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罷免韓國瑜是為所當為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大港子弟,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在總統大選落幕之後,敗選的韓國瑜宣布返回高雄市政府上班。這個理所當然的舉動,卻讓進行中的罷免韓國瑜運動,產生不同的意見。有的人認為應該要暫緩罷免,理由則有「窮寇莫追」、「對大局不利」等各種奇言怪論,有必要予以一一反正。

「窮寇莫追論」,大意是韓國瑜既然已經敗選,也對高雄市民道歉,便不需要追擊到底。言下之意,是把韓國瑜當作敗逃的散兵游勇,儼然已經落草為寇,問題在於,韓國瑜是現任高雄市長,回高雄市政府上班,是回到根據地的意思,哪來的窮寇呢?讓韓國瑜繼續握有市府資源,退可作為一方諸侯養精蓄銳,進又能挾韓粉餘威劍指國民黨主席,怎麼看都是依舊處於戰略有利地位

「對大局不利論」就更詭異了。有人認為,放著韓國瑜在高雄市政府,市政工作會佔據大部分心力,加上如果貿然罷免,恐怕會重演當年北農事件,對民進黨未來佈局產生隱憂。

不客氣的說,這種論述顯然脫離的現實脈絡,用空想般的類比,認為歷史會重演。那現實脈絡是什麼呢?有沒有經過檢驗。韓國瑜在北農時期擔任總經理,只要菜價沒有震盪到變成政治問題,都可認為是合格;然而北農總經理與直轄市長所需的治理能力,顯然是不同等級。

參選高雄市長時,韓國瑜越來越看漲的支持度,背後來源有三個:

  1. 能言善道激起藍營支持者士氣;
  2. 民進黨中央政府處於改革陣痛期,引發民怨;
  3. 民進黨在高雄長期執政的包袱,促使市民有強烈的換黨做做看思考。

這三個因素綜合起來,對選民的投票意向產生關鍵影響,遠超過北農送洋酒、雲林開私校卻喊沒錢等爭議。

就任高雄市長後,韓國瑜無心市政,而是覬覦總統大位。就職僅百日,便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此時的高雄市政府,已經找不太到市長,任由登革熱、豪大雨侵襲高雄。到十月初,韓國瑜更是無視市議會審總預算,請假三個月去搞總統大選。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一切動作,看在高雄人的眼裡,不要說韓國瑜的治理能力無法通過檢驗,簡直是根本不想接受檢驗。如今回到高雄市政府後,第一天的第一個公開行程晚到早上十點,隔日更只有兩個公開行程,地點還全部都在市政府。這像是有心處理市政的跡象嗎?就連市議員的行程都比韓國瑜多吧?

經過去年 12 月 21 日的數十萬人罷韓遊行後,高雄市民對韓國瑜的態度,早就不是參選市長之初,願意給這個已經淡出政壇多年的失業男子「再一次機會」;如今高雄市民對韓國瑜的想法,已經是「怒髮衝冠憑欄處」,多看一眼都討厭。

因此,時空環境截然不同,採取罷免不但不會「重演」北農經驗,更是時勢必然。當 We care、台灣基進、公民割草三大主力團體,在短短數月內累積三十萬份以上連署書,並且於去年 12 月 25 日送交高雄市選委會後,罷免就是一個進行中的程序。此時喊停,不只是重挫己方士氣,更將會因為《選罷法》第 83 條的規定,一年內不得再提罷免,等同於奉送韓國瑜保護傘。屆時也將進入 2022 年地方選舉的時間表。

是否要罷免韓國瑜,不應淪為政治算計。

初次選舉就像網購,因為沒有實際體驗過,只能先憑口碑或形象決定購買與否。罷免則是《消保法》保障的退貨機制,如果不滿意、產品有瑕痴,當然可以把商品退回去。

無論最後罷免是否會獲得多數支持,但韓國瑜對高雄市民造成的傷害,特別是情感上的背叛,絕對不是總統大選後的道歉就可以當作交代。如果回想在大選期間,特別是韓國瑜聲勢看好的時期,是如何回應他口中的「韓黑」,便可知道這個人就是小混混性格,有人出於慈悲再給他一次機會,他只會打蛇隨棍上,吃人夠夠。現下的道歉,不過是他做戲避風頭的過場橋段。

另一方面,韓國瑜在高雄的崛起,固然是高雄市民出於「換黨做做看」的集體情緒,但是民進黨也要正視長期執政之下,是否在資源分配上因為可能的僵化,導致部分市民團體與區域的不滿,催化「換黨做做看」的氛圍,讓韓國瑜憑著一張嘴,就可以掀起巨大波瀾。

縱使此人「城市不築,敗市有瑜」,但韓國瑜式的煽情言語,其中一句卻十分值得深思「民進黨不是高雄人的爸爸」;另一方面,總統蔡英文則是以更為謙卑的態度作為回應「高雄人沒有對不起民進黨,民進黨決不會辜負高雄」。

高雄人此刻的罷韓活動,與其說是鎖定韓國瑜,更不如說是向所有希望入主高雄市政府的政治人物,發出一次強烈的訊號。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