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野火過境房屋卻完好 澳洲屋主歸功原住民傳統知識

圖片來源:中央社

澳洲野火持續肆虐,但有一戶人家雖然遭大火包圍,但火勢到了門口就止住,屋主謝柏德認為,應歸功於原住民在當地做過傳統預防措施。

澳洲野火自去年 9 月起持續延燒,「衛報」(The Guardian)今天下午整理最新數據指出,大火面積已從前天估算的 840 萬公頃,擴大至今天的 1070 萬公頃(相當於葡萄牙或南韓全國面積),被燒毀的房屋已超過 1700 間。

雖然大批房屋受損,但在新南威爾斯州獵人谷(Hunter Valley)的深山裡,有一位台灣人和她的未婚夫,卻是少數幸運兒之一。他們異口同聲地向中央社記者表示,大火過境後,自己房子竟然大致完好,簡直是奇蹟。他們強調,必須要感謝澳洲原住民族族人根據古老傳統知識和技術,稍早已在當地做過山火預防措施。

出生於台北市,移居澳洲二十多年的蔡美俐說,雖然每年都會聽到野火的新聞,但從來沒有想過會像今年這麼嚴重。

蔡美俐的未婚夫謝柏德(Phil Sheppard)是土生土長的澳洲白人, 5 年前跑到獵人谷,這座收不到手機訊號,也沒有自來水和電力供應的深山裡搭建房舍,並且長住下來。而在雪梨從事自然療法的蔡美俐,則每週固定前來陪伴謝柏德。

從雪梨前往當地採訪的路程,雖然僅兩個半小時車程而已,但在抵達之前,首先要經過沒有鋪設柏油水泥的鄉間路段。尤其是到了最後 5 公里顛簸山路,記者的休旅車根本無法推進。只好拜託謝柏德的朋友芭柏(Dennis Barber),駕駛四輪傳動小卡車載著記者上山。

芭柏是委拉祖利族(Wiradjuri)原住民,是專門推廣傳統野火管理知識和技術的「原住民族點火棒組織」(Koori Country Firesticks)共同創辦人。他過去是山林巡邏隊隊員,具有多年現代專業山火管理的經驗。隨後接受傳統原住民「文化燃燒」(cultural burning)訓練,才明白到現代山火管理科學的不足。

芭柏向記者解釋,「文化燃燒」是指按照澳洲原住民族人傳統,在野火季節來臨之前,定期主動地在森林點火。

在冬天,趁澳洲天氣仍然潮溼的時候,按照原住民族長老所傳授的方式在森林點火,芭柏解釋那是「冷燃燒」(cool burning)的手段。由於草木已經被燒過,待旱季來臨時就不太可能會爆發失控的大火。而且「冷燃燒」之下的火勢並不會持續,樹木不至於全面燒毀,動物和昆蟲大多可以找到地方避險。

記者目睹在獵人谷其他被大火燒過的地方,樹木大多全面枯萎甚至變成焦黑。至於謝柏德和蔡美俐所處山間小屋周圍,雖然有些樹木已被燒成焦黑,但有很多在樹頂仍能保有綠葉。芭柏指出,這就是在事前有沒有冷燃燒的差別。

今年 66 歲的謝柏德,過去從事樹醫生(tree surgeon)工作數十年。他指著房子周圍一棵棵尤加利樹向記者解釋,尤加利是非常易燃的樹種,但由於芭柏曾採取「文化燃燒」的措施,所以野火過境時,那些尤加利樹才沒有被全面燒毀。

蔡美俐回想起大約一個月前,她和謝柏德趕在野火來襲前撤離獵人谷。大約兩週後,謝柏德先回家了解災情,而她則在雪梨等待消息。隨後接到謝柏德的電話,說家裡除了衛生間被燒毀,還一個工具間因瓦斯桶爆炸,其他建築物卻是完好無缺。

聽到謝柏德這樣說的時候,蔡美俐實在不敢相信。直到回到這裡,親眼目睹之後,她感嘆這簡直是奇蹟。

蔡美俐指著家門外一片曾經被燒焦過的黑土,她向記者解釋那是火勢的擴散範圍。她強調,火勢並未進一步延伸至建築物本身,她深信這能證明「文化燃燒」的傳統做法,確實是有用的。

謝柏德回想當初在 4 年前,他首次讓芭柏在他的山谷裡進行「文化燃燒」之前,在向鄰近的地主和住戶溝通時,曾遇到有一位擔任消防員的居民提出嚴厲抗議。謝柏德說,他很想邀請那位消防員到家裡看看,可惜那位消防員正在前線救火。

芭柏解釋,按照澳洲原住民族的古老知識,世上萬物和火焰之間,兩者是共生的關係。

本身是愛爾蘭和蘇格蘭裔的謝柏德表示,自從歐洲人殖民澳洲以來,很多原住民族的古老知識已經失傳,其中「文化燃燒」技術的傳承曾瀕臨斷裂。謝柏德希望,從他受惠於原住民族傳統知識的案例,可以喚起人們對世界各地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視。

圖片來源:中央社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