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分享聯合國工作經驗 謝佩芬:台灣要不停往加入聯合國前進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台灣聯合國協進會今(18 日)舉辦台灣入聯宣達團成員回娘家暨名人座談會,先前代表民主進步黨參選大安區立委、戰出歷屆最高票的謝佩芬也登台演說,分享了她代表吐瓦魯參與聯合國運作的過程,會後謝佩芬受訪時表示,她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雖然面對中國的打壓,但是國際情勢瞬息萬變,美中相爭之下,台灣國際空間有機會增長,台灣應該持續爭取參與國際社會。

謝佩芬在台下頻做筆記。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謝佩芬致詞時表示,在她還沒出國留學時,就曾在台灣參與許多台灣入聯的倡議組織與活動,到美國留學後也多次到美國國會遊說,希望推動更多友台法案,台灣自從 1971 年後(蔣家退出聯合國),台灣人幾乎無法進到聯合國,在聯合國的工作也出現人才斷層。

謝佩芬自幼就有到聯合國工作的夢想,她到了吐瓦魯之後,先擔任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實習生,最後從實習生裡面脫穎而出成為正職,更擔任吐瓦魯在聯合國對外談判的負責人,負責與其他一百九十多個會員國,針對吐瓦魯關心的各項議題進行談判與交涉。

在推動台灣入聯的過程,常有人質疑聯合國到底有何用處,謝佩芬坦言,在她實際參與後,發現聯合國確實在制度與組織上有些僵化、官僚,一些組織老化之後會出現的缺點和狀況,也都發生在現在的聯合國,「但是在聯合國的會議中,一國一票、票票等值,在任何議案,再小的國家都能有一票!」

謝佩芬過去在聯合國為吐瓦魯發言的畫面。
圖片來源:謝佩芬 臉書

謝佩芬說,吐瓦魯是全世界第四小的國家,在聯合國裡一樣有這一票,這一票就能和其他國家進行許多的交涉,在多邊組織裡,票票等值的規則彌補了小國與大國之間的差距,她擔任駐聯合國的選舉官,在聯合國裡的各項議題甚至安理會的選舉,許多候選國都會跑來向她爭取支持,這張選票正是聯合國提供給小國的機會。

吐瓦魯駐聯合國代表團僅有 3 人,包括大使、大使夫人以及謝佩芬,謝佩芬笑稱,很多人都說她是被大使夫婦領養的孩子,也因為只有三個人,所以負責的工作非常多,不過她也因此迅速累積了許多經驗。她繼續說到,在過程中她有一個很深的體悟,就是在一國一票、票票等值的狀況下,給了小國一個很大的談判籌碼。

何謂小國的談判籌碼,謝佩芬也舉例說明,在她擔任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工作中,接到最重要的一個任務就是讓吐瓦魯留在聯合國「低度開發國家」的名單裡。吐瓦魯是僅有一萬人口的小國家,經濟狀況不佳,繼續名列「低度開發國家」,才能分得聯合國更多的補助與資源,這份名單設有 GDP 的限制,但是吐瓦魯人口少,人均 GDP 相對較高,歐盟則以此為由,希望將吐瓦魯除名於低度開發國家之外。

東亞政治專家 Dr. Bill Sharp(著紅衣者)與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專注地聽謝佩芬分享。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然而吐瓦魯相當需要聯合國的補助,所以吐瓦魯政府希望謝佩芬爭取能續留低度開發國家名單,在這個議題中,站在對立面的是德國、法國等大國,於是謝佩芬先從處境或地緣關係相近的小國著手,包括南太平洋其他島國以及馬爾地夫,謝佩芬說,當時馬爾地夫也剛剛被除名,除名之後馬爾地夫的經濟更是一落千丈,所以她也拜訪了馬爾地夫的代表。

有了南太平洋其他島國和馬爾地夫的支持,仍難以和歐盟抗衡,於是謝佩芬開始遊說非洲、中南美洲國家,除了動之以情,也提供一些利益交換。謝佩芬表示,吐瓦魯雖然在經濟、軍事上都是弱勢,但一樣在聯合國裡有選票,以及發言的權利,所以就利用這張選票去換取支持,也因為很多國家覺得低度開發國家名單事不關己,所以立場上相對中立,就更容易爭取到支持。

就在短短的幾個月內,謝佩芬訪遍一百多個國家的代表團,雖然吐瓦魯和其他國家可能相聚將近半個地球,但是因為有聯合國,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距離,就只是紐約街頭的幾條巷子,在一番遊說之後,吐瓦魯成功讓歐盟退讓。

謝佩芬向大家分享她在聯合國的工作經驗。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謝佩芬直言,當時歐盟在這個議題上太過輕敵,歐盟沒有料想到吐瓦魯會這樣一一去遊說各國,而這也是聯合國給與小國的機會,一張平等的選票,以及把各國代表聚在一起,不用東奔西跑或更多的利益交換,一張選票、幾條巷子來回地遊說,最終完成這項任務,讓吐瓦魯繼續留在低度開發國家名單中。

「聯合國給了每個國家平等的基礎,創造一個雙贏的機會!」謝佩芬表示,在一番遊說之後,對於吐瓦魯而言,保住了國際援助,其他國家也可以在其他議題上得到吐瓦魯這一張選票的支持,如果沒有聯合國,就無法促成這樣的事情。

謝佩芬也指出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困境,因為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國,在爭取其他國家支持時,都是一對一的談判,大國與小國之間有些不平等,也常常需要給予更多的實質協助與條件交換,成本高出許多,如果是在聯合國當中,台灣就有一張選票,這會是台灣的免費籌碼,可以用更低的成本獲得更大的利益,這也是她在聯合國當中得到最大的啟發與收穫。

前國防部長蔡明憲與前無任所大使楊黃美幸(著條紋外套者)。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會後,謝佩芬也接受芋傳媒的採訪,芋傳媒記者問到,謝佩芬是否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台灣又該如何加入聯合國。謝佩芬先笑嘆,「這個問題真的很大」,接著她也堅定地說,「我當然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不只是聯合國,包括其他的國際組織,台灣都應該加入,台灣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不該被排除在外,加入這些組織也才能最快速地與國際脈動接軌。

至於台灣如何加入聯合國,謝佩芬表示,現階段要加入聯合國是有困難的,國際上面臨中國的打壓,中國在安理會中具有否決權,除非台灣能在法理上排除中國,不然是絕對沒辦法加入聯合國的!

謝佩芬說,雖然有些困難,但台灣仍然要不停地往這個方向前進,包括持續向國際社會倡議,讓全世界知道我們是真的有心要加入聯合國,因為一個國家主觀上表達他的意願,在國際法上有他的意義,而從美中相爭就看得出來,國際社會變遷非常快速,台灣接下來的國際空間是有機會增長的,所以台灣一定要持續倡議!

2007 年謝佩芬參與 915 台灣入聯大遊行。
圖片來源:謝佩芬 提供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