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想想論壇》無價的幸福--跑在民主的土地 呼吸自由的空氣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本文作者為謝幸吟,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

跑步,踩著民主的土地,呼吸自由的空氣,在台灣再自然不過,到日本名古屋、神戶,與愛沙尼亞塔圖的三次海外馬拉松的經驗也都如此。但是,去了一個監視器無所不在的國家、搭大眾交通工具不用票、直接人臉辨識的城市,我更珍惜一直以來覺得理所當然的民主與自由。這是 1 月 5 日參加中國廈門馬拉松,1 月 3 至 6 日短暫停留四天的感受。

廈門馬將近 3 萬人參加,在賽道巧遇朋友,是去年11月神戶馬之後,兩人第二次的賽道緣份,決定拍照留念,賽道旁警察比志工多,請警察幫忙拍(好震撼!沒看過警察這樣大陣仗,站滿主會場各個安檢點、補給站。)橫拍直拍都避不掉背景超大的標語–「一國兩制統一中國」,我和朋友都無法接受,只好自己 p 圖。香港已經用血淚甚至是生命的代價,證明這句口號的荒謬。

廈門馬巧遇朋友,我們無法忍受背景的標語「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索性自己「p圖」。(作者提供)

並肩跑著,我們自然而然聊起 1 月 11 日的選舉,但很快意識到,回台灣再好好聊。為什麼在中國廈門,變得這樣小心翼翼?害怕什麼?是入境時,海關分成「中國人」與「外國人」,而我習慣性往「外國人」指標走去,背後有人大叫「喂」,要求我走回來。因為這樣嗎?

因為沒有選舉,中國老百姓不能聊自己國家的選舉,但我和朋友都在台灣出生成長,我們熟悉也珍惜台灣的民主,我們關心選舉,我們可以自由投票選總統,選國會議員,我們賺錢繳的稅,一毛錢都不用繳給中國。「中國人」、「Chinese Nationals」(廈門海關寫的),和我的關連在哪裡?想不通。只因為參加了跑友力推的廈門馬,我忍耐在這樣的現實之中。

拍照完拿回手機(怕警察扣住手機偷走資料嗎?),我和朋友繼續小聲說,一定會去投票呀!不知不覺變小聲,是害怕有人聽見我們支持的候選人,不會對中國卑躬屈膝, 我們會「被失蹤」嗎?1 月 11 日我不沈默,那天早上我決定帶著身分證、印章和投票通知單出門練跑,然後直接跑到投票所排隊。我不沈默我不沈默我不沈默,民主台灣民主投票我驕傲。

一上回收車,號碼布被蓋了援助車的印章。有位女跑者,因為沒有拿到毛巾,大罵15分鐘,說這是歧視。(作者提供)

廈門馬賽道還給我不同的震撼,就是加油團高唱愛國歌曲,歌頌毛澤東、歌頌五星旗,以為掉入平行時空,太奇妙了。

震撼還沒完,在日本兩次比賽,不管跑多慢,應援團「甘巴嗲」、「good run!」的加油聲沒有停過;在廈門,好幾次我差點被不同檢查站關門,警察喊:「跑快點,我們要關了」,然後轉頭向同事說,「準備收收吧,這些都跑最後了」。中國警察的話很直白,急於撤站,更讓人傻眼。

廈門馬起跑前。(作者提供)

更大的震撼,是髒,好髒。參加過大大小小數十場比賽,補給站附近的確難免髒亂。但廈馬可能因為我跑太慢,將近3萬人已經跑過,垃圾來不及清理,「根本是跑在一個大型垃圾場」,我這樣跟朋友說,「地上的橘、黃、白和亮亮的小點,不是楓葉和雪花,而是橘子皮、香蕉皮、塑膠袋、海棉和紙杯」。若真要比,靜止的垃圾還好, 一大堆人隨地吐痰、擤鼻涕;冷不防,痰和鼻涕就從四面八方飛噴過來,噁心極了。

同樣與人的素質有關的震撼,是插隊的習慣。如廁的人一出來,插隊者一個劍步衝入,「幹麻插隊?」,被插隊的人怒了。「我很急」,「我也很急」,兩人大吵。而跑前一天在鼓浪嶼時我被插隊,「不好意思我們都在排隊」,我客氣的說,對方不理,我就安靜了。

讓人害怕的氣氛與震撼之外,廈門馬拉松也是我第一次落馬,上了回收車。天氣愈來愈熱、膝蓋隱隱作痛,而且不想再看見滿場垃圾。「小姐姐別上車,別放棄,只剩 10 公里了,再堅持一下,你可以的」,615 關門配速員在後面喊,這是最被鼓勵的時刻。繼續跑或是上車?曾經猶豫了一念,「當我放棄比賽時,比賽也放棄了我」。我的廈門馬在 32K 結束。

廈門馬獎牌。(作者提供)

第三馬重新啟動,2 月 22 日在日本姬路,現在起認真練習。「真正要計較的,是自己是否準備好了」,這是帶團盧教練的分享,記在心上了。跑在民主的土地,呼吸自由的空氣,對我而言,是無價的幸福,比平坦的賽道更重要,不能只是因為賽道好跑就報名,要真心喜歡這個城市,才能真正享受比賽。全世界我最愛的城市–姬路,二月見,希望古典的姬路美景,帶著我的身心跑回終點。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