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央廣》因緣際會來台推廣「八旗」 滿洲後代富察延賀展現獨特視角看中國

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熱門中國劇「延禧攻略」讓台灣觀眾認識到歷史上的富察皇后、富察傅恆,事實上在台灣也真有富察氏後人,他就是「八旗文化」總編輯富察延賀,也是 2019 年金石堂年度出版風雲人物。富察延賀是滿洲後人,十年前跟家人搬到台灣,因緣際會下加入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創立的「八旗文化」品牌。從不懂做編輯開始,十年來,富察透過特殊身份提出獨特的「中國觀察」作為出版主軸,也出版歷史領域相關書籍,成功擦亮「八旗文化」在台灣出版界名號,稱得上是在台灣開疆闢土的滿洲文化勇士!

從零開始 在台豎起「八旗」旗幟

富察會在台灣開出版社,連他自己都預想不到。他說之前在中國上海一家很大型的出版集團工作,該集團旗下包括雜誌、報紙、出版等業務,他主要是擔任部門主管職務,經常大江南北四處跑,但就是沒有編輯書的經驗,當時與台灣出版界的接觸並不多,認識的人也很少。

十年前因為家庭因素,富察搬到了台灣,當時他找了唯一熟識的台灣出版界朋友幫忙看有沒有適合的工作,對方引薦他認識讀書共和國集團的負責人郭重興,兩人聊了半個多小時,郭重興當下立刻邀請他到旗下集團開出版社,沒多久他在環島的時候又接到郭老闆的電話,還告訴他連出版社的名字都幫他想好了就叫「八旗文化」,呼應他滿洲人血統,還說賠了錢算他的,不要有壓力。

富察坦言這些提議確實打動了他。富察:「(原音)他說我名字都幫你想好了,就叫「八旗」,因為他說你是滿洲人,就叫「八旗」。其實這個蠻誘惑我的你知道嗎?就是我對我的文化背景、出身有一個非常執著的熱愛,所以突然覺得哇,有一個出版社叫「八旗」,然後你知道對很多人那個誘惑力很大,他又講一句話,他說「賠的也是我的錢,不是你的錢,你不要有包袱啦」,我想說這台灣老闆實在太好啦,我就想說,自私點想,真的就是賠了,我也沒什麼損失嘛,而且我還沒有工作,然後我就答應他了。」

因為完全沒有出版編輯經驗,富察一切從零開始,連熟悉繁體字都花了一些時間,直排的文字編輯方式也和過去中國都是橫排的習慣不一樣,書封要怎麼設計、找誰設計,都只能慢慢摸索,加上手上沒有作者來源、沒有版權經驗、外語能力也不夠好,前一、兩年真的很辛苦,甚至一度差點關門。

後來閉門思考後,富察覺得自己來自中國、又有滿洲血統的身份,可以在出版市場主打「中國觀察」路線,提供台灣讀者不同的視角看待中國或台灣。果不其然,這樣的出版主軸確立後,「八旗文化」旗幟很快就在台灣出版市場迎風飄揚。

富察延賀(左)獲頒 2019 金石堂年度出版風雲人物。
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獨特外部視角 觀看台灣與中國

最初,富察先把中國著名知識份子許知遠的著作帶到台灣來,賣得很好;後來又引進海外英美駐中國記者寫中國的書,例如何偉的中國三部曲(《尋路中國》《甲骨文》《江城》)在台灣就賣得非常好,就這樣一步步把市場打開。

「八旗文化」推出的「中國觀察」路線書籍,主要是引介西方的中國研究,挑戰台灣兩極化的中國觀察,幫助讀者以不一樣的視角了解複雜的中國,包括「紅色滲透」、「中國:潰而不崩」、「重返天安門:在失憶的人民共和國,追尋六四的歷史真相」、「野心時代」等書,以外部視角幫助台灣讀者了解中國是什麼、中國的變化,都引發迴響與討論。

另外,他也積極推廣非虛構寫作的概念和實踐,並策劃和出版了華人媒體記者的非虛構寫作,為台灣出版帶來一股活力。富察也希望能培養台灣在地作家,特別是非虛構寫作者,但這還需要一段時間。

歷史出版領域也是富察著力的重點。儘管受中國教育長大,但擁有滿洲血統的富察卻對官方中國歷史有所質疑,他也認為現在的中國歷史很多都是 20 世紀初期國族形塑的結果,更受到國共兩黨的影響,牽涉意識形態,他則希望可以從長城以外的「內亞」視角重新思考中國歷史。所以他特別引用日本、美國學者對內陸歐亞的遊牧民族研究成果,挑戰傳統漢民族史觀,並陸續出版了美國學者關於「新清史」研究成果。

富察利用自己來自中國、又有滿洲血統的身份,在台灣出版市場主打「中國觀察」路線,提供台灣讀者不同的視角看待中國或台灣。 / 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富察觀察,台灣出版的世界史比較偏歐州視角,與日本史、台灣史之間也常常各自發展,分屬不同體系,彼此之間沒有對話,沒有一套從在地出發的完整知識建構體系。因此從 2018 年開始,他陸續引進 21 本日本講談社創立百年企劃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以東亞視角、海洋視角、全球史視角挑戰陳舊的世界史觀,希望台灣可以建立和世界史的關係,找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富察:「(原音)八旗有一個蠻強烈的外部視角,我們在看問題的時候,我們非常關心台灣議題,關心台灣的未來,關心台灣的主體性建構,可是我們不是從內在看,我們從外面切,你把台灣放在世界大的架構和體系你環境當中看待自己,那個才更重要。」

接地氣 出版主軸緊扣台灣

出版最重要就是要接地氣,富察説,他發現很多台灣出版界看待中國市場,都還是在一個大中華區的概念下思考,認為中國商機無限,現在只是因為兩岸關係惡化,未來還是大有可為,但他並不這麼看。

以「八旗」出版的中國主題書為例,富察想傳達的是,同樣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思考方式,讓台灣人能理解。富察:「(原音)其實我並沒有把台灣跟中國套在一個華人的概念,如果你從出版「在地性」去思考,最終一定會分化成若干個不同的主軸市場,尤其在人文、知識、歷史這些個議題,其實是非常在地的,所以(在地性)這部分是我覺得一定要非常堅持的核心。」

八旗的制度是讓旗下每個編輯都是旗主,旗主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去做自己想做的書。富察説,目前的「八旗」已經不是只有中國歷史或滿洲歷史的八旗,而是更開放、更多樣,有「美國觀察」、「國際關係」、也開發財經、科普以及保守主義政治哲學類的書籍,放手讓每個編輯權責相符推出自己想推的書。

富察在台灣的出版環境工作,體會到台灣自由、開放與包容。
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影視作品讓富察氏爆紅 趁機推銷滿洲文化

談到個人,富察笑說,因為清宮劇「延禧攻略」爆紅,讓大家對於他的姓氏感到好奇。他說他雖然不是富察皇后的後代,但確實是富察氏的後人,屬於鑲黃旗,戲劇熱播時,他還趁機打了八旗出版的「最後的皇族: 滿洲統治者視角下的清宮廷」,效果就相當好。

他也提到,事實上滿洲與台灣很有淵源,台灣是在滿洲帝國也就是清代時割讓給日本,日本扶植建立滿洲國時,許多台灣人到滿洲國工作,現任總統蔡英文的父親就曾到滿洲國待了一段時間,台灣也有很多知名人士比如導演鈕承澤、苦苓、馬景濤、胡茵夢、金溥聰、關中等,也都是滿洲人後代。由於正好他是滿洲人,富察笑說「由滿洲人說滿洲歷史,確實比較有說服力。」

中文系出身的富察也提到,曹雪芹其實是認同滿洲文化的漢軍旗人,「紅樓夢」就是滿漢文化結合的產物,賈寶玉對待女性的態度、還有小說裡的貴族家庭生活,都充滿了滿洲文化的價值氛圍。富察:「(原音)所以像『紅樓夢』裡面的那個大家族其實是一個典型的滿洲家族,而不是一個漢人家族,裡面很多的人際關係、習俗、穿衣服的其實都是滿洲的,當然它有受到漢化影響,所以其實我常常有時間沒時間,我就是翻開『紅樓夢』一章,讓我重新回到那樣一個生活在漢人文化圈、生活在中國文化圈的一個滿洲家族的狀態,對,所以我是這樣看『紅樓夢』的。」

在台灣住了十年,富察已經很習慣台灣的生活,也在台灣出版界豎起「八旗文化」鮮明的旗幟。他說,在台灣的這些年,讓他可以從更遠的距離重新理解中國,同時也看到了台灣可以扮演的角色。出版工作中也讓富察充分感受到台灣的自由、開放與包容,這是在中國不會有的經驗,他非常珍惜。

(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