。行動宣言欲傳達給大眾的是要重視過往行動的反抗並記憶歷史。此次也特別針對近年的人權狀況提出三點人權訴求,希望在這塊土地上的各種聲音與行動可以被看見,也將對於台灣以外的關懷展現。

紀念行動預計步行數個歷史場景,在當年「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演講會的重要地點日新國小集合,前進 228 的事發點「天馬茶房」,行經「專賣局台北分局」、「台北放送局」(台灣廣播電台),終站為「長官公署」(行政院)。在音樂為基底的行進中,肅穆唱名 228 政治受難者姓名,不要讓這些名字被遺忘。

行動宣言起草者徐祥弼宣讀《228 七十三周年紀念行動宣言》。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終點的紀念儀式,特別規畫以手語「念」柏楊的詩,用「無聲」表達受難者與家屬說不出的「心聲」,也將由李勝雄律師口述二二八歷史、林宗正牧師祝禱,同時,行動宣言起草者徐祥弼發言並於現場宣讀《228 七十三周年紀念行動宣言》、最後由民眾獻上長春花祝福台灣。

發起「228‧0 紀念行動」的公民團體表示,將每年每年持續上街,傳達記憶的決心,也將持續督促執政者推動落實轉型正義,公開真相、釐清責任,並呼籲理解 228 不只是一場活動,必須是行動,是現在式,更是未來式。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是流亡藏人第二代,他說,自己每年都會參加二二八遊行,歷史是不能忘記的,藏人也從 1959 年 3 月 10 日經歷大屠殺,他的爸媽也從西藏流亡到印度,因此,他希望台灣的青年能夠好好了解台灣的二二八。

Formosa 青年議會籌備處的郭潤庭呼籲台灣人共同追求台灣建國。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Formosa 青年議會籌備處的郭潤庭則提到,二二八是中華黨國體制對台灣人民 ê 大屠殺,二二八大屠殺是台灣社會集體 ê 空喙,活落來 ê 人 ê 言論自由 kah 思想嘛予 in 搶奪去,這是中國國民黨對台灣社會集體 ê 謀殺。她強調,只有去除中華民國對台灣 ê 殖民、獨立建國,予台灣成作台灣人 ê 台灣,二二八大屠殺 tsiah 袂閣一拜來發生!

而陳文成基金會昨日和台灣大學校方簽約,確定要在台大校園設一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工程花費估計需要 1200 萬元,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說指出,歷史不能忘記,若忘記歷史,是自取滅亡;原本台大答應各出一半,結果管中閔說政治很敏感,台大不要去募款;社會人士非常踴躍,3 個月就募到 1000 萬元以上經費,這個廣場不只是給台大學生,更要讓年輕一代了解今天得到的民主多麼不容易。

主辦單位之一的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透露,台大校長管中閔對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態度相當消極。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228七十三周年紀念行動宣言》

「這座島上乃是愛好和平與自由的人,停留的地方。」

現在,臺灣人或許難以想像再有一場暴烈的衝突在市區的街頭竄動,難以想像那些看似遙遠的催淚瓦斯與莫洛托夫雞尾酒在自家門前燃燒。或許更難以理解,為何一位剛從台大畢業的新科疫病醫生,會毅然離開手術台,將自己投身混亂與鋪天蓋地的黑暗。

大戰結束,歡天喜地期待著過好日子的臺灣人,卻迎來更為全面的壓迫。郭琇琮與他的朋友決心挺身保衛他們的家鄉、醫治戰後破敗的社會。為了生存,為了自由,也為了其他廣大的手足同胞,能有身而為人的基本尊嚴。

帶著費希特《告德意志國民書》與臺南工學院學弟們,去守護嘉義市民的吳慶年如此;為了紀念二二八,遊行在軍警脅迫下的戒嚴場景的鄭南榕、陳永興與李勝雄等人如此;反杜邦、反軍人干政、爭取總統直選、反迫遷運動、勞工運動與同志運動中,每一個走上街頭,隱身在群體想望中面目模糊的人們,更是如此。這不是因為憤恨才反抗,而是心有所愛所以獻身。

「咱真可憐,攏無發言權,只會使靠行動。」

1947 年春天那場席捲全臺的激烈衝突之後,整座島被決絕地壓制,就此失語。失蹤、刑求、無辜遭戮,今日香港的情節,不斷在那個年代上演,每個人都活在不可言明的陰影,每個人都是國家潛在的敵人。暴露在巨大的暴力之中,一代又一代,在漫長的歲月倖存到了現在,我們無法再經歷一次那種悲慘稀微。

無論是二二八緝菸血案前後,讓島嶼全然失序的緊繃情緒,又或者今日被民粹政客煽動起來的認同政治,在在都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撕裂我們所愛的土地人群。面對這些滋長的不理性、盲目與仇恨,我們只有起身回擊,用行動團結彼此,才能真正守護我們的夢與幸福。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

那些苦難的日子,從來就不會輕易的過去,反而會化成憂懼一生跟隨。儘管解嚴,儘管不再有情治人員緊盯,但驚惶還在,痛苦的記憶還在,餘生的日子從來就不會靜好。

但他們還是勇敢的活下來了,見證恐怖之後,將尋常的生命活成反抗的姿態。於是我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談論,談論那些傷痛與暴力,直到那些過去的禁忌不再被忌諱,直到那些被遺忘的重見天日。

面對過去的撕裂與傷害,以及對信仰價值的不斷威脅,我們必須更加堅強,才不會輕易失去溫暖的風與自由的土地。好好挺起身子,我們要努力地像個臺灣人站起來。

「毋通袂記二二八」

73 年過去了,43 年過去了,2020 年你在哪裡?

2 月 28 日這天你會在哪裡?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