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誰說千禧世代、Z世代都是草莓族?研究證明他們其實跟你想的不一樣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asint

千禧世代和 Z 世代願意接納脆弱,而且很努力學習,渴望得到將勇氣化為行動的能力。

從高處向下跳之前,必須先學會如何平安落地。在正式跳傘前,要花很多時間練習從階梯向下跳,學習怎麼做才能在落地時不受傷。我沒有親自試過,但看過別人練習。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領導力,假如不先協助領導者學會硬著陸,我們就不該期待他們鼓起勇氣,冒可能失敗的風險。

領導力相關研究中最令人意外的一項發現是,要教會領導者如何在失敗後爬起來,或是如何保有韌性、最佳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候。領導者和高階主管教練通常是在挫敗後,才召集眾人,教導他們如何愈挫愈勇。然而,這就像是讓第一次跳傘的人先掉到地面,再教他著陸的技巧。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JusMeier

研究顯示,在培養勇氣課程中學習過跌倒後如何站起來的人,比較願意鼓起勇氣採取行動,因為他們知道重新站起來的方法。欠缺那些技巧會使我們裹足不前。另外,在人們跌倒後才教他們爬起,難度也會提高許多。

因此,我們選擇在人們失敗前先教他們怎麼跌倒、怎麼失敗。在我們公司,已將「如何跌倒」納入新進員工訓練的勇氣培養課程中。我們用這種方式告訴新進員工,「我們期待你做個勇敢的人,那代表你應該做好跌倒的心理準備。不必擔心,我們已經做好計畫了。」

千禧世代占了美國勞動力的三五%(已成為主力世代),因此教導人們如何把失敗視為學習成長的機會,就更顯重要了。我在大學教了二十年的書,我觀察到某些學生的韌性和復原力變差,而另一些學生遭受創傷的機會則變多了。

正如我兒子的校長所說,「許多家長從直升機父母變成了割草機父母。我們不再為孩子做好準備,踏上未知的旅程,而是幫孩子準備好現成的路。」這絕對不是在培養孩子的勇氣。

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在普遍存在的暴力環境中養育孩子。我們的孩子被迫面對被邊緣化的社群、尖酸刻薄的社群媒體環境,以及每個月的校園槍擊事件演習。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Dan_Park

現在的年輕人有些被過度保護,有些則沒有受到該有的保護;有些因為完美主義和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而不知所措,有些則發現封閉自己和穿上盔甲可以讓身心比較有安全感。

我們似乎辜負了下一代,也不難理解,許多職場年輕人為何缺乏自信、與脆弱共處的能力。

千禧世代占了我們公司員工的四八%,若納入實習生,比例就高達五六%。他們之間的差異很大,但我同時察覺到,這個群體有些共同特點,包括好奇、懷抱希望、永遠在學習、格外能體會世間的苦難,以及急著想採取行動改善這個情況。

這個年輕世代面臨的難題是,如何擁有多一點的耐心,以及明白要促成有意義的改變是需要花時間的。

因此,我們這些大人的工作是幫助他們獲得可拓展視野的人生經驗。

根據我與千禧世代和 Z 世代相處的經驗,我發現他們願意接納脆弱,而且很努力學習,渴望得到將勇氣化為行動的能力。

圖片來源:Pixabay/作者:sasint

我本身是典型的 X 世代,但我也渴望得到那種能力。我想,每個人都是吧。不過我確實認為,我們這代有些人在成長過程中從長輩那裡學到了那些能力,卻沒有在下一代面前以身作則,或是把那些能力傳承下去。

歸根究柢,假如不懂重新站起來的方法,我們就不願意冒險。假如我們勇敢的時間夠多,一定會跌倒。研究參與者中最有韌性的人,總能在失望或跌倒後重新站起來,而且愈挫愈勇。他們之所以能夠如此,靠的是我所謂的「學習重新站起來」的過程,這個過程包含面對、溝通和革新三部分。

本文摘自《召喚勇氣:覺察情緒衝擊、不逃避尖銳對話、從心同理創造真實的主導力》一書。

召喚勇氣:覺察情緒衝擊、不逃避尖銳對話、從心同理創造真實的主導力

  • 作者:Brené Brown
  • 譯者:廖建容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出版日期:2020/01/02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