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武漢肺炎將帶來強烈經濟寒流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郭永興,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武漢肺炎是近來國人最關心的話題。最新的醫學期刊指出,去年十二月在武漢已經有新型肺炎的人傳人現象,並且在一月上旬已經有七名醫務人員感染,但是中國一直到一月十一日還在宣稱,沒有明顯人傳人現象。拖到一月二十日中國中央終於公開承認有醫療人員感染,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就封城了。

中國如此掩蓋事實,只求升官的顢頇共黨官僚文化,跟只能有歌舞昇平一片繁華景象的媒體控制,不僅害了中國人民無防備的暴露在新型肺炎的威脅下,也讓各國措手不及,疫情竄流到世界各地。

不過現在說中國怎樣,恐怕也無事於補,君不見 WHO 總幹事譚德塞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後,還大力稱讚中國的防疫工作,堅稱中國在分享疫情資訊上是公開透明。我們可以看見,就算發生武漢肺炎的世紀大災難,中國操作銳實力(sharp power)還是威力不減。

目前世界各國最擔心的,除了控制疫情,防止來自中國的武漢肺炎入境,或者在境內發生社區傳染之外,就是擔憂武漢肺炎對於經濟的影響。別的不說,武漢肺炎疫情失控以及中國1月27日起停止海外旅遊團出團,讓期待中國過年觀光客的世界旅遊業心情是跌到谷底。然而,武漢病毒對於世界經濟的影響,不只是短暫的觀光旅遊業衝擊,恐怕會在今年上半年帶來強烈的經濟寒流。

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以下筆者的分析,是參照日本金融智庫「農林中金総合研究所」刊物《金融市場》2020年2月號裡所刊載〈感染が拡大する武漢発の新型肺炎~2003年の“SARS”による中国経済への影響:中国経済金融〉一文。

然而筆者首先要說明,此次的武漢肺炎所帶來的經濟影響,應該比 SARS 大許多。首先在 SARS 爆發的 2003 年,中國的經濟規模與現在差距甚大。2003 年中國的名目 GDP 是約 13 兆人民幣、2019 年是約 99 兆元,兩者差距了約 7.4 倍。因此 2003 年中國經濟的減速,與現在的減速,對於世界經濟所帶來的衝擊,是不可比較的。

舉例來說,2003 年到日本的中國觀光客只有 45 萬人,到了 2019 年成長為約 959 萬人,兩者相差 21 倍,2003 年陸客減少對於日本經濟影響不大,但是以 2019 年的陸客規模來說,就會帶來重大影響。根據野村證券的推論,日本只要外國觀光客減少 10%,GDP 成長就會減少 0.1%,這個 0.1% 對於整年 GDP 成長率在 1% 上下浮沈的日本來說,意義重大。

同樣的,台灣在 2008 年才開放陸客觀光,因此 SARS 發生時,並沒有陸客減少的問題,但是 2019 年訪台陸客已經超過 270 萬人次,是台灣最大的海外觀光客來源。因此武漢肺炎絕對會對台灣的觀光業,尤其是以陸客為主要業務的業者帶來重大影響。

武漢肺炎所帶來的經濟衝擊將會大於 SARS 的另外一個關鍵在於,武漢肺炎的疫情遠超過 SRAS。就已知感染者人數,武漢肺炎已經超越 SARS 的 8096 例,但是筆者深深恐懼的是,目前我們所看到的感染人數,恐怕只是表面數字。直到二月四日為止,中國統計全國確診人數是 20428 人。但是這是中國官方數字,從另外一個統計來看,可能比較容易看到真相。

日本一月二十九日從武漢撤僑第一批 206 人,經檢查有三人感染,其中兩位是沒有症狀的。這樣的機率來說,武漢在居人口的 1.5% 可能感染。而日本僑民在武漢居民之中,應該是居住衛生條件較好,同時有勤戴口罩習慣的居民。這樣的情況下推估,武漢一千萬規模的居住人口,可能十五萬人感染,但是中國到二月四日止,公告感染人數是兩萬多人,這恐怕只是表面數字。

就當年 SARS 的疫情來說,2002 年 11 月 16 日廣東省佛山市,首位「非典型肺炎」感染者被確診出來。到了2003年的 3 月初 SARS 在中國以外也迅速擴散,3 月 12 日 WHO 發出了全球警告。接下來到 5 月份為止,SARS 病情在全球走向高峰,其中包括台北和平醫院在 4 月 24 日封院。到了 6 月份疫情已經被控制,8 月份最後一位病人出院,SARS 疫情結束。

當年 SARS 對經濟影響最大的,就是從疫情全球爆發到疫情被控制為止的 3 月份到 6 月份。在統計上大多屬於 2003 年第二季的數據。對中國而言,因為當年經濟動能好,實質 GDP 在 2003 年四季的成長率分別為:1~3 月 11.1%、4~6 月 9.1%、7~9 月 10.0%、10~12 月 10.0%,顯示儘管第二季經濟成長雖然稍微減速,但對整年經濟成長影響有限。

相對之下,對於經濟規模小、又依賴觀光的香港,SARS 的影響就非常大,2003 年 4~6 月的實質 GDP 成長率與前年同期比是負的 0.6%、與 1~3 月(同期比是 3.9% 正成長)有非常大的差距。

SARS 對於台灣的經濟影響,跟香港類似,都在 2003 年第二季出現非常大的反動。台灣的 GDP 在 2003 年四季的成長率分別為:1~3 月 5.17%、4~6 月 -1.15%、7~9 月 5.41%、10~12月7.26%。顯示 SARS 的恐慌、導致消費、生產以及企業投資停滯的現象,對台灣經濟帶來相當大的影響。

以現在武漢肺炎的狀態,相對於 SARS 經驗,「在中國終於掩蓋不了事實 → 中國以外病情多被發現 → WHO 發出全球警告 → 三個月後全球疫情才被控制」的歷程,武漢肺炎病情要走向高峰再被控制,恐怕還要兩到三個月(例如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就預估,整體疫情會在 4、5 月達到高峰期)。

儘管有些學者認為,這次武漢肺炎與 SARS 相較之下,中國採取了封城等比較嚴厲的手段,因此控制住疫情的速度會比較快,但是站在料敵從嚴的角度來說,政府應該有心理準備,今年的第一季,台灣在武漢肺炎的衝擊下,將遭遇強烈經濟寒流,成長率可能為負。

政府除了持續執行防疫工作之外,也必須開始規劃如何幫助各行各業度過,這個由人禍(中國官方掩蓋事實)所造成的經濟寒冬。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