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陳冠甫專欄》洪慈庸、許淑華、鄭朝方是不是柯文哲民眾黨的仇人

圖片來源:中央社

2020 總統立委大選結束,蔡英文總統創紀錄的高票連任。國會席次版圖改變,民進黨雖然達成過半目標,但不僅政黨票大幅被第三勢力瓜分,不少立委選區更受到時代力量、民眾黨派人參選干擾,而以些微票數差距落敗。讓本來就難以勝選的艱困地區,最後的僅剩一點希望都破滅。

第三勢力習慣以為理想而戰,當成硬派人出戰的擋箭牌,但執意派人參選,就像民眾黨創辦人、台北市柯文哲說「不分區立法委員才是主力,區域立委選戰只是盡力而為,用途僅兩種,一種是選上,一種是讓他人落選。」柯文哲沒說出口的是,民眾黨候選人在陸空資源不足拓展票源的情況下,區域立委的真正用途只有一種,就是「讓他人落選。」

圖片來源:中央社

而「他人」的意思在國民黨優勢選區中,指的是唯一能與國民黨對抗的候選人。例如,台中洪慈庸、台北市許淑華、新竹鄭朝方,三人差距只有千票,最多不過六千票,對比民眾黨候選人普遍拿到一萬五上下選票的情形,幾乎是一望即知,只要民眾黨不攪局分票,很大機會贏過國民黨楊瓊瓔、費鴻泰、林思銘,泛綠將在拿三席。

現實中不只「愛情沒有如果」選戰也沒有如果。可是,還是讓人想起台灣民眾黨中常委林富男「那個選區内你有仇人嗎?我也可以提名你。去鬥掉他!」的真心話。

原來洪慈庸、許淑華、鄭朝方是仇人,或許不是柯文哲的人就是仇人?國民黨候選人的問題,不用多提,自稱「新政治」的民眾黨應該最清楚。

柯文哲長掛在嘴邊「不是消滅藍綠,超越藍綠是要和諧共存」,究竟立委選舉「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只選一個人,要如何共存?「超越」的意涵,是須要有人在後面落選。不論,民眾黨候選人是天真以為有機會贏,或想靠「出來報仇」來場犧牲打換個「政治安慰獎」。

出現第三組有能力牽制選情的候選人,從兩人賽局改為多人賽局,變數增加連動行為順序的結果,選舉勝率一定會改變。直白說,幾乎等同保送國民黨候選人。傳統與選舉制度相關「杜佛傑法則」,受到選區中政黨力量的強弱影響,集中選票也頂多打個平盤險勝。何況,幾個遺珠之憾選區,多是國民黨鐵板最硬的區域,經過四年防守,誰能說的準。

大概也只有柯文哲、民眾黨,因為想激發「亡柯感」來催票,所以才敢挑明宣告 2024 總統選戰不缺席,要跟柯粉們來一個情緒勒索。

否則四年後的總統立委選舉大勢,真難預測。柯文哲心心念念想當總統,要把不分區當成延續政治生命和拿總統門票的棋子,是他的政治盤算。不過,可以確定柯文哲派人參選區域立委,企圖加減帶動政黨票的效益,一定沒有比助攻國民黨拿下立委席次的效果好。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