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從柯粉到柯黑,為什麼我不支持TMD

圖片來源:中央社

如標題所述,我想來談談到底是什麼讓我從柯文哲的狂熱支持者變成現在柯粉口中所謂的「柯黑」,以及對於 TMD 的一些看法在選舉剛結束的現在發文的話,就沒有什麼拉票敗票的問題了吧?

全文都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和感受,會斟酌援引影響自己的一些他人的文章,或許會有有失精準的部分,除了惡意謾罵以外的任何意見都接受指教。那麼以下:

2020 大選的結果,總統票由民進黨的蔡英文奪下史無前例的 817 萬票風風光光成功連任,看似是所謂「台派」的大勝利,但事實上立委席次分布也很值得我們關心。

與 2016 相比,民進黨席次由 68 席降到 61 席,其中有 13 席不分區;國民黨席次由 35 席微幅上升至 38 席,其中也是 13 席不分區立委,由此可知在政黨票的部分,藍綠兩黨幾乎是五五波。而本次立委選舉可說是最大黑馬的——只成立了不到半年的台灣民眾黨,在設有當選門檻的不分區立委一口氣奪下五席,一躍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也是我為何要寫這篇的原因——雖然 TMD 無法成為左右立院決定的關鍵少數,但身為最大第三勢力,今後 TMD 的動向必是影響國家運作的重要一環。

【黨】關於台灣民眾黨:

1.黨綱:先不論這個黨的核心理念到底是什麼,其中黨綱的第二章第七條表示:「本黨基於黨員普及化原則,允許雙重黨籍,不收取黨費」,乍看之下似乎很包容,但其實藏著隱憂。

首先我們要知道身為一個黨員的權力和權利是什麼?一言以蔽之就是在黨內有發言權、提案權、表決權,以及可以代表政黨參選。

黨費是維持政黨運作的其中一項重要經濟來源,而若是不收取「黨費」會造成什麼結果?

先撇除黨的資金是否充裕的問題,沒有交黨費的黨員,對於黨就沒有最實質的影響力(財源),而沒有影響力講難聽一點就是「不重要」,既然不重要,那黨中央有聽取你個別黨員的意見的必要嗎?

所以不收黨費非常有可能造成黨員的透明化,最後成為只有黨中央才有實質權力的單聲道政黨。

再來是「允許雙重黨籍」,具體一點講,擁有雙重黨籍的人若是碰上兩邊黨派的理念或行動衝突的時候,到底應該優先遵從哪邊的決定?

那我個人在得知可以雙重黨籍的時候,第一個冒出來的想法就是「聯俄容共」……恩?怎麼好像有種既視感?

2.黨員:

以下挑幾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人做介紹

【李旻蔚-新北第三選區】(該區勝選者為民進黨代表余天)

如果說本次立委選舉我最看不慣的人,大概就非她莫屬了。

父親為民進黨員李余典,黨內初選輸給余天以後讓女兒以 TMD 的代表之姿和余天競爭。以情理上而言,黨內初選輸了還再派代表選,並且是以其他黨的候選人身份……反正我不能夠接受,但我對她的不滿不是因為這個。

圖片來源:中央社

民進黨的代表確定是余天,以及李旻蔚以 TMD 的身份參選,當然民主社會中這是參政權的自由那就公平競爭,但是,李旻蔚的競選看板上卻出現了與蔡英文的合照??

民進黨團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澄清,「民進黨唯一支持余天」,但這樣的P圖照片,是否誤導了選民蔡英文支持她?(關鍵字搜尋 李旻蔚 看板 就會有各種照片了)

而對此,李的團隊回應是「這是粉絲自發掛的」。不論是真是假,你的團隊難道不該負起責任撤出所有的「P圖看板」嗎?

後續完全沒有去處理,退一萬步講就算真的不是你的團隊掛的,這幾乎是「抹綠」你的行為了,難道不會對 TMD 的支持者造成傷害?

完完全全的放任不管耶。

那講難聽一點,自己要跟民進黨切關係現在又好像是在蹭民進黨熱度的做法,我完全沒有辦法信任這樣的人若是當上立委,到底有沒有自己的原則立場這件事。

當然有權力的黨主席也沒有強硬去處理又是後話了。

【高虹安-不分區第三名】

我對她的了解不深,但是我認為她排進不分區不行的原因,是她曾是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幕僚(也就是媒體所謂的「郭家軍」)。而在郭明顯跳槽到親民黨的情況下,TMD 的不分區裡有「其他人的幕僚」,就回到我上面說的——這樣到底算不算是「聯俄容共」呢?

台灣民眾黨不分區立委被提名人、永齡基金會顧問高虹安。
圖片來源:中央社

【吳欣盈-不分區第七名】

台灣新光集團關係企業第三代,媒體戲稱的「新光公主」,在加入 TMD 之前得到最多鎂光燈的事件是她先生在她車上裝 GPS,兩人鬧上法院的離婚新聞——但這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

身為財閥千金——並不是說身為財團不能夠參政,搞階級鬥爭未免太紅了——難免會讓人有「從政是否是為家族利益?」的遐想,而對此她一直沒有給出讓外界信服的說法。另外就是即便當選也並沒有要請辭副總的身份,除了看不見「想要為財經相關法律貢獻專業領域知識」的決心以外,也加深了前述「利益迴避」的疑慮,以及這是不是也和 TMD 的黨綱「不收黨費」有關呢?

惡劣一點想,若真是因為她的財團身份才得以成為不分區,那麼這和 2014 柯第一次參選市長時大家說的「不要再是權貴」,不也很衝突嗎?

當然本屆立委選舉的結果確定了她不會進入國會,但單單是把她排進名單就讓人無法搞懂 TMD 的考量和原則到底是什麼。

【蔡壁如-血滴子/不分區第五名】

本次驚險擠進國會的 TMD 最後一席不分區,現任台北市市長辦公室主任。

我對於她個人的學經歷並不熟悉,對此就不多談。想說的部分是她被稱為「地下市長」的事,決策的執行者和柯口中的「辦黑臉」當然不是問題,只不過過於越俎代庖的行為難免給人權責不分的印象。

而若是這樣的人進入立院,是會貫徹自己的意識還是成為柯的傀儡代表是一大隱憂。另外關於她在不是自己的專業領域大放厥詞的事件也屢見不鮮,在此就不一一列舉。而她現在當選了不分區,對於台北市府的工作是否請辭?後續接班怎麼處理?也是重點。

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蔡壁如。
圖片來源:中央社

【賴香伶-不分區第一名】

我個人覺得 TMD 黨內本次的5席觀感較好的只有現任勞動局長的賴香伶。

把她排在第一確實可以看出 TMD 重視勞權的部分,不過後面幾席又和資方的聯繫過於緊密,所以 TMD 被認為「立場搖擺不定」、「沒有中心思想」並不是沒有原因。

講完了黨的整體,接下來說說柯文哲個人:

【人】關於柯文哲這個人:

1.失言:從「年輕長得漂亮,可去坐櫃台」、「女人大腿中討生活」到「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甚至是最近的「自焚說」,歧視不得體的言論比比皆是,關於歧視女性的部分已經有太多的分析,我要就針對我上面提出的後兩點說說我的看法:

「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

先不論韓國瑜到底是不是個貶義的詞好了,我不懂為什麼為什麼要講「肥」?

我自己,從小到大就都不是那種身材勻稱、標準的類型,他的這個說法非常完美的喚起了我小學的時候總是被異性嘲笑的各種「美麗回憶」,也因此這句讓我非常印象深刻、非常反感、甚至可以說是生理上的厭惡想吐。

今天你可以批評陳菊的施政、批評她的為人處事(就像我也很不欣賞她出書那件事),你為什麼要人身攻擊?

如果有柯粉看到這邊,我就問一句,我這篇全文有講說柯又老又醜又土一類的字眼嗎?我是不是全都是就事論事呢?

我當然知道這句話的起因是民進黨段宜康先起的頭(我也覺得他很無聊),沒事來一句「柯文哲是比較會讀書的韓國瑜」開始的。但你今天身為首都市長,為什麼要跟著他起鬨?

記者採訪的時候就回一句「請段委員認真處理國政,不要多說無意義的話」不是氣度就高下立判了嗎?批評陳菊的身材讓你覺得很驕傲嗎市長?

「自焚說」

這個其實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是台灣自殺的問題,二是圖博的抗爭。

第一點我不做評論,硬要說的話就是我覺得拿這種事情出來說嘴只是暴露自己的無知。會自殺的原因有百百種,從心理疾病到生活壓力都有,應該要檢討和改善的是社會福利制度等等的問題,而不是叫人家去河堤。

另外就是記錯自殺原因件數的事,以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其實不是很重要,哪種死法比較多,記不記得又怎樣呢?可是很不幸的,柯市長向來打著「看數據說話的」,所以是你自己舉的燭火燒出了輿論燒到了自己,不是嗎?

好我要探討的是第二點,「西藏的喇嘛有一陣子流行自焚,造成中共很大的困擾」

這就是原文,是逐字稿,沒有斷章,我先聲明。

「語言」呢,就是一種「工具」,人與人溝通的時候憑藉的橋樑。語言幫助人類傳達自己的想法,所以說,接收你的語言的人得到的感受就等於你這個人直接給對方的印象,這個結論應該沒有問題?

柯(和他的支持者)總是喜歡說媒體斷章取義惡意誤解,也因此後來任何人想要針對柯說的話做評論之前一定會先找影片找逐字稿,幾乎成為了一種共識。

就以圖博自焚的事而言,去探究柯到底是怎麼想的一點意義都沒有,也不會有正確答案,但是為什麼柯應該要道歉?

因為你的語言,讓「很大一部分人」接收到的訊息,「就是那樣」。所以身為公眾人物,言論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你應該要道歉。

就算你真的原意不是那樣好了,你也該為了自己「無法好好善用語言這項工具傳達想法」去道歉,並且檢討。

而我對他的失言不滿的也不只是內容,還有事後處理的態度。只要是人,都會犯錯、都有可能講錯話,但是,做錯了就道歉,為什麼要硬凹?

「胖瘦只是形容詞、乾脆字典裡把這個字取消掉好了」、「只是站在中共的立場」

有沒有很像小學的時候,被老師問為什麼打同學時,死不認錯要說「我只是拍的比較大力」的屁孩同學呢?

「完全不認為自己有問題」,這是從柯的言語裡現在給我最大的印象。

當然你也可以質疑我曾經是柯粉,有些言論也不是 2018 以後才有的以前為什麼不說?我承認我曾經對他抱持期待,我希望看見新的政治勢力,所以即便歧視女性的言論(對,我就是不化妝的類型,走在路上傷風敗俗真是抱歉)一直讓我很不舒服,我也沒有特別提出來攻擊他。當時我的看法就是瑕不掩瑜,如果認為幫助他人隱匿缺點也是一種罪過,那就隨便吧。

2.去脈絡化論述

「去脈絡化」簡單來說,就是不問過程只看結果的一種思考方式。

就講一件事,柯最喜歡說的「陳菊高雄負債 3000 億」

3000 億這個數字已經被證實是有誤的,沒關係這也不是重點。

想請問柯市長,真的知道為什麼高雄會負債嗎?這其中牽涉到中央和地方資源的分配、稅收和汙染的問題、舉債建設等等等。

這些柯都了解嗎?還是坐擁全台灣最多資源的台北市,就可以血口噴人?

高雄問題講起來很長,這邊補充一篇我覺得很棒的分析

3.網軍、1450

從「下去領 500」到「1450」,我相信藍綠兩黨一定都有培養自己的網路勢力,也畢竟現在是資訊化的時代了,看看這次的選舉就知道,由一連串的假新聞引起的無硝煙戰爭,網路平台絕對是這個時代新的戰場。

但是,把所有反對自己的人都認為是網軍、是「柯黑」,不覺得很可悲嗎?

尤其這其中,我相信有一定比例的人都跟我一樣是曾經的「柯粉」,甚至在初期還願意認真的分析,給你們倆夫妻意見,但卻被一直開罵?被「抹綠」、「抹藍」?

網路世代本來留言板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評論,就像我們都知道去跟鋼鐵韓粉吵架是浪費生命又沒用的事一樣,本來站在你的對立面「為反對而反對」的人就不用理他,但是,確實是有一部分的人持續在提出「理性」的看法,也有提到自己的「退粉理由」。

就以人際關係來說,今天有個曾經是你朋友的人後來成為了你的敵人,但還願意回來告訴你「為什麼討厭你了」、分析「為什麼你被討厭了」,不覺得是很可貴的一件事嗎?


圖片來源:中央社

要我說,柯的團隊最應該重視、應該善待的,就是這群「曾經的柯粉現在的柯黑」,因為他們是最清楚問題出在哪裡的人。

而打著「公開透明」、「傾聽多方意見」、「進步價值」的人,卻一味說人家是網軍、封鎖刪留言、把原本還願意溝通的人推遠,這是我們樂見的嗎?

更不要說粉專的「退讚潮」是「民進黨的網軍操作」,第一次聽到這說法的時候我真是忍不住噴笑,好想說一句:「你傻了嗎?」

稍微熟悉社群網站運作的人就知道這有多大的邏輯謬誤。難道民進黨閒到要在幾年前先派一群人按你柯文哲的讚然後時機到了一起退嗎?
如果真是網軍操作,那麼在粉絲頁的後臺看到的流量趨勢應該是短期內的暴增再驟減才對,不是嗎?
不去檢討這些人為什麼離自己而去,而是先定位為網軍,我是真的覺得可悲。

4.承諾

政策去施行了不一定會有好結果,就像你用功讀書了也不一定有好成績一樣。但是,自己答應過的事情,這個變因百分之百就是個人自己了吧?

「任內不會組黨」,這是很多人一開始支持柯的原因,認為終於政府的運作可以跳脫派系和政黨,結果呢?

覺得時局不好,你當然可以組黨,抱持偉大的理想要改變社會不是錯,但是你話就不要說的這麼滿、這麼死。即便你以前是模糊帶過,現在組黨了我也不會說什麼,畢竟環境一直再變,但既然說了,就好好遵守,多忍兩年。

現在組黨讓人不跟 2024 做聯想根本是天方夜譚,更何況這個幾乎是「為自己修法」的舉動

連自己說過的話(也沒人逼你講)都可以違背了,我能相信 TMD 現在做的任何承諾嗎?

5.雙標

第一,抨擊蔡英文的英眼部隊(監票部隊)一事,「執政黨人還要組織監票部隊,那是懷疑自己人要作票是不是?」

結合上面第 3 點提到的網軍,真的是「全世界都有資格罵,就你柯文哲最沒資格!」

2014 年,如果不是這麼多人自發的在網路上聲援你、幫你監票,你會有鎂光燈嗎?你會贏嗎?

憑什麼你柯文哲可以,其他人要做就不行?這不是雙標,什麼才是雙標?

更何況不論今天是否是政黨的號召,擔任選務人員、去監票,都是一種實質的公民社會參與,是人人的權利也是義務,當我們有越多人關心、越多人參與,我們的國家就會累積起越多的「社會資本」,這應該是打著「進步價值」的民主社會國家樂見的情形不是嗎?

第二,請假助選。

從 12/30 開始請假全台輔選 TMD 一事,我無法諒解。

撇除到底有沒有踩行政中立底線的問題,沒有要參選還請假去輔選,我只能說,人家韓至少自己是候選人好嗎?

然後開罵立院不該休會去跑選舉的柯粉們,如果你們認為立院就該做到最後一刻,那又為什麼可以容忍柯的請假輔選?

這不是雙標,什麼才是雙標?

結論

這一次投給 TMD 的 13% 政黨票裡面,我認為有絕大多數的人根本不清楚 TMD 不分區的代表有誰、又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大部分人只是單純衝著「柯文哲」個人而投票的推論,我認為很合理。

不論是否進軍 2024 的總統大位,我認為說此次的選舉一方面也是柯的,調查 TMD 支持度、甚至說調查「柯文哲個人全台支持度」的「精準大型民調」並不為過。客觀來說也是非常高明的手段啦(大概)。

圖片來源:中央社

打著「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的口號創立的政黨,很抱歉我個人目前為止看不出來到底這個黨想要的是什麼?中心思想又是什麼?

如果藍綠是用統獨分的話,那麼不統又不獨的 TMD 又打算走什麼路線呢?

接下來即將邁入中央政府,台灣的國際地位和主權問題,已經不是柯和柯的團隊可以再繼續逃避和模糊的問題了。

另外我個人也很討厭一直說自己「沒有意識型態」、「中立」的人。

「意識型態」就是你想要怎麼活的「選擇」,從晚餐要吃飯還是麵、想唸文組或理組,到未來的就業選擇、政治理念,都可以是一種「意識型態」。反過來說,沒有意識型態等於你這個人沒有思想,「隨便怎樣都好」,就是這樣不是嗎?(所以我真不懂這詞到底怎麼負面化的?)

而「中立」,不是不選邊站就叫中立,這樣到底是「我哪邊都不認同」抑或是「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麼,所以不知道認同哪邊」呢?

並且該表達立場就要表達,否則所謂的中立,不過就是讓牆頭草想要選邊站的時候更方便的藉口罷了。

洋洋灑灑打了一大串其實滿累的,以上只是簡單的(?)整理我個人到底為什麼會退粉的原因,不過我也覺得我人真好,寫了破 6000 字在給建議幫助他更好(自己說)。

TMD 目前的觀感給我就是沒有核心理念一人政黨,我相信這不是我和我們想要的政黨政治。不過現在人家也有國會席次了,究竟會怎樣也只能靜觀其變,我只能說希望 TMD 確實能讓台灣人看到不一樣的「新政治」。

原文發表於佐久春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