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思想坦克》請國會議員要遵守就職宣誓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李中志,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中國在習近平的掌權之下逐漸脫去和平崛起的外衣,西方民主國家也逐漸警覺中國的威脅,開始調整對中政策,台灣再度成為東西對抗的最前線。加上前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潰不成軍,中國的介入喧囂塵上,亡國感油然而生,台灣能否在 2020 的總統與國會大選上守住,成為世界的焦點。

儘管台灣的存亡牽涉美國利益,但仗還是要自己打,如果這一條防線失守,中國將長驅直入,全島淪陷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美國也將愛莫能助。不只台灣人憂心,舉世也都在密切注意台灣人怎麼打這一仗。感覺上很像當年的 823 炮戰,只是中國用假訊息與口水取代了傳統戰場上的砲彈與煙硝,瘋狂濫炸在台灣的民主戰場上。能否守得住,就看這一役。

所幸在選民高度的焦慮中,蔡英文總統不但以壓倒性勝利連任成功,還以 817 餘萬的得票創造了台灣民選總幾乎不可能複製的紀錄。民進黨的區域立委也表現亮麗,拿下 46 席,不分區則在小黨的分食下守住13席,加上兩席原住民席位,以總共 61 席單獨過半。外加上基進黨陳柏惟與退出時代力量的林昶佐,台派仍在立院掌握絕對優勢。

這一役或許逆轉了中國利用台灣民主對台滲透的進程,但中國對台分化的目標不會改變,尤其令人擔憂的是,紅色力量已靠著國民黨的不分區夾帶進入國會。這些人可以跳過民意檢驗,直接以其不同的國族想像,為所欲為。例如最引發爭議但不是唯一的紅色勢力便是退將吳斯懷,又如由新黨借將的葉毓蘭。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些人選後不但無視選民唾棄國民黨的理由,還大言是他們在不分區名單上,才讓國民黨免於滅頂。要他們反省,簡直是緣木求魚。依吳斯懷大喇喇教導中國解放軍如何對付美軍的心態,美國放心將敏感的武器交給台灣,再由他們來監督嗎?他們將對中國扮演什麼角色?眼看吳斯懷葉毓蘭們再不到一個月就要登堂入室了,將依憲法賦予的權利得到國家的重要資料,國人放心嗎?

其實對正常國家而言,懷疑民選國會議員的忠誠度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但台灣還不是正常國家,本質上還是處在內戰的狀態,至少對急統派如此,更糟的是他們不站在台灣這邊。美國的有一段歷史值得我們借鏡。

美國建國後國族意識逐漸鞏固,公職人員的忠誠問題一直沒有出現重大爭議,尤其是民選的國會議員,對聯邦的效忠幾乎無須置疑。直到南北戰爭爆發,南方數州宣布脫離聯邦,參議院驅逐不願效忠聯邦的參議員,但公職人員的忠誠問題仍然是普遍的擔憂。林肯總統於是在1861年依戰時國會擬定的宣誓詞,要求行政部門所有的公職人員依此宣示。

這個誓詞就是所謂的「絕對忠誠誓詞」(Ironclad Oath),部分誓詞如下:「我 XXX 鄭重地宣誓,自從成為公民以來,從未自願使用武器攻擊美利堅合眾國,從未自願給予武裝的敵人任何協助、諮詢、鼓勵,也從未自願接受對美利堅合眾國有敵意的政權下任何職務或試圖扮演任何角色……」

林肯並沒有要求這個誓詞用在國會議員上,但許多議員自行以此宣示效忠。來自德拉威州的參議員 James Bayard 不同意這個做法,拒絕宣示,但國會也拒絕讓步,以28比11決議,要求所有國會議員必須以「絕對忠誠誓詞」宣示才能就職。Bayard 大為不滿,於是在依法宣誓後立刻辭職抗議。

南方出身的參議員安德魯強森 Andrew Johnson 從未加入南方政府,成為林肯的副總統,林肯遇刺後成為總統。強森總統遵循林肯戰後的重建基調,以和解為前提,鼓勵了南方各州選出前南方政府的官員成為聯邦議員。但國會拒絕他們就職,因為無一能通過「絕對忠誠誓詞」的要求。

眾議院的法治委員會在 1868 年提議修改,主張既往不咎,只要未來願意效忠即可,不管過去的紀錄。委員會於是提出修訂的版本,後來成為沿用至今的版本。但在當時並沒有得到國會的支持,最後被投票否決掉,束之高閣。反對者直指此舉是容納叛徒成為國會議員,等於是鼓勵背叛國家,無法容許。

爭議必須等到內戰後 20 年,南北逐漸和解,對忠誠的疑慮在新一代議員中慢慢消失,1884 年決議取消「絕對忠誠誓詞」,以上述修改過的版本取代。修改過的誓詞不問過去,但對聯邦效忠的要求仍然一絲不苟。

如今回頭去看那一百多年前的歷史,因內戰產生的「絕對忠誠誓詞」凝聚了公務人員與民意代表的忠誠度,還延伸至戰後數十年,確實阻擋了曾經效忠敵人的叛徒進入政府部門與國會。戰敗臣服的南方政客固然憤憤不平,但此看似行禮如儀的誓詞,確保了重建工作的順利進行,在那個時代是必須的防衛機制。

台灣呢?根據維基百科,台灣立委的就職誓詞如下:「余誓以至誠,恪遵憲法,效忠國家,代表人民依法行使職權,不徇私舞弊,不營求私利,不受授賄絡,不干涉司法,如違誓言,願受最嚴厲之制裁,謹誓。」

其中只有「效忠國家」留有不明確的空間來討論吳斯懷們是否有不忠於國家,但若以美國「絕對忠誠誓詞」的標準來看,吳斯懷們顯然是不夠格的,不但過去自願給予武裝的敵人協助、諮詢、鼓勵、扮演呼喚國家投降的角色,可能還是現在進行式。

我們能擬出一個誓詞讓吳斯懷們汗顏嗎?也許有人說就算吳斯懷宣示他也不信,宣誓就職的確只是一個莊嚴的儀式,但也是我們敬畏國家的表示,至少對其他的公職人員而言,一次一次的效忠宣示,是一個慢慢凝聚國族意識的過程,我們要開始做了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