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篇投書還原家博當日清白行蹤 促轉會更促解密檔案揭露林宅血案

林宅血案發生地。 圖片來源:截自 YouTube 影片《自由的向望》 主題曲《路》全臺首播

(芋傳媒記者陳柏仰報導)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近日針對林宅血案調查進度在臉書發文,提到當年被視為疑犯的澳洲學者家博(J. Bruce Jacobs),在國安局保管、尚未公開的機密檔案中,存有家博在案發當天中午打電話到林宅通話的紀錄,然而國安局認定該批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而援引《政治檔案條例》第 8 條第 2 項、第 4 項之規定,使該批檔案須屆滿 50 年後方能提供外界閱覽。

家博當年來台研究地方政治,而與黨外人士、林家結識,而促轉會從國安局的檔案中發現,曾被警方視為疑犯的家博,於案發前與林義雄的雙胞胎女兒通話的電話監聽紀錄,家博曾於事件發生後 3 日(即 1980 年 3 月 2 日)的偵訊筆錄中表示,案發當日中午曾打電話到林家,由林義雄的雙胞胎女兒接聽,以此證明當時自己並不在場。

澳洲學者家博(J. Bruce Jacobs)在威權時期對民主運動人士有許多協助,歸國後仍投入許多友台活動。
圖片來源:中央社

檢方在林宅血案發生後,以殺人罪嫌偵辦家博,並予以限制出境二個多月。負責林案調查的專案小組始終認為家博若非參與者,亦為「知情者」。例如 1998 年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的重新佈署偵查報告指出,根據檔案資料研判,「家博可能對本案有相當程度之瞭解」。到了 2009 年的高檢署重啟調查,仍打算將家博當年在宿舍留下的跡證重新鑑識,後來因為無法取得家博血型進行比對才沒有進行。

2009 年高檢署重啟調查報告公布後,家博更投書台灣媒體強調該份報告雖掌握林宅遭到監聽,但在公佈的監聽紀錄中,卻「並未提到我在 2 月 28 日當天中午左右與林的雙胞胎女兒的通話,可能就在她們被殺之前的數分鐘。」

促轉會指出,這批解密檔案中,首次揭露的警總呈給國安局之「林義雄動態」檔案,證明國安局於案發後不久即確認家博確曾在當日中午致電林宅,且承辦人員認為其「涉嫌可能不重」。檔案記載:「據是日值班同志記憶所及,家博確於 12:00 左右電林宅與小孩聊天」、「家博之涉嫌可能不重,巧合之情況很有可能」。而另一份國安局的監聽紀錄檔案亦紀錄家博在電話中對林亮均姊妹說:「叔叔今天沒有時間來看你們,叫他們要乖一些。」

另外,在昨(16 日)於許建榮投書到蘋果日報的內容提到,2009 年馬政府時代高檢署重啟調查時,還希望比對家博的血型,高檢署想知道家博是否為 O 型,但卻未聯繫人在澳洲的家博。家博為此投書《蘋果日報》,表示很樂意告訴台灣政府,他的血型是 B 型。

生還的林奐均表示,行兇的人不是她認識的人。
圖片來源:截圖自YouTube 影片 Blacklist – Short Series 3 – Shadows of 228

投書的許建榮表示,他正在校訂翻譯家博的回憶錄《The Kaohsiung Incident in Taiwan and Memoirs of a Foreign Big Beard》,根據回憶錄記載,1980 年 2 月 28 日星期四下午,家博有兩場訪談,分別是連震東與陶百川。因此,家博花了整個上午研讀資料準備,直到中午才外出買便當回國際學舍。午餐時段,家博打電話到林義雄家想找方素敏(林義雄的太太),因為家博聽說她去監獄探視林義雄。

但是當天方素敏不在家,是雙胞胎女兒中的妹妹林亭均接聽電話。他們小聊一下後,家博原本想掛斷電話,但是雙胞胎姊姊林亮均也想跟家博聊天,家博告訴她們,當天稍晚會去拜訪並陪她們玩騎馬遊戲。當天下午,在訪談連震東與陶百川之前,家博前往學生書店買了《六法全書》,接著順利地完成這兩場訪談。 

在結束兩場訪談後,家博回到國際學舍時已經很疲倦,此時家博遇到同住國際學舍的 Nebraska 大學 Parks Coble 教授,家博就邀請他一同品嘗黑標約翰走路蘇格蘭威士忌。在稍事放鬆並短暫閒聊後,家博向 Parks 表示必須打電話給方素敏。

電話接通時,是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家博表明想要找方素敏,對方說她不在家,家博詢問她何時回來,對方回答:「我不知道,家裡發生事情。」家博認為他當時沒有警覺,當 Parks 問他是否去林家一趟,家博認為既然方素敏不在家,去了也沒有意義,更何況,約翰走路如此珍貴,於是家博回答說應該先把威士忌享用完。

在接近晚上 6 時,家博和 Parks 一同前往林家。

案發當年的家博。
圖片來源:截圖自YouTube 影片 Blacklist – Short Series 3 – Shadows of 228

他們抵達時,林家已經被警察與記者層層圍繞,家博詢問發生什麼事,但是沒有人回答,於是家博按了門鈴卻無人應答。

幾位記者拍下了家博按門鈴的照片。由於當時是台灣的冬天,天色已經相當暗,記者閃光燈的反光在照片中清晰可見。家博說,然而在此後,這些明顯看得出閃光燈反光的照片,卻成為他被指控在正午時分前往林家的證據。

最後,終於有人告訴家博,方素敏去了仁愛醫院。家博急忙趕去醫院,並在抵達時遇到康寧祥。康寧祥告訴家博,林義雄的媽媽及雙胞胎女兒被謀殺了,林義雄的長女林奐均還在急救中,方素敏則在醫院接受鎮靜治療。反對派人士紛紛趕到醫院,許多人告訴家博是情治人員謀殺林義雄的媽媽及雙胞胎女兒,但是家博都回答他們,情治單位不可能如此愚蠢。當時醫院裡頭有許多警察,家博也向包含張組長在內的警察表示,他曾經在中午左右跟雙胞胎姊妹通電話,並且很慶幸自己能夠協助警方建構她們仍生存的時間表。

在不知狀況之下,醫院許多反對派人士對自身安危感到憂心,於是他們當中一部分人決定同宿在附近的財神大酒店。到了財神大酒店後,家博決定將這起謀殺案通知國際特赦組織,於是就從財神大酒店發了封電報給國際特赦組織。

2 月 29 日星期五,家博前往總統府訪談當時的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沈昌煥。家博原本計畫要訪問沈昌煥對於中央改造委員會的看法,但是事實上他們後來都在談論前一天的林宅血案。這是家博第一次在訪談資深人物時落淚,他請求當局能夠寬恕並釋放監禁的黨外人士。他不知道沈昌煥是否有把訪問內容向上級報告,但是很顯然地他的訪問對於日後事件發展並沒有產生任何影響。

而促轉會的臉書文章也提到,家博在去(2019)年 11 月 24 日因病去世,來不及親眼目睹這些能夠證實其說法的重要檔案,依國安局的認定,即使家博仍在世,他至少須再等待 10 年,也就是 2030 年,林宅血案發生 50 年後,方得閱覽檔案。促轉會近年也多次呼籲國安局儘速讓檔案解密,以解開更多疑點、揭露更多真相。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